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5】情趣调调?
    乐芙兰回到房间,刚打开门,宽敞奢华的房间里,此时用玫瑰花摆放在每一个角落,左边大厅上放着一架钢琴,绅士的顾亚伦坐在边上,修长的手指,弹着幽美动听的音乐,气氛格外浪漫温馨。

     乐芙兰静静的站在门口处,看着边弹钢琴边唱歌的顾亚伦,瞧着他认真、以及深情地模样,嘴角不禁扬起弧度。

     原来,他也有这般如嫡仙优雅的一幕。

     一曲《mylove》完毕,他起身走到她面前。

     “喜欢吗?老婆大人!”沙哑的声音,可能是因为练唱歌次数太多,而造成嗓音沙哑。

     为了给她一个浪漫的夜晚,他可特地练钢琴和唱这首歌,只为博她一笑。

     “你说呢?”她挑了挑秀眉,戏谑的反问。难怪前几天他问她喜欢谁什么歌曲。

     “不喜欢?”顾亚伦微微蹙眉。不是都说女生喜欢这种调调吗?

     “没有!我很喜欢。”她伸手攀上他的脖颈,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

     布置得这么浪漫,她又怎么会不喜欢?

     再者、他又亲自弹钢琴为她献唱。

     “喜欢就好。”他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双手搂着她的腰,在她额头上浅浅一吻。

     “你什么时候会弹钢琴的?”为什么她不知道?

     而且,他向来对外人都是冷冰冰的模样,与刚才优雅的像高贵王子相比,实在不符。

     还好,他那首《mylvoe》唱得不错。

     被这么一问,顾亚伦尴尬的抽着嘴角,“我前几天学的。”刚开始接触,他完全不走心。

     对于没音乐细胞的他来说,简直是折磨。只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在没细胞也要学。

     “今晚,还有两份礼物送给你。”话落,他拉着她的手,走到用玫瑰花铺成心形的水晶桌前。

     玫瑰花心形中间,放着两个礼盒,顾亚伦从中拿出一份递给她。

     “打开看看……”

     乐芙兰微微挑眉,低头看着他手中礼盒。

     他送她的东西够多了,怎么还准备了两份礼物?

     她拆开礼盒,礼盒比较重,包裹十分紧密,当她打开最后一层盖子,看在那模型,她不禁瞪大双眼。

     “这……”她是出现幻觉了吗?这种东西怎么可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好端端的顾亚伦为什么要送她这种东西?

     见她出乎预料的震惊,顾亚伦浅浅一笑,“这货……是我让克里查从d国带来的最新款,亦真亦假!”

     乐芙兰眨了眨眼,怔愣半响。看着这把只有大概十厘米的迷你沙漠之鹰,感到稀奇却十分震惊。

     这种东西对于她来说,别说使用、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到,然而现在它却货真价实的在手中礼盒里。

     银灰色的外壳,在灯光下泛着点点光泽,精致的模型十分好看。

     “亦真亦假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假枪?

     顾亚伦不紧不慢从盒子中拿出迷你手枪,又拿起一排子弹说道:“装上子弹,它就是真枪,不装子弹,它亦可发射红外线。也就是说表面上是假枪,实则是真枪。”

     乐芙兰微微皱眉,目光看着他手上的迷你沙漠之鹰,心里感到一阵悸动。这是她收到所有礼物中最惊喜的一份。

     “怎么样?” 顾亚伦挑了挑眉,拿着手枪一直旋转,还不忘耍帅。

     “不错!我喜欢!”她点了点头,表示对这个迷你手枪很感兴趣。

     “喜欢就好,我来教你怎么发射。”他把迷你手枪放到乐芙兰手上,握着她的手一步步详细解释。

     发动按扣一摁,只见一道红色紫外线发射在桌边水晶口杯,而口杯一下子碎裂在桌上。

     “……”她眼眸一亮,有些不可置信。

     “为了安全起见,等你熟练了,我在替你撞上子弹。”他提醒道。

     “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个东西?”

     顾亚伦微笑着说道:“哪天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有这个防身,我会比较安心。”

     而且,顾天啸一直虎视眈眈他父亲的股份,万一他动了歪念,对她下手怎么办?

