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6】她出车祸了
    电话那头,沉默半响。

     张美琪等了两分钟,他才开口,“明天我让黑骑把结婚协议书送过去,你找个机会让宇凡和顾亚伦产生分歧,只要他们三人关系越复杂就越好。”

     “那得看、有没有机会!”只有结婚协议书拿到手,她才会相信顾天啸。

     上过一次当,难道他她还会上第二次当吗?

     顾天啸微微一顿,显然有些气愤,“你这是在质疑我?”

     “那倒不是,只要我收到结婚协议书,我当然会替你办事!”在没见到结婚协议书,一切都是纸上谈兵,空口无凭。

     再者、不就是制造麻烦吗?她又不是没做过。

     “你最好别给我搞砸!”顾天啸不屑冷哼,随后直接挂了电话。

     张美琪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嘴角扬起得逞的弧度。

     终于…她是顾家名副其实的五太太!有了身份,她就不怕他们回头质问她,也不怕她们瞧不起,更要让那些嘲笑过她的人,一一踩在脚底下,磕头认错!

     只要她正式成为顾家一员,那她就有机会争夺顾氏股份,迟早有一天,她会成为顾氏最大的股东。一想到顾家最后胜者,张美琪不禁失声哈哈大笑。

     站在不远处的李嫂,听到这笑声,浑身不寒而粟,唯唯诺诺赶紧跑回房间。

     ……

     翌日

     今日是乐芙兰正式接任LX公司总裁职位。

     早上七点半,她给乐芙灵打了电话后,提着公事包下楼,吃完早点整准备出门,忽然被一名佣人撞了一下,公事包里的文件散落一地。

     “对不起啊大少夫人,我不是故意的,我…”佣人急忙道歉,顿下身替她捡起文件。

     乐芙兰皱了皱眉,冷冷瞥女佣人一眼,并没有责怪她,只是收拾好文件,便走出顾家大门。

     她开着车接到乐芙灵后,便开往LX公司。

     姐妹两人身着正式职业装,显得精明干练,这也是乐芙兰和乐芙灵第一次接任LX。

     进入LX公司大厦,大厅上远远望去,至少上千人。

     “哇!姐…他们这是干嘛?为我们接风吗?”乐芙灵瞧他们的气势,不禁感叹。

     “我也不清楚,黄总好像没说。”乐芙兰提着公事包,面不改色走向他们。

     在她们进来的刹那,LX公司人员以为是新来的总裁,准备欢迎接风,却没想到是两位陌生的女子。

     “哎!你们是谁啊?”一位年约四十多岁的男人,指着她们两人。

     从他胸前工作证来看,姓王、名彦伟,是公司人事部总经理。

     “你们该不会是来应聘的吧?今天不招聘,请出门走好!”这位年轻女子,叫林玉,是顾天啸的情妇,也是这个公司的ceo。

     轻蔑的语气略带嘲讽,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显然是那种驴蒙虎皮,恃势凌人。

     乐芙兰面不改色,冷厉的气势往他们面前一站,“我叫乐芙兰,新来的总裁。”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王彦伟只是皱眉,倒是林玉嗤笑一声。

     “别笑死人了!我们总裁可是男的!”据她得到消息,新来的总裁是男性,怎么可能会是眼前这女人?

     “那是我姐夫!现在我姐姐才是LX总裁!”乐芙灵厉声辩解,她最讨厌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

     “什么?你姐夫?哈哈!”林玉不屑耻笑,眼里充满厌恶,又盛气凌人的说:“我还想说,他是我男人呢!”

     乐芙兰蹙了蹙眉,清冷的神色蓦然转冷,林玉这句话,无疑是挑战她的忍耐性。

     为何每次她一上班就遇到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渣?

     看来,LX公司她还得亲自清理一下垃圾!

