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6 拐妻回顾家(首推求收)
    “真的?”她满是疑问,后面条件听起来还不错,而且他说了,她依然可以自由工作。

     “嗯!”顾亚伦点头,眼里微微透着意思乞求。

     木已成舟,结婚证都办好了,她能怎么办?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闪婚?

     好像…通常闪婚的结果,都是闪离!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以他的身份,不是应当娶那些名门千金吗?

     “因为我想和在一起!”顾亚伦想也没想直接回答。

     明天他就要回顾家,既然他认定的女人,恰好借这个机会带回顾家。

     “呃…你该不会真的…”他该不会是真的喜欢她吧?不管怎么说,他长得也不赖,也帮过自己几次。

     闻言、顾亚伦脸色有些怪异,冷眸瞥一眼旁边墨雨和李易,脸色更加深沉。

     “你想多了…”向来好面子的他,当着别人的面,显然有些不好意思承认。

     “哦?既然你不喜欢我,干嘛和我结婚?”乐芙兰耸耸肩,本以为他对自己好歹有一丝好感,可现在他却又否决。既然没感情,那为什么要成就这段婚姻?婚姻岂能儿戏?

     “我之前说过,感情是可以培养。”

     出了民政局,他带她回到他的别墅。

     “这、你家?”乐芙兰站在别墅门口,看着眼前装饰辉煌,如城堡的别墅,惊叹不已。

     不是因为奢华而惊叹,而是因为这种霸气风格震撼。

     虽然她以前也住过豪华别墅,可现在见到这种顶级设计风格,还是不禁佩服,并且,听说这片区域的别墅,一个厕所都要几百万!

     “嗯!你以后就住这里!”下了车后,他带着她走进别墅。

     顾亚伦很少住这里,所以只有他们两人,和另一个管家张叔。

     “我住不起!”要不是因为太晚,自己又没车,她才不会跟他来这里!

     而且,她只是一个普通高管,住这种顶级豪华别墅,实在不符!还是她的小公寓舒服。

     “你要睡卧房还是客房?”来到客厅,顾亚伦坐到沙发上,给她倒了杯水。

     “客房!”她接过水,又不犹豫的回答。

     “楼上右手边第二间,好好休息,明天跟我去A市一趟。”

     “我明天要上班!”她似乎闻到陷阱的味道!

     “明天是周末,而且你之前可是答应过我的。”顾亚伦坐回沙发上,嘴角隐约勾起一丝微笑。

     “有吗?”她什么时候又掉坑了?

     “嗯!明天凌晨七点的车,你先上楼洗涑,待会我会把衣服拿给你。”

     乐芙兰皱了皱眉,有些不满他的安排,虽然知道他霸道,掌控欲较强,可她着实不喜欢这种感觉。

     逆转!

     她要逆转!

     她的男人,只能认她差遣,而不是差遣她…

     ……

     第二天,凌晨七点。

     睡眼朦胧,乐芙兰几乎眯着眼走到门口。恰好这时顾亚伦站到她面前。

     依然是笔直的西装,只是少了之前那种高傲,多出几分体贴。

     “准备好了吗?”

     乐芙兰睁开一只眼,微微点头。

     昨晚,她有些认床,一直熬到三点才睡,这才睡几个钟,又要被叫醒。

     “你…”他看着靠在门边,还眯着眼的女人,即是皱眉,又是想笑。

     难道她每天早上起床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还是说,她昨晚没睡好…?

     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两手一捞把她抱在怀里,大步流星走下楼。

     “呃…”突然一阵空中眩晕,乐芙兰被他的动作,吓得精神抖擞。

     “喂!大早上的,你干嘛?”

     “我不叫喂!”

     他垂眸瞥一眼怀中惊醒的人儿,没有打算放手的意思。

     “快放我下来!”她挣扎几下,顾亚伦依然无动于衷。

     到了大门口,他把她放到后座车内,顺便按了后座按钮。

     “有四小时路程,你可以睡会。”

     顾亚伦也跟着坐到她身边,顺手关上车门。

     墨雨坐在副驾驶座,见他们坐好,示意司机开车。

     乐芙兰瞥一眼身旁的顾亚伦,心里犯嘀咕。

     这么大一个冰块在旁边,她能睡得安心吗?

     不过、一向坐车就有嗜睡症的她,一下子敌不过睡意,只好倒头大睡。

     他侧身看向熟睡的女人,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伸出白皙修长的指尖,轻轻划过她的脸颊。

     她熟睡的样子,原来更美…

     当乐芙兰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目的地。

     看着身上披着的西装外套,心中不由得一暖。

     “醒了?”

     她点点头,做起身把外套还给他。

     下了车,望眼看去,眼前全是一片坟墓。她微微蹙眉,脸上满是惊诧,千猜万想也没想到他会带她来这种地方。

     不知何时,顾亚伦右手拿着一束白百合,牵起她的手,一言不发走向墓地。

     “今天给您带来一个人,我的妻子…乐芙兰。”

     走到一坟墓前,顾亚伦看着坟墓上的照片,轻声说道。微微垂眸,眼里透着思念故人的悲伤。

     她鞠了一躬,表示尊敬。

     看着照片上的女人,和墓碑上刻的字,原来她是顾亚伦的母亲。

     俗话说,女像父,儿像母。

     顾亚伦就有六分像他的母亲,精雕细琢的五官,以及一双勾人心魄的双眼,也难怪他长得如此妖孽。

     s市离A市本来就不远,顾亚伦因为带她来见他母亲,所以在绕路程。

     两人站了很久,依然一动不动。微风吹过,别有一番风景。

     既然他不开口,也不动,她只好一直陪着。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多,墨雨上前来禀报。

     “顾爷,那边来了好几个电话。”

     顾亚伦斜睨他一眼,微微点头。

     “走吧!”他又深深的看一眼他的母亲,迈开步伐。

     眼见他们已经走远,乐芙兰才使劲迈开脚步。

     拜托!她上班几乎都是坐在办公室,又不是跑腿的销售员,这站一个小时,脚不麻才怪!

     挤眉弄眼,忍住麻痛,她弯腰揉了揉小腿。

     “怎么?”顾亚伦转过身问道。

     “呃…我腿麻…一会就没事。”她抬起头,尴尬一笑。

     顾亚伦看着她脚下,那双五公分的高跟鞋,神色一暗,他怎么忘了她也站那么久。

     他又折返到她的身边,揽过她的腰,很熟练的公主抱。

     “我可以自己走路。”乐芙兰尴尬的抽着嘴角,他怎么动不动就抱她,难道有嗜抱症?

     顾亚伦没有说话,回到车,把她放在后座,顺便抬起她的脚,给她轻轻按摩。

     “待会估计还要站很久…”

     才站一个小时多就脚麻,那今天这场寿宴,她的小腿不得废了。

     “…”乐芙兰微微动脚,虽然他按得很舒服,可这种亲密的举动,会让人遐想。

     ------题外话------

     (每日一笑)

     深夜某男某女进行对话。

     某男:如果我紧紧的靠在你身上,你会怎么样?

     某女:我会反抗!

     某男:如果我伸手抱住你的腰,你会怎么样?

     某女:我当然也会反抗!

     某男:假如我要强吻你,你会怎么样?

     某女:当然…我还是会反抗!

     某男:假如我要…

     某女:你有完没完?我已经等老半天,你都不实际行动!

     某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