     乐芙兰闻言,眼眸一闪,微微点头。

     “先收起来,等哪天我有空,我在陪你练一练。”顾亚伦把沙漠之鹰放回盒子里。

     曾经他在军队时,是数一数二的狙击手,私底下也是非常喜欢收集一些珍藏品。而他也希望她也有一些防身之技。

     “那……这个是什么?”她指着另一个礼盒疑问。

     顾亚伦嘴角一抽,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这个……等会在拆。我们去洗澡吧!”明黄色灯光下,顾亚伦拉着她的手,走进浴室。

     两人一起洗澡,这个几乎是他们的习惯。只是这次、乐芙兰觉得他特别安分,安分到让她有些怀疑。

     匆匆忙忙,两人洗澡后,顾亚伦迫不及待拉着她走出浴室。

     “呐…这个你打开看看!”他拿起另一个礼盒递给她,示意她打开。

     乐芙兰接过礼盒,不紧不慢一层层拆开。

     虽然身上围着浴巾,可在微微明黄色灯火下,依然能显出她曼妙的曲线。

     “我听说,这是曾加夫妻之间感情的必用品,所有我就买来试一试!”

     增加夫妻之间感情的必用品?

     什么东西那么神?

     打开礼盒,拿起里面东西一看,瞬间傻眼!

     “这是什么?”粉色的面料手感丝滑,清晰透明,有点像连体衣服。

     什么鬼?

     “呃…你穿上试一试!”顾亚伦抿了抿嘴,强忍着笑意。

     “啊?这是穿的?”她疑惑不解,不待她考虑,顾亚伦直接扯开她身上的浴巾,挡住自己的视线。

     “你赶紧穿上,我不看你!”

     “你!”浴巾被扯开,她条件反射性伸手挡在胸前。

     隔着浴巾,她不禁对顾亚伦没好气的翻白眼。不就换衣服吗?他又不是没见过。

     拿着手上的丝滑的衣物,穿到自己身上。等她穿上后,她整个人傻眼了!

     我靠!

     这什么跟什么?

     为什么胸前两个洞,下身还是个开裆裤?

     “顾亚伦!你给我穿的是什么东西?”

     顾亚伦收起浴巾,抬眼一眼,霎时浑身血脉膨胀,不由得滑动咽喉。

     “呃…这是…”他赤红着双眼,嘴角勾着笑意,声音越来越沙哑。他拿起礼盒袋指着上面文字。

     她定睛一看,只见上头醒目四个字‘情趣N衣’。

     “顾亚伦!”

     这丫的!居然叫她穿这个东西给他看?

     马丹!

     顾亚伦见她气鼓鼓着脸,赶忙装可怜的解释,“老婆,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就是有意给我穿?”马丹!他从那里学来的鬼主意,居然给她穿这种玩意?

     “这个……难得你生日,破例一次。”顾亚伦搂着她细腰,另一只手把旁边水晶桌上的玫瑰,随手一挥,全扫落地上。

     顺势把她抱到桌面上,压在身低下。

     沙哑的声音,泄露了他此时的饥饿难耐。

     “要穿也是你穿!”她不满的嗔责,双手想用力推搡身上的男人,怎耐被他压得死死。

     顾亚伦见她不满,急忙妥协,“好好好…等会我也穿给你看。”沙哑的语气充满迫不及待,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颊上,惹得她一阵红晕。

