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4】84书币一共16800字(总共8章)
    顾家

     两人回到自己的房间,顾亚伦刚坐到沙发上,墨雨便打来电话。

     “顾爷、查到了。”

     “谁?”顾亚伦坐直身体,眼眸微眯。

     电话那头墨雨沉默片刻,才缓缓回应,“那一年所有案例中,有一条被撤回的案例里,原告是乐氏,被告是…顾宇凡。”

     顾宇凡?

     顾亚伦心下一惊,紧蹙眉头。

     怎么可能会是顾宇凡?

     “墨雨,你确定你没弄错?”任谁也不可能是顾宇凡!

     墨雨顿了顿,“顾爷,我还是把案例送过去,您自己确认吧!”这种至关要紧的事,他可不敢有半点差错。

     “墨雨的电话?”坐在他旁边的乐芙兰,神色清冷,听着他这语气,莫不是查到那人是谁了?

     他放下手机,面色凝重,幽暗的双眸透着复杂情绪。侧头看向她,嘴角勾起一丝牵强的笑意。

     “嗯……墨雨等会把案例送过来。”他没有对乐芙兰道出真相,因为他不相信,也不敢相信。

     顾宇凡怎么会牵扯在其中呢?这点、令他匪夷所思。

     “哦…”她点头,表面看似平淡,心里却把所有可疑的人,都想过了一遍。

     两人不在说话,各怀心思。房间里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压抑。

     没过多久,墨雨带着复制案例,来到他们面前。

     “顾爷…”他把手中文件袋,递给顾亚伦。

     顾亚伦接过文件袋,深邃的眼眸在上面定格三秒。继而,递给乐芙兰。

     “呐……答案就在里面。”他神色淡然的看着乐芙兰,表面看似平静无波,实则心中暗涌。

     顾宇凡,是他多年的好兄弟,他怎么也想不通,他会跟这件事扯上关系。

     如果真相亦是如此,那么……他毫不犹豫选择站在乐芙兰这边。

     乐芙兰接过文件袋,取出案例,一字一行看在心里。当看到被告人的名字后,有那么一瞬间,她怀疑自己的眼睛。

     顾宇凡…

     怎么会是他?

     她眉梢一拧,苍白如纸的脸上,感到十分意外。

     按理说,顾宇凡和她父亲,属于完全不同年纪和两个世界的人,怎么会发生瓜葛呢?

     六年前,顾宇凡也只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他又怎会认识她父亲?又怎会恶意黑乐氏软件?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兰兰…”顾亚伦看着呆滞的乐芙兰,温热的手掌握在她的手背上。

     “相信我,我会处理好这事。”谁伤了她的心,他便让谁没了心,哪怕是顾宇凡他也不允许。

     “其实你刚才早就知道了对不对?”她冷冷一笑,清冷的眼眸,透着些许疏离。

     “我……”顾亚伦一时语塞。瞧着她这般神色,他的心瘆得慌。

     急忙解释,“相信我,今天我一定会把事情弄清楚。”

     她微微低头,神色黯淡。原本她只是想查清当年的事,却不想顾宇凡也牵扯在其中。

     心、烦乱如麻。她知道顾亚伦和顾宇凡是好兄弟,可案例上,却清清楚楚的写着顾宇凡三个字。

     顾亚伦见她沉默,便急忙拿起手机,给顾宇凡打电话。

     现在、只有找他当面问清楚,才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在哪?”接通后,他问。

     “外面。”

     “立刻回顾家来我房间一趟。”冷冷的语气,不容拒绝。

     电话那头的顾宇凡,沉默两秒,随后便挂了电话。

     在等顾宇凡的过程中,房里的气氛,就好像密室里冰窖,冷得让人毛骨悚然。

     站在边上的墨雨,看着顾亚伦脸色发黑的神色,识相的一句话也不敢出声。

     三人就这么僵持着,而没过多久,顾宇凡身着紧身衣裤外套一件黑色风衣,出现在他们的房间。

     顾亚伦把文件袋丢在桌面上,示意坐在他们对面的顾宇凡打开看看。

     看着文件案例上几个醒目的大字,琥珀色的眼眸不由得暗沉。该来的总是回来,纸……是包不住火。

     单凭案例上几个字,和眼前他们凝重暗沉的神色,他便猜到发生什么事。

     “你有必要解释一下。”顾亚伦望着多年好兄弟,冰冷的语气里透着几分疏离。

     幽暗的黑眸,敏锐凌厉的盯着他看,生怕错过他任何情绪。

     “案例上写得很清楚。”简单的一句话,也不做作任何解释。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一直看着桌面上的案例,久久出神。

     “我是问你为什么黑乐氏软件!”对于顾宇凡的态度,顾亚伦感到十分愤怒。

     他承认,顾宇凡IQ过人是学校里出名的计算机天才。但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黑乐氏?

     顾宇凡勾起一丝自嘲的冷笑,抬头扫一眼表面淡漠的乐芙兰,“只有黑了乐氏软件,顾氏才有机会收购乐氏,这点…大哥还要我提醒?”

     顾亚伦闻言脸色一沉,攥紧拳头的双手,毫无预兆的一拳打在顾宇凡的脸上。

     “这一拳,我是代替兰兰的父亲。要不是因为你,兰兰的父亲又怎么会选择离开人世!”

     “噗嗤……”顾亚伦抓顾宇凡胸襟,又一拳打在他脸上。

     “这一拳,我代替兰兰,我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在b国发生这件事的时候,你却选择隐瞒!”

     两拳十足带劲的打在顾宇凡的脸上,把他打得有些发懵,嘴角也溢出血。

     但,顾亚伦仍然不解恨,暴怒的神色,又一拳挥了过去。

     无论他有是另有原因,还是有苦衷,整个件事由他一手造成,才会造成悲剧。

     乐芙兰看着被打得鼻青脸肿嘴角溢血的顾宇凡,神色依然清冷。

     如果打他几拳心中就解恨,她倒宁愿把顾宇凡往死里打。然而,动粗并非明智之选。

     她起身,制止顾亚伦,冰冷的语气不带一丝温度,“乐氏,终究是那里得罪了你,你居然这般黑乐氏?”

     顾宇凡闻言,嗤笑一声,抬手擦着嘴角血液,冷冷回应:“事已至此,解释又有何用?”

     错了,就错了!既然他们都知道了,他心里反而还舒坦一些。

     “当初在国外发生那件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顾亚伦暴怒的脾气,竭力忍着抬拳的冲动。

     那时他那么疯狂寻找乐芙兰,然而他却隐瞒所有真相!这就是他多年来的好兄弟吗?