     就在场面坚持不到两秒,大门口处匆匆忙忙跑进来一个男人。

     “乐总,抱歉…抱歉…路上堵车。”进来的男人叫黄井然,是LX公司总经理,前几天,他在顾亚伦介绍下,与乐芙兰见过一次面。

     许是跑了有些路程的原因,此时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乐芙兰凌厉的眼神瞥他一眼,脸色有些深沉,“下不为例!还有这个女人今天开始禁止踏入LX一步。”在她面前虚张声势?简直就是作死!

     黄竟然一愣,立即又反应过来,“林玉你已被辞退,三楼左拐人事部!”

     林玉睁大眼睛,大脑一时混乱,有些反应不过来,待她反应过来时,乐芙兰和黄竟然早已进入vip电梯。

     顿时,不顾形象冲向电梯,怒视汹汹的骂道:“你们……你们这些人给我站住!我是公司的ceo你们有什么权力让我走?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

     林玉拍着电梯门口,脸色气得十分涨红!

     她是顾天啸的女人,她们凭什么就这样辞退她?

     与此同时,刚才还盛气凌人的王彦伟,怎么也没想到乐芙兰就是新来的总裁,想到自己刚才那样态度,不禁缩了缩脖子。

     在黄井然带路下,他们三人来到总裁办公室。乐芙兰刚踏入办公室,包里的手机就响起一阵铃声。

     拿起手机一看,是顾家电话。

     “喂…”

     “小兰啊!我听佣人说,有个文件落在家里,你看是不是你的。”电话那头是顾丽敏。

     乐芙兰翻了一下公事包,才发现少了份资料,“哦,那个文件是我,我这就回去拿。”看来是她早上出门时落下的。

     “姐…怎么了?”一旁的乐芙灵疑问。

     “有份资料落在家里,我必须得回去拿。”乐芙兰整理一下公事包,准备出门。

     黄井然眼见她要走,急忙叫住,“乐总,等会有个公开会议,您看…”

     乐芙兰微微一怔,停下步伐。

     “姐,要不我回顾家拿文件吧!”乐芙灵从她手上拿过车钥匙,反正、她今天只不过是来打酱油。

     乐芙兰思忖了半响,想到接下来的重大会议,只好点头,“行,那你快去快回。”

     “嗯……”乐芙灵盈盈一笑,拿着车钥匙便走出办公室。

     来到停车场,忽然、一名带着帽子的男子,急忙与她擦肩而过,不经意间还撞了她一下,许是男子个子比较高大,被撞的肩膀有些生疼。

     皱了皱眉,白了那人一眼,“真是不礼貌!”怒嗔一句甩着车钥匙,来到乐芙兰的车前。

     哼着小曲,开着车,一路上乐芙灵的心情无比大好。正当经过红绿灯,刹车突然失灵,乐芙灵脸色一沉,使劲踩着刹车就是没反应,眼见要撞上对面大卡车,乐芙灵想做最后防范,却已来不及,‘嘭’一声巨响……

     ……

     顾氏总裁办

     “顾爷,今天早上收到信件,上头写着必看两字。”墨雨手上拿着信件递给顾亚伦。

     埋头审核文件的顾亚伦,头也没抬忙着手上工作。待他忙得差不多时,才瞥一眼墨雨手中的信件。

     拿过信件,他翻看几下,才打开封口。信件里只有两张照片,一张是顾宇凡抱着乐芙兰,另一张是顾宇凡抓着乐芙兰肩膀。

     顾亚伦看着手中照片,淡漠的眼神蓦然眯起。

     顾宇凡?

     他怎么会和兰兰在一起?

     “查到送件人吗?”冰冷的语气,问墨雨。

     “没有,监控也没有记录。”察觉到顾爷的冷厉,墨雨瞥一眼桌上的照片,神色一凛。

     “顾宇凡他在哪?”凝重的神色越来越冷,阴沉的眼眸微眯,显然是要爆发的预兆!

     墨雨:“应该在他的住处。”

     “把他叫到帝国酒店!”冷厉的声音不容刻缓。

     他敢动他的女人?

     是不是活腻了?

