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5 恶心的王慰
    808在八楼,她走到门前,敲了几下门。

     ‘咔嚓…’房门一打开。

     乐芙兰忽然被一只手拉入房间,许是用力过猛,整个人差点摔在地上。

     “顾…”她刚想喊,可抬头一看,眼前却是一个肥胖的男人。

     “你是谁?”

     “宝贝…叫我慰哥就行!”王慰一脸兴奋介绍。

     她皱了皱眉,脸色有些苍白,看着油光满面、肥头大耳的男人,只觉得一阵反胃。

     “不好意思,我走错房了!”她逃一般走向门口,却被王慰上前一把抓住手臂!

     “走什么走?既然来了,就陪我好好玩一玩!”

     “放开我!”她用力甩开他的手,可那男人就像502一样,怎么都不肯放手!

     “性子够烈!我喜欢!”

     王慰猥琐一笑,冲上来想抱乐芙兰!

     “滚开!”本能反应、抬腿一踹,8公分的高跟鞋,狠狠的踹在王慰命根子上。

     “我艹!”王慰捂着下身,几乎半跪在地上。

     “好你个臭婊子,居然敢踹我!”

     她看也不看王慰一眼,赶忙开门走人!

     “来人!把她给我抓回来!”王慰眼见到嘴里的肉就要飞,急忙大喊一声。

     一听到命令、门口一下子就冲进来三个男人,把乐芙兰拽回房间里。

     “放开我!”她试图挣开,可三个男人两个抓着她的手臂,一个按着她的肩膀,让她跪在地上。

     “你们到底想干嘛?”直觉告诉她,她被人设计了!而且现在很危险!

     “哼!待会你就知道!”王慰揉着下身坐到沙发上。

     “敢踢我!老子今晚不弄死你,我就不信王!”

     王慰拿起桌上的酒杯,扔下一颗不明药物,晃了几下,有些夹着腿走到她面前。

     “滚开!你们这是非法行为!”眼见那男人走过来,脸色瞬间惨白,她想抗议,可全身动弹不得!

     “非法?老子就是法律!”王慰就像被惹急的老虎,心里只想着怎么回报刚才那一脚。

     “哼!你要是敢碰我!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狠狠的瞪着王慰,语气极其冰冷,仿佛就像北极的寒冰,阴冷至极。

     王慰微微一顿,拿着酒的手不禁颤抖几下,这女人应该没什么背景吧?

     可转念一想,他什么女人没见过?就算有背景又如何?喝了酒,上了床,在弄几张照片,还不是照样不服帖贴?

     “还敢威胁我?喝了这杯酒,我看你还敢不敢踢我!”上前钳住她的下巴捏着嘴,把酒往她嘴里灌。

     ‘咕噜咕噜…’乐芙兰一个劲摇头,红色的酒顺着嘴角,流到胸口礼服上。

     一杯灌完,她几乎吐了一地,可那红色的酒,还是被灌入六分。

     “卑鄙无耻!苏琪到底给了你多少钱?”

     愚蠢!

     真是愚蠢的可笑!

     苏琪的话,她都信,简直是脑袋被门夹了!

     “哼!装清高、难道你不也是为了钱吗?”王慰冷哼一声,把手中的空酒杯,扔到身后!

     “谁不稀罕你的钱?你以为你有几个钱,是女人就会看上你吗?做梦!”

     “你!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等会我让你看看,是怎么躺着我身下犯贱求欢!”

     话落,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离开!

     “都出去吧!”

     几个男人把乐芙兰押到床上,随后退开房。

     ……

     宴会中,顾亚伦一身黑色西服修直挺拔,一米八的个子,天生就是模特衣架。完美的身材,非凡的气质,颠倒众生的面孔,引来在场所有的女人,一阵亢奋和尖叫!气势傲然,信心不失内敛,那强大的气场,让周围的人不由得恭维臣服。

     “顾爷…”墨雨走到他身旁,轻声唤道。

     “嗯?”

     “乐小姐不见了…”

     “怎么回事?她没回酒店房间吗?”顾亚伦从宴会中,走到无人地方。

     “没有…乐小姐刚才还在宴会厅吃甜点,可现在宴会厅也不见她人影。”墨雨在一旁解释。

     “派人把酒店所有地方都找一遍,顺便看下监控!”

     “是…我马上去安排。”墨雨点头,匆忙离开。

     事情突然变故,他心中莫名感到不安。

     刚才她惊艳四座,俘获人心!

     想想、那些男人占欲的眼神,他只觉得更加烦躁。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不安分?

     回到宴会,他向万天雄交代几句,随即离开宴会厅。

     不见到她人,一颗心仿佛吊在空中,怎么都不安定。

     这是顾亚伦有史以来,第一次因为女人,而无心谈公事。

     ……

     808房

     那三个男人走后,乐芙兰被甩在床上,一度挣扎却于事无补。

     在就酒精和药效下,身体渐渐发软,尽管她怎么用力挣扎,也使不上气力。

     “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无力?”王慰看着床上的女人,勾起得逞的笑意。

     “你给我记着!若是我活着出了这个门口,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她猩红这双眼,就像一把利刃凌迟这个男人一万遍!

     她恨死了苏琪,更恨自己、居然愚蠢的相信她的话。

     心中仅存的一丝希望,随着身体越来越难受,而被湮灭。难道她就如此任人鱼肉吗?

     不!

     她宁死也不会让眼前这个男人得逞。

     “废话那么多!我看接来下,你还嘴不嘴硬!”王慰居高临下的看着乐芙兰,准备脱衣服。

     可在他刚脱下外套,门外就一阵吵杂声。

     “你不能进去!我们王总…”

     “滚开!”

     伴随着一声怒吼,‘嘭’的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你是谁!你想干嘛?”王慰一愣,被来人凶猛的气势,吓得有退缩。

     顾亚伦扫视一眼床上的人儿,一股极致愤怒,冲向脑门。

     三两步上前,抬手一挥,一拳打在王慰的脸上,敏捷身躯一个转身弧度,一脚把王慰踹飞到墙角,又是‘嘭’一声,王慰浑圆的身体重重摔落地上。

     “女人…你怎么样了?”他走到床上,扶起乐芙兰,看着身上完好衣物,紧蹦的心口,微微一松。

     好在,他及时赶到!

     乐芙兰看着熟悉的面孔,眼眶微微泛红,他的出现就好比一宅明灯,点亮了她所有希望。

     闻着他身上熟悉的烟草味,两手环住他的腰,紧紧靠在他的怀里,唯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一些安全感。

     “别怕…”他轻抚着她通红的脸颊,细声安慰。

     那双柔软的小受,在他身上不安分的触摸,让他脸色瞬间阴冷无比!

     敢碰他的女人?

     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

     “墨雨!”冷喝一声。

     “在…顾爷。”墨雨上一步回应,刚才门口那三个男人,早已被他治服。

     “把他绑起来,从这窗口丢下去!”冰冷的口气,狠绝果断,那双阴鸷的眼眸,透露了此时他无比愤怒。

     “是…”墨雨点头。

     顾亚伦看着怀中女人,脸色放柔几分,“我带你去医院!”

     随着一个公主抱,他抱着她匆忙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