     顾宇凡微微沉默,嘴角扬起自嘲,“没有人傻到会自投罗网。”他当时想过坦白,可乐芙兰却没有给他机会。

     后来,他便没有在提起。

     对于顾宇凡的态度和回答,让顾亚伦感到十分震怒,指着门口,不带一丝温度的说道:“你走吧!从此各不相干!”

     踏出这个门口,从此,他的好兄弟名单里没有顾宇凡这号人物。

     顾宇凡努了努抽痛的嘴角,从沙发上站起身,冷傲的离开房间。

     每走一步,他心就沦陷一层。

     他们两兄弟的关系,也从这一刻开始决裂,顾家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之间终究发生什么事,也没有人知道顾宇凡当年为什么会黑乐氏。

     只有他自己清楚,当年、在顾天啸还没收购乐氏之前,他偶然在张美琪口中得知顾天啸的计划。原本他不想理会,可后来查到,乐氏竟然是乐芙兰父亲的公司。

     本想黑乐氏公司软件造成假象,好让顾天啸放弃收购,谁知弄巧成拙,恰好给顾天啸利用这一点导致悲剧发生。

     终究、这一切都是他的错!而他们连道歉的机会都不给,他又怎敢奢求原谅?

     顾宇凡走后,房间里的气氛,好似笼罩上一层阴霾,久久挥之不去。

     墨雨见气氛不对,也悄无声息退出房外。

     站了许久,顾亚伦坐回到沙发上,才缓缓开口,“如果你想把他们告上法庭,我会竭力挺你到底。”

     她苦笑一声,低头看着攥得泛白的手指,“一旦旧案重诉,你不怕外界怎么看待顾家吗?”

     控诉一出,恐怕每天头条都是顾家两叔侄,或者两堂兄互掐的新闻吧!

     她知道、顾家不比其他世家,如果爆出丑闻,不但影响顾氏所有股市,名誉信誉也将毁于一旦。

     “那又如何?”哪怕是毁顾家百年基业,他也在所不惜。

     “不!我可不想顾家自掘坟墓,百年信誉毁在我手上。而且旧案重诉,硬碰硬只会两败俱伤。”

     并且,当年的事,是他父亲自己选择自杀,以这个案例想要打赢官司,可能性很小。

     “那你想怎么做?”他问。

     “对付他们的方法有很多种……不急于一时。而我、现在只想要回乐氏。”那是她父亲的心血,理应回归乐氏。

     “好,我一定会帮你夺回乐氏。”无论是用什么手段,他都会替她夺回乐氏。

     “对不起…”顾亚伦紧紧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低语。深邃的眼眸里透着无形的歉意。

     他知道她退让了很多,但他发誓,他一定会让顾天啸后悔所做的一切。

     乐芙兰不做声,任由他拥紧。

     这一声道歉,不仅包含顾宇凡的错,还包含更多意义。

     老天总是和她开玩笑,让她陷入两难,唯一不对她开玩笑的,便是让她遇见这个男人。

     她现在、只想要回乐氏,相信她父亲在天之灵,也不希望她因为过去的恩怨,而亲手毁了自己的幸福。

     至于顾天啸和顾宇凡……想到他们两人,她眼中的清冷的眼眸,骤然变得冰冷。

     ……

     自从那天顾宇凡离开后,就在也没出现在顾家,顾家其他人习以为常,也只有张美琪开始不安分春春欲动。

     公司办公室

     “五爷…不好了,LX公司股市一直下降。”黑骑来到顾天啸办公室。

     “怎么回事?”顾天啸脸色一沉,急促质问。

     “不清楚,LX股市从前天开始,就一直下降,原以为今天会涨,可没想到现在已经跌到…”黑骑看着顾天啸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不敢说出数据。

     虽然LX是顾天啸产业之一,可LX失去价值,也是一大笔亏损。

     顾天啸打开电脑,看着上面显示的数据,狠狠的拍着桌子。

     “废物!”暴怒的咆哮声,震聋欲耳。

     他才多久没打理,股市居然跌成这样!

     黑骑下意识低头,连大气都不敢喘。顾天啸发起火来,可是个暴君,他就怕他又要被当出气筒。

     “这到底怎么回事?”顾天啸黑着脸,问黑骑。

     黑骑怯怯诺诺,语气有些吞吐,“是林小姐……最近做了一笔交易出现异常,才导致股市下跌……”

     林玉,长得有几分像容华,是顾天啸之前包养的情妇,靠着潜规则坐上CEO位置,却经验不足,中了圈套,导致公司异常。

     “这该死的贱人!”顾天啸气得狠狠的拍着桌子。

     在他看来,女人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只不过是泄欲的工具。

     眼下,公司面临危机,他不得不做出决定。

     “你去发出消息,LX公司以五亿价格转让所有股份。”

     他向来不做亏本生意,LX公司本来效益一般,现在又出这么大的漏洞,要是能五亿转让,他也就不亏。

     并且,以他狡诈的计划,让外人填补亏损,等稳稳上市,在从别人那里不择手段收购。

     这、就是他惯用的做法。

     几天后,有个叫克里查的外国男子,收购LX公司。因股市严重下跌,导致顾天啸以三亿价格全盘出售。

     某包厢

     “谢谢你,克里先生。”顾亚伦拿着手中股份,给克里查一个感激拥抱。

     “嘿,你这么客气,我有点不习惯。”克里查耸耸肩,说一口不流利的国语。

     克里查是b国著名股神,而这次,顾亚伦提供一些资料,只要克里查微微动手,LX的股市就会严重下跌,但、这仅仅只是假象,只要度过危险期,LX股市就会恢复正常。

     而他笃定顾天啸不会做亏本生意,他才有机会收购LX。

     如果顾天啸知道是他在背后操纵,估计会气得半死,而且,股份在他顾亚伦手上,顾天啸也别想着还能夺回。

     …

     晚上回到顾家,精神焕发的顾亚伦,显然心情不错。

     落地窗前,他从她身后拥着她,下巴搁在她肩膀上。

     “老婆…”

     “干嘛?”乐芙兰抖着肩膀,示意他鳖靠在她肩上。

     “听说,你生日快到了。”他知道明天是她的生日,也是她最难过的一天。

     乐芙兰身形微微一颤,眼眸黯然失色,沉默不语。

     她的生日,是她父亲的忌日,所以她最害怕过生日。

     顾亚伦察觉到她的异样,扳过她的身体。

     “不要难过,我还在你身边。”他轻抚她脸颊,揉开她紧蹙的双眉。

     “我给你看样东西。”话落,顾亚伦从他的公事包,拿出一份厚厚的合同。

     “呐…这是属于你。”

     “这是…”她接过合同,满是疑问。

     “你翻开看看…”

     乐芙兰翻看手中合同,越看越睁大眼睛。

     “这…这…LX公司股份怎么会在我名下?”她一脸不可置信。才多长时间,他这么快收购LX?

