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0 被捅破阴谋的张美琪
    “对啊!妈,你错怪大嫂了!”顾雪晴顺着她的话急忙解释。

     “姑姑,在事情没了解之前,最好不要冤枉他人。”顾亚伦清冷的语气,有些生硬。打了个响指,大门外的墨雨带来一个男人。

     “这是咖啡店的经理,已经承认下药。还有这是医院报告和记录。”墨雨把资料拿给顾丽敏。

     顾丽敏看完报告和记录,确实女儿无事,脸色才缓和一些。

     “丫头,你真的没事?”

     “嗯!是大嫂把我送去医院的。”顾雪晴再次肯定的点头,“妈…你就别疑神疑鬼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虽然这件事是因而起,但她现在不也没事吗?

     “你这臭丫头!还敢顶嘴!”确定女儿没事,顾丽敏一颗吊着的心,总算是安定。回想刚才的冲动,脸上十分歉疚尴尬,“哎呀!小兰…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姑姑一时心急实在是抱歉…”

     “没事姑妈…事情说开就好。”她微微摇头,脸上露出淡淡笑意。为人父母,她关系顾雪晴也是很正常,只是那些照片…

     她从顾雪晴手里拿过照片,问:“我倒是奇怪,这些照片是打哪来的?”,

     “这是…”顾丽敏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张美琪,心中忽的好像明白一些事。

     “这照片啊!那就要问美琪了…”

     所有人目光看向张美琪,而张美琪神色微僵,但却也不急不躁,“呃…这照片…是有人放在大门信件箱,我无意中看到的!”

     “张阿姨这话倒是挺合理,不过你怎么就那么巧,知道信件箱有照片呢?”顾雪晴一脸疑惑,实则心里很清楚,这件事跟她拖不了关系。

     张美琪尴尬的一笑,眼神有些恍惚,“是啊!说来也巧…”然而这种场面,她越是解释,就代表掩饰。

     顾亚伦和乐芙兰几个人彼此心知肚明,张美琪这么做,无非是想在乐芙兰身上泼脏水。

     向来性子直白的顾丽敏,却没压住心中气愤,直接把话挑明,“美琪…做事要有个分寸,我顾丽敏虽是嫁出去的人,可好歹也姓顾,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主!”

     张美琪闻言,脸色刷的一下霎时惨白,“敏姐,这话我听不明白…”

     “耳朵不好使没关系,心里明白就好!”顾丽敏冷笑一声,事情到这个地步还想装傻?

     察觉到情况危机,张美琪心里咯噔一声,站起身面色坚决,“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休息!”话落,她匆匆走人。

     顾天奇看着这一幕,心里叹气,他越是想顾家和睦相处,可是情况越是相反。

     “妈,你还没忘记自己姓顾啊!”顾雪晴拉着母亲坐到沙发上,给她倒了杯茶。

     “怎么,你不也信顾吗?”顾丽敏不满的斥责。

     “那你明知道自己姓顾,还胳膊肘往外拐!差点打了大嫂!”顾雪晴白了一眼母亲。

     顾丽敏老脸一沉,神色十分尴尬。

     “呃…小兰,刚姑妈糊涂,你别介意哈!”

     “你以为这样道歉,我就会接受吗?”顾亚伦搂着乐芙兰一起坐到沙发上,自行给媳妇倒杯茶。虽然他这个姑姑,是唠叨蠢了一些,但为人耿直嫉恶如仇,不像张美琪喜欢在背后使阴招。

     “我又不是跟你道歉,你插什么嘴?”顾丽敏对他翻了个白眼。

     “兰兰就是我,我就是兰兰,我两人是一体!”他挑了挑眉,神色傲慢。

     “哟哟!都说有了媳妇忘了娘,你瞧你现在!比以前更加目中无人!”顾丽敏又开始一阵唠叨,对于她这个大侄子,既心疼又气恼。

     “错!我眼里只有兰兰。”

     毫无防备的话,让端着茶杯的乐芙兰双手着实一颤,脸颊微微泛红。

     这厮!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说这话,他不要脸,她还要脸!

     “嘿!你小子!大哥,你看看教出的好儿子。”顾丽敏没辙,只能求救顾天奇。

     顾天奇违和一笑,缓缓开口,“他就这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

     “就是被惯得。”顾丽敏瞥了一眼亲大哥。其实她也知道自从大嫂去世后,独自把顾亚伦带大,把所有的爱都寄托在顾亚伦的身上。

     “以后,你可要多扶持小兰,免得让外人钻了空子!”顾老爷子语重心长。

     顾丽敏:“嗯!我知道怎么做!”

     经过今天这事,乐芙兰和顾丽敏关系突飞猛进,顾丽敏也细心张罗他们的婚事,时不时找她商量。

     这些天,乐芙兰除了忙婚礼筹备外,一有空就来陪着顾老爷子,修修花枝聊聊天。

     只是今天,后院空无一人,不见顾老爷子的身影。

     一楼顾天奇房间,乐芙兰刚想敲门,可门没琐,恰好听到里面传来对话。

     “先生,你还是把药喝了吧!”语气有些沧桑焦急,是一直照顾顾天奇的老管家。年轻的时候打理顾家,现在大小事务都由顾丽敏打理。

     看着管家手上汤药,顾天奇摇了摇头,“倒了吧反正也没什么用…”落寞的语气,让人有些心疼。

     “就算没用,也要把药喝了,你不为自己着想,总得为大少爷着想啊!”老管家在一旁继续劝导。

     “赵医生说了,我时日不多,即使服用这些药,也是于事无补。”

     门口乐芙兰听到这对话,心里突然一紧,特别是那句‘我时日不多’,难道顾老爷子的病,真的治不好了吗?

     她轻轻推门而入,走到顾天奇面前,“那也要把药吃了。”

     “小兰、你怎么来了?”顾老爷子微微一愣,露出慈祥笑容。

     “我来看您啊。伯父,你还是把这些药吃了吧!等会我带你去后院晒晒太阳。”乐芙兰接过老管家手中的汤药,喂着顾老爷子喝。

     顾天奇见她这么孝顺,只好配合的张开口。

     …

     “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走到后院,乐芙兰扶着他,躺在太师椅上。

     “伯父,你想不想看到亚伦和我结婚?”她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另外一个问题。

     顾天奇:“那当然…”这可是他生前最大的期望。

     “那你想不想看到亚伦和我的孩子…”她又问。

     “想…”他当然想亲眼看到孙子,可他却怕等不到那一天。

     “那就好好吃药,保持好心情,等着我和亚伦给生个小孙子…”笑魇如花的脸上,宛若晨曦温暖的阳光,暖化人心。人生在世,她希望顾老爷子,能开开心心的活着。哪怕在生命最后,也不能放弃。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顾少撩妻入怀》——余金金

     伊伊觉得,有生之年如果不能睡了顾墨痕,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她发誓!她只是好奇的摸了摸他的肌肉,结果三天下不了床……

     特么的,到底是谁睡谁啊!

     【小剧场】

     她双腿发颤,怒道:“我要跟你离婚!”

     他心情极好,挑眉答道:“给个理由。”

     她一脸悲愤,“晚上休息不好,妻子这个职位感觉不能胜任!”

     他皱眉思考了片刻,答道:“可以,至于财产分配,公司归你,存款归你,车子归你,房子归你,孩子归你,我……也归你。”

     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