     “这可是你说…唔…”还未说完话,她就被某人堵住嘴。

     炽热缠绵的吻,深情细腻,她双手攀上他的脖颈,白皙修长的美腿,不由自主环上他的腰间。

     欧式花灯下,照映在顾亚伦裸露倒三角的背部,古铜色的肌肤结实健壮。灼热的手掌,隔着薄薄丝滑的布料,在她腰间以及肋骨处,轻轻抚摸,惹她一阵酥麻轻颤。

     一夜缠绵,一室旖旎。

     在乐芙兰威逼利诱下,某人不知被罚穿了多少次。

     ……

     张美琪住处

     噼里啪啦…二楼传来一阵摔东西的响声。

     “该死的苏琪,居然还拉我下水!”张美琪满脸气愤,拿起桌上茶杯,不解恨的摔在地上。

     空荡荡的房子,只有张美琪和保姆李嫂。楼上清脆的碎裂声,显得格外情绪。

     顾宇凡一踏进客厅就到摔东西的声音,原本沉闷的心情,变得更加烦闷。

     楼梯转角处的李嫂看见顾宇凡,急忙走向张美琪房间。

     “太太…”她胆怯的唤了一声。

     “滚!”怒声咆哮,张美琪指着门口,让李嫂滚蛋。

     对于不稳定性情的张美琪,李嫂早已习惯。缩了缩身体,小心翼翼说:“太太,凡少爷回来了。”

     张美琪微微一愣,脸上霎时千变万化,“小…小凡回来了?”收敛怒火,她有些不确信的问李嫂。

     “是的,就在楼下。”李嫂点头,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不敢抬头。

     “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正在气头上的张美琪,怒视汹汹的瞪着李嫂。站起身两手捂着脸颊,跑到镜子前补着妆容,可不想让宇凡看到她狼狈的一面。

     补好妆后,一贯雍容华贵的走向客厅。

     “小凡…你回来啦!”高贵典雅慈母般的笑容,与刚才判若两人。

     顾宇凡睨她一眼,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虽然他不在顾家,可顾家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一清二楚。

     “为什么帮苏琪去陷害乐芙兰?”记忆里,她和乐芙兰并没有什么分歧。

     “我…我没有!”张美琪脸色一沉,没想到儿子第一句话,便是这样质问她。

     “事已至此,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脸面呆在顾家?”顾宇凡侧头看向自己的母亲,显然有些愠怒。

     没名没份住在顾家二十几年,现在又惹出这些丑事,她不觉得丢脸,他都觉得丢脸!

     张美琪闻言,两眉拧成一团。

     “我还不是为了你!”沉重的语气里包含太多情绪。

     “如果是为了我,你就不会呆在顾家二十多年。而且,你忘了之前对我说过的话么?”顾宇凡毫不留情直言。他很清楚,她一直拿着他当借口留在顾家,实则利欲熏心,早已不是之前他尊敬的母亲。

     “小凡…怎么可以这样对妈?”张美琪泪眼婆娑,满腹委屈的怒火,儿子不安慰她就算了,倒头来还有被他指责。

     顾宇凡微微叹气,拿起桌上的水一口饮尽。

     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跟我出国吧!”现在这种状况,他们母子又有什么脸呆在顾家。

     “我不同意!”大门口处、传来暗哑洪亮的声音。

     顾天啸身着西装革履,一脸威严走到客厅。这是半个月以来,第一次回顾家。

     顾宇凡微微蹙眉,没想到他今晚会回顾家。父子生疏,二十多年来,他未曾喊过他一声‘爸’。

     倒是张美琪,脸色凝重,不知顾天啸回家的用意。

     顾天啸把外套一脱甩在沙发上,接过李嫂递来的温水,喝了一口放到桌面上。

     “你以为逃避就可以解决问题吗?”顾天啸嘴角勾起一丝讥讽,既然在顾家惹出这些事,跑就能化平一切吗?

     逃避?

     顾宇凡想反驳,却被张美琪阻止。

     顾天啸拿过公事包,从里面拿出一些文件,外加一份结婚协议书。

     “这是我和你母亲的结婚协议,还有顾氏分公司企业股份,已经转到你名下,从明天开始去接任。”

     张美琪闻言,看在结婚协议书,有些不可置信。

     他居然准备和她登记结婚证?

     而顾宇凡抬头,冷冷说道:“我不需要顾家任何一份股份!”他有他的能力,根本不需要顾氏股份。而且、顾天啸向来老奸巨猾,不可能这么好心,给他顾氏股份。

     “小凡…不许胡说。”张美琪急忙喝止,等了二十几年,好不容易得到顾家股份,她怎么可能不要?