     “嗯,这本来就属于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LX最大股东,也即是新一任总裁。”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顾天啸可是个老奸巨滑的人物,他到底是怎么从他手中夺回?

     并且,她天天跟他上下班,她却完全没发觉。

     “我在b国认识一个叫克里查的股神,是他帮我在lx公司股市动了手脚,所以……我才有机会收购。”顾亚伦把这几天他和克里查所有的事情跟她说一遍。

     难怪,他这几天一直早出晚归,原来…是在计划收购LX。垂眸看着手中合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LX是曾经的乐氏,现在她终于拿回属于她父亲的心血。

     她想,她父亲看到了,应该也会很高兴。

     “谢谢!”她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他。

     “光说谢谢无用,要实际行动。”他挑起她的下颚,嘴角勾起一丝邪笑。

     这几天,他早出晚归,加上发生顾宇凡那些事,他们两人几乎没有好好亲密一番。

     “什么实际行动?公司?”她诧异询问,可下一秒,从他炽热的眼神,和嘴角那丝邪笑,她就明白什么叫‘实际行动’!

     踮起脚尖,在他好看的唇瓣上,轻轻一吻。

     “嗯,这一吻,就当奖励你。”

     “喂,老婆大人,你确定这叫吻吗?”蜻蜓点水,就轻轻碰一下也叫吻?

     顾亚伦沉着脸色,显然不乐意。

     “不然还想怎么?”她能主动已经是很不错了。

     “我想…这样…”顾亚伦把她压在落地窗得玻璃上,把她往腰上一抱,姿势十分暧昧。

     “你…!”她羞恼的拍打他的肩膀。

     “都好几天了,你都没喂我!”孩子般的扁嘴,模样十分委屈。

     一想到前几天发生的事,她脸色一沉顿时失去所有兴致。

     “我没心情。”

     察觉到她不愉快,顾亚伦双眉一拧,“兰兰,我无法阻止过去发生的一切,但是未来、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好吗?”

     她看着他真诚的脸上露出微笑,抬手揉开他的双眉,微微点头。

     “好…你说的!”看在他一心帮她夺回乐氏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相信他一回。

     “嗯,我说的,我会尽我所有力量爱你、宠你、保护你…”她是他的挚爱,亦是他的命。

     看着他真挚的眼神,她的心里又暖了几分。抬头挑起他的下颌,神色傲慢的问:“有效期多久?”

     “如果非要期限,我希望是…”

     “别跟我说,是一万年…”她扬起淡淡的笑意,刚才的不愉快一扫而空。

     “不是,我希望是无期限!”

     对、他对她的爱,是无期限,也即是永远的永远……

     ……

     第二天,是她的生日。

     她没有举办隆重宴会,只是低调举办家宴。

     早上,天色灰矇,细细小雨,她和顾亚伦去了一趟南山秀丽墓园,祭拜她父亲。

     “爸…我来看你了。”她把花放到墓前。

     顾亚伦右手拿着伞静静的站在她身旁。

     “爸…跟你分享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您生前的乐氏,亚伦已经帮我们夺回公司,现在已经开始上市。第二件事,我决定…跟亚伦过一辈子,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身旁拿着伞的顾亚伦,身形微微一顿,侧过头看着她,眼底含情蜜意。

     同时,她能放下之前的芥蒂,他真的很感动,也心疼……

     “爸…我顾亚伦在您面前许诺,这一辈子,我都会照顾好她,保护好她…”

     乐芙兰靠在他的怀里,扬起淡淡的笑意。

     这一刻,她是幸福的,但她没忘记,顾天啸和顾宇凡的所作所为。

     顾家、另一场暴风雨,也仅是刚刚开始。

     晚上九点

     她在顾家后院举办小小的生日派对。来参加的都是她身边,所熟悉之人。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乐芙灵和顾雪晴还有其他几个人,点完蜡烛后,开始唱生日快乐歌。

     她一身大红色束腰的礼服,微卷的长发披在肩上,烈焰红唇,举手投足每一个动作都透着天生的傲气,明亮的灯光下,在她身上镀上一层光芒,每一分气质都在张扬着她的高贵,众星捧月,一副顾家女主人的风范,淋漓尽致。

     她的美,她高傲、在众人的人里,宛若心中不可亵渎的女神。

     然而,人群里,总有一些不自量力的人在嫉妒。

     “许个愿吧!”身旁的顾亚伦,暖暖微笑。能看到她笑容,也是他最大的幸福。

     乐芙兰也不推脱,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许愿,她希望,她身边所有的人,一生健康,幸福快乐…

     今天这个生日派对,是她六年来第一次过的这般隆重。

     不远处,顾东铭的双眼一直盯着乐芙兰看,幽暗的黑眸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握着酒杯的双手,几乎想捏爆酒杯。

     如果当初,他没抛弃她,或许站在她身旁让她依靠的人就是他。

     她顾亚伦恩爱的画面,他越看越觉得刺眼。

     而苏琪除了嫉妒还是嫉妒,她不懂乐芙兰怎么就这么讨顾家人欢心,而她…即使公布怀孕,顾家的人也只是嘴上恭喜。

     这种待遇和重视,简直是天差地别!

     “我去洗手间。”顾东铭瞥一眼苏琪,随后转身离开。

     苏琪皱了皱眉,对于顾东铭的反应,她当然很清楚是因为乐芙兰。

     “羡慕吗?”不知不觉,张美琪来到她身边。

     “这有什么好羡慕?”苏琪瞟了张美琪一眼。被人看破,又打死不承认。

     “也是…人家是长媳,本来就风光。”这话,显然是为了刺激苏琪。

     “那又怎样?”苏琪阴狠的双眸看着地面,攥紧拳头的双手几乎泛白。

     “想不想趁这个机会,拉她一把?”张美琪不急不躁给她倒了杯果汁。

     苏琪微微沉默,轻抚着小腹,眼神闪烁不定。她很清楚张美琪的意思,但她顾忌的是万一孩子真的没了,顾东铭是不是就彻底抛弃她…

     可看着顾家所有人围着乐芙兰转,她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不!

     凭什么她就得到顾家重视,她却遭到冷落?