     继而转念一想,前段时间兰兰不是知道他是六年前的黑手吗?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不!

     兰兰是恨他的,不可能跟他有任何关系。这件事必有猫腻,而且他不相信兰兰会背叛他。

     帝国酒店vip包厢

     宽敞奢华的包厢内,气氛十分冷静。

     顾亚伦如尊贵的帝王,坐到外形类似龙椅的沙发上,两腿交叠,神色冷漠,有些不耐烦转动无名指上的戒指。

     ‘咔嚓……’包厢的门,被打开。

     顾宇凡依然一件黑色风衣,神色同样是冷漠的走到他面前。

     顾亚伦抬眸瞟他一眼,从公事包文件夹里拿出照片甩在桌子上。

     “你没有不解释的机会!”冰冷的语气,不带一丝温度。

     这些照片服饰来看,明显是乐芙兰生日那天晚上拍的,他相信乐芙兰,但他不相信顾宇凡,现在的顾宇凡,他猜不透,也不知道为何会这么做。

     顾宇凡瞟了桌面上照片一眼,勾着唇角扬起一丝嘲讽。顾天啸这只老狐狸!真是够卑鄙!

     只是、他没想到顾天啸出击的效率真是快。

     很明显,他是想让顾亚伦对他有分歧。

     顾亚伦见他不解释,眉头一拧,低声咆哮,“顾宇凡!我的忍耐是有限度!”

     他越是这样,他越是气极。

     顾宇凡冷笑一声,“解释有用吗?”就算他说是顾天啸的阴谋,他会信吗?

     他知道自己在顾亚伦的心里,早已失去信任。

     “你到底想怎样?六年前你伤害过她一次,难道这次还想插足我和她之间的感情吗?”顾亚伦彻底怒了,黑着脸,似乎竭力隐忍,周身的戾气让人发指,搭在沙发扶手上的双手,指尖抓出五条痕迹。

     凡事想伤害乐芙兰的人,他都翻脸不认人!

     “我没有!”顾宇凡有些语气不足反驳,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伤害乐芙兰。

     “没有?那六年前和这几张照片,你又作何解释?”顾亚伦本以为,他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然而经过这些事,才知道顾宇凡的城府是有多太深,深到连他都琢磨不透。

     解释?

     他真想听她解释吗?

     顾宇凡琥珀色的眼眸直视顾亚伦,“想知道为什么吗?”

     顾亚伦神色一凛,这是第一次看到顾宇凡这般真挚的神情。

     包厢里沉静十秒后,顾宇凡才缓缓开口,“那是因为我喜欢她!”

     是的、他喜欢她。

     这是他第一次坦诚,说出他内心压抑的感情。

     他不就是想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吗?现在、他应该很清楚了吧?

     闻言、顾亚伦幽暗的眼眸明显一闪,他怎么都没想到,顾宇凡会喜欢兰兰,为什么他就没有察觉?

     “什么时候的事?”搭在沙发扶手上的双手,攥紧拳头,青筋微凸,冷厉的语气,似乎压抑所有的情绪。

     “不重要。”是什么时候开始,顾宇凡并不想回答。

     包厢里又是一阵静寂,悄然无声的气氛,似乎弥漫一股压抑的火药味。

     一阵铃声,打破沉默。

     “说…”顾亚伦拿起手机,看也不看来电显示,一接起电话,只吐出一个说字。

     “呜呜…亚伦啊!不好了啦!”电话那头传来周丽华一边哭一边哽咽的声音。

     顾亚伦双眉一拧,怎么也没想到乐芙兰继母会打电话给他。

     “怎么了?”他问。

     “呜呜…亚伦啊!你快来医院吧!小灵出车祸了…”周丽华即焦急又是伤心的痛哭。

     周丽华随着两个女儿来到A市,举目无亲,乐芙兰的手机又没人接,所以她只能打给顾亚伦。

     小灵出车祸?

     顾亚伦神色一凛,立即站起身,“您别急…您先跟你我说说,目前在哪家医院?有没有通知兰兰?”