     顾天啸早已料到顾宇凡会拒绝,又从公事包拿出一个小袋子,从里面掏出几张照片,放到顾宇凡面前。

     照片上是顾宇凡跟踪乐芙兰,还有今晚他和乐芙兰相拥对话的照片。

     霎时、顾宇凡脸色一沉,愤怒站起身,“你跟踪我?”

     他怎么也没想到,顾天啸会暗中叫人偷拍。如果这种照片被公布,加上顾天啸煽风点火,他不敢想象顾亚伦会有什么样反应。

     “我只是想让你留下而已。”顾天啸不咸不淡回答。

     前几日、LX公司突然被收购,后来他才查清是顾亚伦从中做手脚,然而,他没想到顾亚伦的妻子,就是当是六年前乐氏的女儿!

     想来也巧合,他的儿子居然跟顾天奇的儿子,喜欢同一个女人!旧事重演,他又怎么会让他们好过?

     “这就是你要我留下的方式?”顾宇凡反问。

     顾天啸不回答,也即是表示默认。

     “你要怎样才毁掉这些照片?”冰冷的语气,不带一丝温度。

     顾天啸也不墨迹,直接回答:“我要顾氏另外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点才是他最终目标。

     “你可以自己去拿!”顾氏股份,他不稀罕,也不想插手。

     “那百分之三十股份,在乐芙兰手上,所以我需要你帮我。”顾天啸也是经过调查,才得知剩下百分之三十股份是在乐芙兰。

     如果顾宇凡在插足他们的婚姻,能替他夺得顾氏股份,又能气死顾老头子,岂不是三全奇美。

     “我不会帮你!”顾宇凡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他已经对不起乐芙兰,怎么还能和顾天啸狼狈为奸,去伤害他们?

     顾天啸依然不紧不慢,“是成后,股份归我,人归你。”

     顾宇凡闻言,脸色又深沉几分。攥紧拳头的双手,紧紧泛白。

     “难道你就不想和乐芙兰在一起吗?”

     顾宇凡身影一怔,琥珀色的眼眸,陷入挣扎的无底洞。

     乐芙兰无疑是他心中的软肋,也亦是他可望而不可及。比起和她一起,他更希望她能原谅他,多看他一眼,不再用疏离的眼光距而远之。

     “给你几天考虑。”顾天啸见好就收,也不再进行挑唆。收起桌上文件,起身离开顾家。

     张美琪见他又走,也见怪不怪,只是让她兴奋的事,顾天啸不仅要给她名分,还给小凡股份。

     “小凡…或许…”张美琪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

     “我先回别墅。”撂下话后,顾宇凡头也不抬走出门。

     这一夜,顾宇凡在自己别墅健身房,满头大汗打沙袋拳击,琥珀色的眼眸,暗沉无比,满脑子都是在顾天啸的条件,以及乐芙兰那张冷漠的脸。

     ……

     两人男人走后,张美琪看着手中结婚协议书,嘴角勾起一丝苦笑,眼眶泛红。

     等二十多年,她终于看到了希望。

     忽然、一阵电话响,打断她张美琪思绪。

     她拿起电话,未等她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既熟悉又冷厉的声音。

     “那份结婚协议书是假的,如果你想拿到真正结婚协议,就帮我劝劝顾宇凡。”

     张美琪闻言,脸上霎时一黑,捏着手中假协议书,心中愤怒不止,原来他只不过是唬弄她。

     “小凡向来不听我的话。”这点毋庸置疑。

     “你只要制造一些事故,宇凡自然会来找我。”阴森的语气,让人不寒而粟。

     “对不起,我现在的身份,恐怕已经无法在顾家立足。”二十多年的形象,经过今晚之事早已被颠覆。

     顾天啸冷哼一声,“那是你愚蠢!”偷鸡不成蚀把米,她现在才知道有脸说这事?

     “是!我承认我很愚蠢,所以帮不到你。”张美琪咬了咬牙,有些自嘲的反驳。

     ------题外话------

     从今天起每章5000字,如果是万更,分为两章更新。

     因为要老家办证件,可能没什么时间码字,但我有7万存稿,存在后台,每天会自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