     “你想怎么样做?”她问向张美琪。

     见她答应,张美琪的嘴角勾起笑意,拿着一小包药物给她,“呐…你把这个药吃了,然后去向她敬酒,接下来就看你的演技。”

     苏琪微微犹豫,最终还是接过。

     “我会尽量早点叫赵医生过来,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保住孩子。”这话、无疑是风凉话,只不过是张美琪给苏琪一定心丸。

     苏琪冷笑一声,瞥一眼张美琪,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今她还想呆在顾家的话,恐怕只有和张美琪联手。拿起水杯,一口把药物咽下。

     张美琪满意的微笑,举起酒杯示意她跟上。

     “大嫂…祝你生日快乐!”苏琪一副笑盈盈走到乐芙兰面前,无害的脸上看不出有任何虚情假意的破绽。

     乐芙灵见她过来,脸色一沉,明显提高警惕。

     而正在吃着蛋糕的乐芙兰,原本含笑的眼眸,瞥一眼苏琪逐渐清冷。

     她这是干嘛?

     嫉妒心又开始泛滥了吗?

     还想再这种场合,让她虐?

     乐芙兰切一小份蛋糕递给她,语气平静无波动,“谢谢…”

     苏琪接过蛋糕,吃了一小口随后又放在餐桌上。

     “小兰,还记得去年你许过的愿吗?”

     乐芙兰想也没想,语气不带一丝温度的回应,“不记得!”

     顾家其他人见顾亚伦慵懒不说话,也不敢作声。对于苏琪和乐芙兰之间的猫腻,也见怪不怪。

     闻言、苏琪脸色微变,恰好这时腹部一阵疼痛,让她冷汗层层。她知道是药效的作用,咬了咬牙竭力忍住绞痛,笑魇如花的上前拉住乐芙兰的手臂,往另一边走。

     “没关系,我记得很清楚,要不我们去那边坐,我给你说说…”

     乐芙兰嫌恶的想甩开苏琪的手,脚下却被不明物体绊了一跤,直接扑向苏琪。

     “啊!”苏琪重重摔在地上,尖叫一声,一时间所有的人看向她们这里。

     而神色慵懒的顾亚伦,见情况不对劲,急忙打量着乐芙兰全身上下,问她有没有那里受伤。

     顾家其他人却眼睁睁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苏琪。

     “啊…东铭…我肚子痛!好痛!”摔在地上的苏琪,脸色苍白如纸,捂着小腹痛哭叫喊。

     张美琪眼疾手快,急忙上前扶着苏琪,“小琪,怎么了?”

     “呜呜…张阿姨,我肚子痛…”

     “哎呀!不好了,流血了!”张美琪拉高嗓门,又见风使舵,不分黑白说:“小兰,你明知道小琪怀孕,怎么还推她?要知道小琪才怀孕两个月,可是处于危险期啊!”

     一旁的乐芙灵就不爽了,“唉!你怎么说话的?明明是她自己跌倒,怎么赖在我姐身上?”她嫌恶的瞥一眼苏琪,第一个反驳。她就知道苏琪没安好心!

     乐芙兰对顾亚伦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别急,先看她们时怎么演这场戏。”

     她两手环在胸前,饶有兴致看好戏的看着苏琪和张美琪。

     在她生日上找事,简直就是作死!

     “……”顾亚伦囧着神色,好吧,今天是她的生日她最大。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来观摩。

     既然她想玩……那他就陪她一起玩。

     “快去叫赵医生来。”一旁的顾丽敏示意顾雪晴。

     “不是…我知道小兰不是故意的…都是我的错,是我自己没站稳…”苏琪脸色苍白,满头大汗,下身孕妇装已染红一片,那模样十分无辜可怜,任谁在铁石心肠,心中也不由得生起怜悯。

     “傻孩子!这可是一条小生命,顾家第一个孙子,你怎么就…”张美琪瞥一眼不远处的顾天奇,语气恨铁不成钢的嗔责。

     顾家年长一辈的都知道,顾家每一代都是非常看重长子长孙。苏琪虽然不是长媳,但怀的可是顾家长孙。

     “怎么回事?”刚从洗手间回来的顾东铭,看到苏琪半躺在张美琪怀里,以及她下半身的血迹,脸色不由得发黑。

     虽然他不想要这个孩子,可当亲眼看到这滩血迹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东铭…对不起…我们的孩子…”苏琪见到顾东铭霎时泪流满面,极其无辜。

     “大哥,这事你的做主啊!小琪虽然不是顾家长媳,但怀的可是顾家长孙,东铭从小就无父无母,好不容易有个孩子,却因为小兰的疏忽,就这么没了…”张美琪一脸痛苦的煽风点火,替苏琪申冤,虚情假意的脸上,演绎得淋漓尽致。

     顾天奇愁眉不展,一边是顾家长孙,一边是他心疼的儿媳,让他陷入两难。

     “我爸年纪大,顾家的事全部交由我老婆处理。”坐在旁边的顾亚伦,冷不防插话到。

     “还有、空口无凭,请你拿出小兰推苏琪的证据,否则污蔑我妻子的下场,会死的很惨!”

     他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只是摇着手中酒杯中的红酒,冷厉的语气具有威慑力。嘴角勾着和乐芙兰同样的玩味。

     这几天,顾家的日子,确实枯燥乏味。

     正在这时,赵医生来到顾家。

     “我看还是把苏琪送回房间,先让赵医生检查吧!”顾丽敏从中插话。

     “等等…”乐芙兰突然喊道。

     她走到赵医生面前,问:“赵医生,请问孕妇被轻轻一推,跌倒在地上,流产的几率有多大?”

     赵医生微微皱眉,“那要看撞击力多大,如果只是轻轻一推跌倒,顶多是动了胎气。”

     听到赵医生的话,苏琪和张美琪脸色一沉,互相对视一眼。

     张美琪瞥一眼乐芙兰向赵医生问道:“如果孕妇怀孕八周,处于危险期呢?”

     “这…”赵医生微微犹豫,又说:“如果孕妇处于危险期,那流产的几率高达百分之六十。”

     “都听到了吧?小琪就是因为小兰轻轻一推,跌倒地上导致流产,张阿姨不是偏袒谁,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张美琪一副惺惺作态,把所有矛头指向乐芙兰。

     这时,墨雨走到顾亚伦身旁,凑到他耳边低语。

     顾亚伦嘴角勾起不屑的讥讽,语气不急不躁,“如果硬要就事论事,在在苏琪还没向小兰打招呼之前,你给苏琪那小包药物,又作何解释?”