     周丽华吸了吸鼻子后,说:“我现在在xx医院,我给小兰打了半天电话,她也没接。”

     一想到乐芙灵满身是血,周丽华又忍不住呜咽。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赶过去。”顾亚伦挂下电话,头也不回冲出包厢,留下顾宇凡独自在那里。

     顾宇凡微微蹙眉,从刚才顾亚伦的语气中,明显察觉到是发生什么事。

     从沙发上站起身,悄然无声跟上顾亚伦的步伐。

     路上,顾亚伦给乐芙兰拨打无数电话,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暂时无人接听’。

     LX公司

     会议结束后,乐芙兰回到自己办公室,刚坐下准备整理文件,从公事包里拿出手机,这才发现有三十几个未接电话。

     皱了皱眉,她急忙给顾亚伦回拨,不到一秒电话就接通。

     “兰兰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电话那头的顾亚伦,语气明显非常焦急。

     “我刚才在开会,手机放在包里,怎么?发生什么事了?”

     是什么事让一直淡定的顾爷,也会有如此焦急。

     “你现在赶紧收拾东西,来LX公司大门等我。”乐芙灵的事,还是等她来了,他在告诉她。

     “哦,好…”察觉到事情严重,乐芙兰也急忙收东西,只是她没想到,面临她的居然是如此晴天霹雳的消息。

     乐芙灵这一次车祸,无疑是她人生中最自责的一件事。

     医院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手术依然进行,而周丽华坐在休息椅子上,早已哭成泪人。

     眨了眨干涩的双眼,乐芙兰抬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周丽华身边,“妈…会没事的。”

     周丽华一见到他们两人,顿时像抓住救命稻草般,“小兰,你不知道,当我看到小灵的时候,她满身都是血…”见到那样血腥,她这颗玻璃心几乎崩溃,想到还在抢救的乐芙灵,不由自主哽咽痛哭。

     “妈,别伤心,小灵会没事。”眼下情况,她只能这么安慰。

     只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如果乐芙灵没有替她回顾家,躺在里头的人理应是她,而不是乐芙灵。

     忽然、手术室里走出一个医生和护士,“病人失血过多,急需打量输血,你们看下哪位血型匹配。”

     “我是她姐姐…我跟她是同一个血型!”乐芙兰见他们出来,似箭一般急忙上前说道。“那行,先过来抽血…”护士把她带向静脉注射房。

     “你们医院血库就不会储存多一点相同的血型吗?”跟在身后的顾亚伦,显然十分不满。

     要不是紧急关头,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女人被抽血?

     “抱歉,病人大量失血,血库不够……”护士边抽血边解释。

     “没事,救人要紧!”更何况,里面躺着的是乐芙灵。

     顾亚伦黑着脸,看着从乐芙兰手臂中抽出的血液,心中不由得一紧。

     “要不试一试我的血型?”

     乐芙兰摇了摇头,许是被抽血的原因,嘴唇和脸色一下子苍白无比。

     “不是所有血型都可以的,我们已经联系各家医院,取得相配血袋,所以现在我们只能先从乐小姐这里抽三百毫升,进行输血。”护士细心解释。

     “三百毫升?”抽那么多?顾亚伦的脸色变得更黑!

     在她身上抽血,无疑在他心口扎针!身为一个男人,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却又不能帮上忙。

     “没事的,我能顶得住。对了护士,我妹妹她怎么样?”只要能就救乐芙灵,就算抽干她的血又如何?

     “还在抢救中…情况还不稳定。”

     一抽完三百毫升血液,确定符合后,护士急忙走向手术室。

     坐在凳子上乐芙兰,只觉身体像被掏空一般,眼前一阵灰暗,霎时失去知觉!

     “兰兰…兰兰…”顾亚伦眼疾手快,急忙扶住昏迷的乐芙兰,看到这一幕,他的心瞬间跳到喉咙,抱起昏迷的她,急忙冲出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