     听完这番话,众人一阵哗然,个个用怀疑鄙夷的目光看向张美琪。

     苏琪更是心虚,眼看事情要曝光,脸色更惨白。

     不经意间张美琪拉着她的手,给她一个安心眼神。

     “我看你就是给苏琪药流,然后嫁祸到我姐姐身上。”乐芙灵厌恶的指责,说出众人心里想说的话。

     张美琪不慌不忙解释,“我确实是给小琪一包药物,但…那是叶酸…叶酸是什么相信大家都很清楚。”

     顾家其他人又是一阵沉默。

     那个药物都已经被苏琪吃了,这解释,张美琪确实占理。

     顾天奇咳嗽几声,原本有些好转的气色,因为眼下发生的事,又变得苍白几分。

     “咳咳…是意外还是有意,还是先让赵医生看看小琪,自然就有结果。”

     顾老爷子发话,其他人只好赶紧把苏琪送回房间。

     苏琪被赵医生带进顾家私人医务室,而其他所有人都在客厅等候。

     顾亚伦搂着乐芙兰靠坐沙发上,两人的神色不紧不慢。

     顾亚伦的心里却琢磨着,找个机会把这两个碍眼的女人撵出顾家。

     原本浪漫唯美的生日派对,就这么被苏琪和张美琪两人搅黄!不过、还好,他有后招!

     半个小时后,赵医生从医务室出来。

     “赵医生,小琪现在怎么样?”顾丽敏上前询问,不管怎么样身体还是最重要。

     “情况已稳定,身体比较虚,多休息好好照顾。”赵医生向往常一样口吻嘱咐。

     “那就请赵医生公布结果!”顾亚伦站起身,扫视他们一眼。他和乐芙兰还有下场激动人心的节目,只希望这件事赶紧了事。

     “……”赵医生微微蹙眉,有些犹豫。

     “赵医生您倒是说说,小琪她是意外流产,还是药物流产?”张美琪不甘示弱走到他们面前,凌厉的眼神快速扫过赵医生一眼,很明显、透着警告性。

     赵医生眼神一暗,说:“经过检验,不存在药物,属于意外流产。”

     赵医生的解释,让顾家众人一阵沉默。如果不是药物流产,那就是意外流产,而始作俑者心照不宣想到乐芙兰。

     顾亚伦闻言眉宇紧蹙,这么明显的事,结果却是相反。深邃的鹰眼审视着赵医生,仿佛洞穿他的心思。

     “既然赵医生都这么说,我想你们现在总该相信了吧?”张美琪冷冷一笑扫视众人一眼,随后又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顾天奇,“大哥,我知道我没有权力管顾家,但、打从小琪嫁进顾家那天起,我就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如今发生这种事,怎么也得给小琪一个公道。”

     顾天奇两眉拧成一团,拿着手帕半咳,并没有说话。

     其他人见顾老爷子不说话,也个个低头不语。

     一直观察良久的乐芙兰,她走到张美琪面前,又瞟一眼不说话的顾东铭,“张阿姨真是好人,这次小琪流产,就连当爸爸的东铭,都没有像你这么紧张,反而你这表现,是不是太狗急跳墙了?”

     “你…”张美琪一时语塞,脸色有些暗沉。

     “我这是关系小琪!要不是因为你,小琪会意外流产吗?那可是一个小生命,你居然这么狠心?”

     “噗哈…”乐芙兰忍不住笑出声,说到狠心,应该是她们自己才对吧?

     “真是丧心病狂,都到这节骨眼上还笑得出来!”张美琪不明她的笑意,气得有些发颤。

     “是,我承认我是不小心推倒苏琪…”既然张美琪和苏琪故意要陷害她,那她何必不承认呢?

     而她这话一出,医务室里的苏琪却突然跑出来,虚弱的扶着门口,“小兰…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狠心?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怎么能这样去伤害一个无辜?”苏琪红肿着双眼,毫无血色的脸庞,苍白如纸。

     乐芙兰侧头看着苏琪,嘴角勾起一丝不明的狡黠,“我这么做,当然是有我的道理,既然你非要我把事情真相说出来,那我只好顺从你!”

     她走到客厅另一头,用手机插在某某品牌电脑显示屏上,不稍片刻显示屏展开一张张男女艳照,大尺度cp令顾家的人不敢多看。

     苏琪看着一张张男女纠缠艳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不是的!那个不是我!不是我!”苏琪急忙跑到乐芙兰面前,想抢她的手机,却被乐芙兰毫不怜惜的推开。

     “苏琪!这到底怎么回事?”一直置身事外的顾东铭终于爆发,起身上前质问苏琪。虽然他厌倦了苏琪,可不代表能容忍她出轨,而现在却当着顾家所有人面前给他带上绿帽子,是男人都不可能容忍!

     “东铭,不是的,那个人不是我!不是我!”苏琪拖着疼痛的下腹,上前扯着顾东铭的手臂,竭力否认。

     “不是你?难道还有人跟你长的一模一样?”顾东铭厌恶的甩开她手臂,多碰她一下都闲自己手脏。

     “我也不知道,真的…东铭请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背叛你。”苏琪试图挽回顾东铭,痛心疾首苦苦哀求。

     “证据就摆在那里!如果不是乐芙兰揭晓,恐怕我还不知道自己是喜当爹!”顾东铭黑着脸色,指着显示屏。一直以来他都有做安全措施,也难怪苏琪会怀孕,原来是怀上别人的种。

     苏琪微微一愣,‘乐芙兰’这三个字,无疑是激发她内心最大的愤恨。

     “乐芙兰!”咬牙切齿的挤出她的名字,悲痛欲绝的脸上瞬间狰狞扭曲。

     “乐芙兰!你这个碧池!我要杀了你!”苏琪几乎疯狂扑向乐芙兰,却被顾亚伦一手拦住,往边上一甩,苏琪措不及防又摔倒地上。

     “像你这种不检点的女人,不配成为顾家一份子!”冷厉的瞥她一眼,丝毫不留情面。

     想对他老婆动手?也不看看她自己几斤几两。

     而此时,计划好一切的张美琪,却没想到事情会转变成这样。想想刚才自己所做的一切,肯定会失去顾家人心,情势一转,她愤怒的走到苏琪面前,指着她恨铁不成钢的训斥,“小琪呀小琪,张阿姨这么护着你,你却做出这些伤风败俗的事!你这怎么对得起顾家?以后还怎么面对你叔叔?”

     “哼…风往哪边吹,就往哪边倒,真是假惺惺。”乐芙灵不屑的低咕。

     而趴在地上痛哭的苏琪,抬眼一看张美琪那愤恨的嘴脸,霎时满腔怒火,要不是她的馊主意,她怎么会落得这种地步?她现在倒好,还过河拆桥?

     眼眸一转,她收敛起怒气,拉着嗓子哭天喊地,“呜呜…张阿姨,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明明说只要我假装被小兰撞到,顾家就会同情我,给我补偿顾氏一些股份,你现在居然和她一样指责…呜呜…”苏琪的哭得跟哭丧似的,好不可怜。她不好过,张美琪也休想好过!

     被苏琪这么一提醒,乐芙兰好像想起了什么事,她记得苏琪之前在套她股份的话,现在看来,对顾家股份虎视眈眈的人,原来竟是张美琪!

     难怪……今天会和苏琪配合演这场戏。

     “嘿!你这孩子!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这些话?明明是你自找的怪我?”张美琪不打气一处来,她没想到苏琪还会拉她下水?

     苏琪不理会张美琪,拖着绞痛的小腹,来到乐芙兰面前,噗通一声,双膝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小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陷害你,是张阿姨挑唆我这么做,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好不好?”苏琪拉着乐芙兰的手哀求认错,事到如今,如果她不认错,百分之百会被顾家扫地出门。

     苏琪刚说完话,就遭到张美琪一声怒吼,“苏琪!你这贱人!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什么时候挑唆你?”一直高贵优雅的张美琪,此时也顾不上形象,凶狠的怒骂苏琪。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想利用苏琪整治乐芙兰,到头来还被苏琪反咬一口!

     “还说你没有?我固然有错,但怀的确实是顾东铭的孩子,今晚要不是你威胁我吃药,我就不会失去孩子!”苏琪也毫不逊色的反驳。都到这个节骨眼,难道她还想撇的一干二净吗?

     “我没有!明明是你忌妒小兰,所以才陷害她,关我什么事!”张美琪也极度辩解。

     苏琪冷笑一声,“哼!别人不清楚,但我很清楚,你千方百计利用我,就是想要陷害乐芙兰,争夺顾家财产!”

     张美琪脸色一黑,妆容几乎变得狰狞,正要继续反驳,却被一声冷喝,只好闭上嘴。

     “够了!你们都给我住嘴!”顾亚伦不耐烦瞥她们一眼,冰冷的语气没有丝毫温度。

     他才没有兴致看她们两人狗咬狗。

     一直淡漠神色的乐芙兰,从苏琪那里抽回手,“你求的人不是我。”

     苏琪一怔,愣愣的看着乐芙兰,她知道她说的是谁,可现在的情况,顾东铭是绝不可能原谅自己。

     扫视周围一眼,注意到茶几上的水果刀,垂眸暗沉,咬了咬牙,她一股脑冲上去,拿过水果刀,在自己手腕上狠狠划过一刀。

     顾家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忽的听到顾丽敏一声尖叫。

     “啊!小琪!你这是干嘛?”顾丽敏急忙上前去抢水果刀,苏琪却躲到另一旁,痛苦怒吼,“不要过来!”

     “小琪,别……!”顾丽敏看着苏琪手腕上血淋淋的血迹,心脏几乎要跳出口。

     沉默的顾天奇,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一阵能咳,“咳咳…”

     “爸…”顾亚伦似箭一般上前安抚顾天奇。

     “苏琪,你闹够了没有?”顾东铭阴沉着脸色,他以为因为这次的事,可以摆脱苏琪,然而看到苏琪手腕上流淌不止的血,心中仍然跳漏一拍。

     “东铭,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为什么不相信我?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苏琪惨白着脸色,几乎哭红了双眼。右手拿着刀,准备在她血淋淋的手腕在划上一刀。

     “难道你还敢说,你没做过那些事?”证据就在眼前,要他怎么相信她?

     “我承认,我曾经是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可孩子确实是你的!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难道是谁的孩子,我还会不清楚吗?”其实苏琪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孩子到底是谁的,如今孩子没了,死无对证,她一口咬定是顾东铭的孩子,或许她就能得到他们的原谅。

     乐芙兰走到顾老爷子跟前,确定顾天奇没事后才放下心。

     以死相逼!看着这一幕,她真的不得佩服苏琪,为了留在顾家,连命都搭上!

     “好了小琪,我们相信你,你赶紧把刀放下,先止血好吗?”顾丽敏焦急劝解,要是苏琪的事,被传出外界,那顾家老脸都丢尽了。

     “姑姑…既然东铭不相信我,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去陪我未出世的孩子!”为了做足演技,咬了咬牙她在手腕上又划上一刀口。

     “够了!”顾东铭愤怒的上前一把抢过她手上的刀,抱着苏琪虚弱的身体,走向医务室。

     而张美琪趁着所有人注意力在苏琪身上时,灰溜溜的离开客厅。

     “快!快去叫赵医生过来!”顾丽敏扯了扯旁边顾雪晴,急忙吩咐。

     “咳咳…真是不省事!”顾天奇拧着双眉,咳得老脸有些涨红。要是这件事发生在顾亚伦身上,估计他会被活生生气死。

     “爸…对不起,是我做的太过了。”乐芙兰半跪在顾天奇面前,脸上有些自责。

     她怎么就忘了顾老爷子的身体,原本他的身体好一些,可今晚发生这些事,恐怕又加重顾天奇的病情。

     而且苏琪和张美琪这种事,要是被传出去,丢脸的不是苏琪,而是整个顾家。

     “傻孩子!赶紧坐好。”顾天奇有些不悦的看她一眼。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现在这种状态,多活一天是一天。

     “他们两口子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并且、他们两人刚结婚,就闹出这等笑话,要是让外人知道了会怎么看?

     而且、他觉得,事情点到即止,毕竟顾东铭是三房的人,他是有权利抉择自己的婚姻。

     “是…爸…”乐芙兰很清楚他的意思,苏琪固然有错,但那也是他们两夫妻的事,她也懒得理。

     “爸,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房休息吧!”顾亚伦见赵医生过来,想必苏琪也不会有什么事,随后示意旁边管家送他回房。

     顾天奇一走,顾家其他人也就散了,由于时间太晚乐芙灵只好留宿顾家。

     “走吧,我们回房。”顾亚伦拉着她的手,准备上楼。

     “等等,你先回,我陪一会小灵。”难得乐芙灵来顾家,今晚和顾雪晴睡,跟她不是同一栋住宅,所以她趁现在和她聊会天。

     顾亚伦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微微蹙眉,她的生日还有两个多小时就过了,难道不陪他吗?

     “哎呀!姐夫,你就把姐姐借我一会嘛!就半个小时!”乐芙灵嘟着嘴,撒娇卖萌的语气,惹得乐芙兰和顾雪晴呵呵直笑。

     顾亚伦尴尬的抽着嘴角,瞧一眼她们三人,只好点头。

     ……

     来到顾雪晴的住处,也亦是顾东铭的主楼。

     顾丽敏住一楼,顾雪晴住二楼左边房,顾东铭和苏琪住右边房间。

     顾雪晴的房间,粉色墙壁粉色装饰,满满是少女气息。沙发上,三人坐得毫无淑女形象。

     “对了,雪晴,你现在还有和陆子琪联系吗?”都这么久,他们应该在一起了吧!

     顾雪晴闻言,脸色一沉,摇了摇说:“我妈不同意,我们都好久没联系了。”

     乐芙兰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姑姑也是为你好,缘分吧…该来的我们挡不住,该走的我们留不住。”

     “嗯…我明白!”顾雪晴点了点头,笑得纯净无害。

     “你们聊吧!我先去泡澡。”顾雪晴从衣柜里拿出粉色睡衣走向浴室。

     “姐,我看你最近老是蹙眉,是不是过得不好?”乐芙灵伸出白皙的小手,揉开她的眉宇。

     “哪里,很好…”她拉着乐芙灵的手,露出微笑。最近发生太多事,特别是她们父亲的事,让她心里再度有个结。

     “姐,有什么烦心事,就跟我说,说出来了心里就舒服了。”乐芙灵关切说道。

     “也没什么,就是亚伦帮我们拿回乐氏,所以我想让你去LX上班,方便以后接手。”这是她今晚要说的之一。

     “LX?”乐芙灵微微皱眉,有些不解。

     “嗯,现在的LX就是以前的乐氏。”

     “真的?”乐芙灵显然很激动。

     “是真的,你姐夫帮我们从顾天啸那里收购的。”

     “好,我明天就辞职,然后去LX熟悉熟悉。”乐芙灵笑魇如花。虽然她们父亲去世时她还小,但还是知道乐氏是她们父亲的心血。

     “嗯…小灵…”她垂着眼眸眸欲言又止。

     “怎么了,姐?”乐芙灵抓着她的手疑问。

     “小灵,我经常在想,要不是因为顾天啸,可能爸爸就不会去世,而如今我却嫁进顾家,还过得顺其自然,是不是很自私?”每当她在顾亚伦身边感到幸福的时候,就会有一种负罪感,让她觉得很对不起她父亲。

     “傻瓜!顾天啸固然有错,但不代表整个顾家。你看敏阿姨和顾老爷子,还有姐夫,他们对你多好?一个人错,不代表所有人都错。而且,顾天啸他们一家三口,一看就是坏人,哪能跟姐夫他们比?比起你离开姐夫,我相信爸爸和我一样希望你保留现在的幸福。”

     “一个人的错,不代表所有人都错…”她低声呢喃。

     “对啊!再说姐夫已经帮我们拿回乐氏,你也别太纠结,好好和姐夫在一起,只要你幸福,比什么都重要。”乐芙灵虽然不懂顾家关系,但她很清楚,只要她姐姐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好…姐明白了。”一个人的错,不代表所有人的错。不能因为顾天啸的错,放弃顾家对她好的所有人。再说顾亚伦已经帮她夺回乐氏,她就不应该在去纠结这些问题。

     “这就对嘛,以后生个小宝宝,就更好玩了。”

     “傻丫头,小宝宝的事还早!对了,你和傅逸华到底是怎么回事?”最近,她可得到他们两人不少消息,难道他们真在一起了?

     乐芙灵被问到傅逸华,脸色不由得变换,“没有,是他老粘着我!”其实她对傅逸华挺有好感,只是他们之间多了个傅慧雅,每次看到她那副嘴脸,她就不爽。

     然而、她并没有告诉乐芙兰,傅慧雅因为她的关系,常常阻挠她和傅逸华交往。

     “不管你们发展得怎么样,只要你喜欢就好。”她给乐芙灵一个拥抱,如今乐芙灵长大了,都有她自己的主见。

     乐芙灵:“嗯,我知道。”

     两人寒暄几句,乐芙兰便离开。

     回主楼有一条长廊,小院子里花团锦簇,明亮灯光下,显得夜色十分幽美。

     转角处、一道黑色身影,斜靠在墙上。

     未看清面目,猝不及防,“你是谁?”乐芙兰微微一震,退后几步,全身竖起防备,提高警惕。

     黑色的披风,微风拂过,衣诀飘飘。

     顾宇凡侧过头,琥珀色的眼眸瞟向乐芙兰。

     “怎么是你!”看清来人的面目,她脸色骤然变得寒冷。他这种方式出现在她面前,是有何用意?

     顾宇凡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乐芙兰,灯光下的双眸,隐约透着忧郁。

     今天是她的生日,他知道。

     早在前几天他们知道事情真相后,他打算离开出国,却因为途中出了一些故障,他却鬼使神差回到顾家。

     乐芙兰见他不说话,抬起步伐,准备绕过他离开。

     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情况下,她手臂忽然被顾宇凡拽住,措不及防被他抱在怀里,一股薄荷清香扑鼻而来。

     乐芙兰一惊,下意识推开他,本能反应甩他一巴掌。

     ‘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在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你疯了!”乐芙兰怒骂一句,她怎么也没想到顾宇凡会做出这个举动。

     他明知道她恨他,居然还敢来找她?

     顾宇凡依然一副木讷模样。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与她擦肩而过的刹那,用这种方式挽留。还没来得及感受的拥抱,就被她甩一巴掌。

     “我有话对你说。”他见乐芙兰再次要走终于开口。他很想为她父亲的事道歉,也很想跟她说声生日快乐。

     乐芙兰微微停顿,背对着他。对于顾宇凡,一开始她还是蛮喜欢这个大男孩,只是她没想到,六年前罪魁祸首却是他。

     “对不起…”顾宇凡沉默良久,那句生日快乐,却没有在说出口。

     乐芙兰不知道这三个字,是为刚才行为道歉,还是因为她父亲的事道歉。

     “我不接受。”自始自终,她都不想原谅他和顾天啸。

     “我是为刚才行为道歉!”顾宇凡解释。

     “我同样不会接受。”冰冷的语气,斩钉截铁。

     顾宇凡见她再度要走,最终没压住内心情绪,“乐芙兰!难道你真的不记得我吗?”

     乐芙兰微微蹙眉,放慢脚步。

     顾宇凡上前抓着她的双肩,情绪激动,“六年前,我知道是我的错,但是…”

     但是……他都是为了她才会那样做。然而这句话还未说出口,却到一声咆哮,打断他们的对话。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刚好路过的顾东铭放下怀中的苏琪,站在他们面前,看到顾宇凡的动作,显然非常愤怒。

     轻蔑的语气带着一丝嘲讽,“别告诉我,你们这是在约会!”

     他没想到一直在国外的顾宇凡,居然跟乐芙兰也有着扯不清的关系,感情是他也喜欢乐芙兰?

     苏琪虚弱的身体靠在墙边上,不屑的嘲讽,“约会、也不找个隐秘的地方,难道就不怕顾亚伦知道吗?”

     真是水性杨花!

     她就不懂,乐芙兰那里吸引人?

     顾家三兄弟,居然被她迷的团团转?

     乐芙兰神色一凛,阴冷的目光扫向在看戏的苏琪,语气轻挑,“哪像你?隐秘私会牛郎最终还被曝光!却仍然不怕所有人笑话!”

     看他们这样子,顾东铭是打算不跟她离婚吗?

     哼!

     看来这个顾东铭承受力真是够大!带了这么大顶绿帽子,居然还留着苏琪!

     “你!你给我闭嘴!”苏琪不知是被乐芙兰的话,还有因为小腹疼痛,气得颤抖着身子,两手扶着墙,半弯着腰,摇摇欲坠的身体,只要轻轻一碰便会摔到在地上。

     “小兰……你就不解释一下么?”顾东铭漆黑的双眸,眼神蓦然眯起。

     每天看到她和顾亚伦秀恩爱,他就已经受够了!现在居然还跟顾宇凡暧昧不清。

     难道女人都是那么肤浅,只要有钱有势,就会贴上去吗?

     解释?

     乐芙兰不屑嗤笑,她有必要在他面前解释么?

     是不是都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她只是瞟了顾东铭一眼,继而转身离开。清者自清,她根本没必要向他们解释。

     “这么急着要走,是心虚吗?”苏琪见她要走,急忙喊住。

     现在她好不容易抓到乐芙兰把柄,她又怎么会放她走?

     乐芙兰不屑一顾,头也不回向前走。

     “乐芙兰,难道你就不怕我告诉顾亚伦?”苏琪喘着大气,要不是她身体虚弱,恐怕她这么一声喊,必定引起顾家的人注意。

     “不关她的事!”站在那里的顾宇凡冲着苏琪一声冷喝。他只不过是想对乐芙兰道歉,仅此而已。

     谁知、眼前这个女人居然借机宣扬,还想诋毁乐芙兰。

     “怎么?你这么护着她,该不会是喜欢她吧?”苏琪冷声反问,好似发现重大秘密。

     要是把乐芙兰和顾宇凡有一腿的消息,爆料给八卦周刊,估计乐芙兰这辈子,也别想抬头做人!

     “我劝你最好闭上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冷厉警告性的语气,似乎透着竭力隐忍,攥紧双拳的手青筋暴起。

     要不是他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他早就毫不留情,一拳挥过去!岂会让她这般挑衅和羞辱!

     “那又怎样?想杀人灭口?”苏琪不屑嗤笑,瞧他这模样,估计是恼羞成怒了吧!

     他是张美琪的儿子,她可没忘记今晚这一切都是张美琪把她害成这样。

     “别以为我不敢!”顾宇凡阴沉着脸色,想上前扣住苏琪,却被身旁的顾东铭拦住。

     “宇凡!你和乐芙兰到底是怎么回事?”顾东铭在乐芙兰那里得不到答案,心里堵得慌。

     按理说,顾宇凡根本就不认识乐芙兰,可从刚才情况来看,他们不止认识那么简单。

     “我只是想和她说话,并无他意。”顾宇凡瞥一眼顾东铭,也没做多解释,撂下话,头也不回转身离开。

     他只不过是想对她道歉,和说句生日快乐,却不想关系变得更复杂。

     顾东铭看着顾宇凡的背影,深沉的眼眸闪过一丝异色,幽暗的双眸,像无底洞般,深而莫测。

     而他心里的想法,却只有他一清二楚。

     苏琪看着失神的顾东铭,冷冷耻笑,“你们顾家三兄弟,真行啊!连喜欢的女人,都是同一个人!”

     顾东铭微微一怔,脸上的神色骤然阴冷,突然伸手死死掐住苏琪的脖颈,眼眸极度阴狠,“贱人!知道我为什么留下你吗?!”

     要不是因为苏琪还有利用价值,他又怎么会容忍她给他带绿帽子?

     早在他娶苏琪那一刻起,他就计划好一切!

     这该死的女人,居然还恬不知耻的找牛郎!

     “咳咳……”苏琪涨红着脸,整个人被顾东铭大手提起。两手抓着顾东铭掐着脖颈的大手,拼命的拍打。

     看着眼前阴森的男人,莫名感到后背发凉,原来顾东铭的真面目,居然这么恐怖!

     他这是要掐死她节奏么?

     ‘哐当……’不远处的女佣看到这一幕,吓得赶紧逃回房间。

     俗话说,顾家是深宅,有一些见不光的事,偶尔她们私底下也八卦,只是这一幕,着实让那女佣震惊不已。

     顾东铭见有人撞见,便收回掐在苏琪脖子上的手,脸色依然阴沉,丝毫未减。

     “咳咳咳……”苏琪半蹲在地上,捂着胸口一阵猛烈咳嗽。

     顾东铭勾着嘴角,居高临下戏谑的问:“面临死亡的感觉如何?”

     苏琪一愣,想想刚才窒息的感觉,就像被人死死摁在水里,任她怎么挣扎也是于是无比。

     死亡的气息好似一阵阴霾笼罩在她全身,挥之不去。

     顾东铭这是要掐死她的节奏!

     他居然这般狠心!

     顾东铭见她不说话,也蹲下身体,钳住苏琪的下颌,逼着她自己对视。

     “你给我记住!如果还想呆在顾家,一切就听我的命令,若瞒着我做其他小动作,我要是高兴了,说不定会赏你个牛郎,若惹毛了我,捏死你就如捏死一只蚂蚁!”阴狠的语气,夹杂着警告性。

     哪天苏琪没了利用价值,别说留在他身边,就算看他也不会看一眼。

     苏琪微微缩着身体,对于顾东铭现在这个态度,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下颌被他捏的有些生疼。

     她一直以为最惧怕的人是顾亚伦,然而看到顾东铭阴森的一面,才发现最危险的人物,不是顾亚伦而是是顾东铭!

     “我…听…听你的。”细小的声音,颤抖的不像话。

     要是她不妥协,那她便只有死路一条。

     顾东铭勾着嘴角,嫌恶的甩开苏琪的脸,亦然站起身,头也不回走向住处。

     苏琪看着决然离去的背影,怔愣半响,每每想到顾东铭掐着她脖子那一幕,心中仍然是一阵后怕。

     回想过去,顾东铭一直以沉稳不急不躁的性格,面对众人,然而刚才那一幕,她才意识到,原来他的真面目是这么的可怕。

     别说她在他心中的位置,恐怕连他的眼里,找不到一丝位置。

     明亮灯光下,在墙角处倒映出她缩成一团的身影,落寞而可怜。

     ------题外话------

     亲爱的QQ读者们,由于这一章是16800数字,我没有分章,导致书币较多。

     如果按2000一章算的话,16800数字里有8到9章,8章84书币或者67书币还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