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7 大婚(二)
    迎亲路上,一切顺利,到了帝国酒店,两人开始向长辈敬茶。

     “爸…请喝茶…”乐芙兰举着茶杯端到顾老爷子面前。

     顾天奇看着眼前儿媳,眼眶微微湿润,眨着老眼,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

     “好…”接过茶杯,顾天奇喝口茶后,拿出一个红包放到她手上。

     当轮到顾天啸时,她有些意外。顾天啸不是恨顾天奇和顾亚伦吗?

     怎么今天也会来参加婚礼?

     他的出现,乐芙兰心里隐约感觉不对劲,这场婚姻恐怕没那么顺利。

     顾家亲戚较多,等她敬完茶,都已经到中午。

     顾家这场婚宴,几乎请来A市所有商业大碗、官宦、以及顾亚伦之前的战友。

     排场盛大,面子十足。同时酒店门口蹲满记者,只为第一时间得到爆炸性的消息。

     敬完茶,顾亚伦留下招呼宴客,而她则是回到私人包厢,换下重达二十斤的凤冠霞帔和手腕上的镯子。

     她穿好大红色旗袍,浑身一轻,比刚才舒服百倍。

     回到婚宴大厅,她一身红色凤秀花边旗袍,高贵典雅。玲珑有致的曲线,展示出完美的身材,天生惊世容颜,艳压群芳,惊艳全场。

     凡事来参加宴会的人,无一不震撼。有些藏在宴客中的记者,偷偷发表爆炸性新闻:顾家长媳,五千年历史上第一美人。

     这条新闻,点击突破上亿,瞬间上头条。

     然而,在乐芙兰还没走到大厅中心,突然一名男子急冲冲撞上她。

     嘭一声,她被撞到在地方,整个人有些狼狈。

     周围有个女人惊叫一声,“啊!新娘摔倒了!”

     声音较大,引来全场目光。

     乐芙兰皱了皱眉,缓缓起身,脸上保持镇定。可当她站起来的时候,所有的目光不是看向她,而是洒在地上的一小包粉末。

     “这…这不是甲基苯丙胺…冰…毒吗?”有个男子上前拿起透明的粉末!

     众人哗然,又有人疑问,“这…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这,可是在新娘身上掉下来的东西,难道说…”众人又开始纷纷猜测。

     顾亚伦脸色霎时变得阴冷,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你们是来参加婚礼?还是来胡乱猜测?”他扫了一眼周围的人,冷厉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众人见顾亚伦脸色不太好看,纷纷闭上嘴巴。

     顾亚伦和乐芙兰心里很清楚,一定是有人故意在她们婚礼上制造是非。排场盛大,宾客又多,而想加害他们的人,这次无疑是个好机会。

     婚礼上出现冰毒可不是小事,毕竟在场有官宦人物。

     “墨雨!把整个酒店所有出口封住,抓住刚才故意撞人的那个男子!”顾亚伦一声令下,墨雨赶忙去封住酒店出口。

     “还有你!”顾亚伦指着刚才在地上捡起冰毒的男子。

     那男子一震,知道自己一定是逃不了,索信承认,“顾爷,实在不好意思,我…我一直有瘾,刚才一看到这货,心里就犯痒。”

     “我顾亚伦大喜之日,竟敢这般张狂放不该有的东西,若不查清真相,我誓不罢休!”顾亚伦扫一眼坐在不远处的顾天啸,眼里充满狠辣阴鸷。

     竟敢在众人污蔑他的妻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约十分种,墨雨绑住一名男子来到现场。

     墨雨把男子拉顾亚伦面前。

     “顾爷,抓到嫌疑人。”

     “说!这货是不是你的?”他睥睨一眼那男子,语气冰冷。

     那男子低着头,不说话。

     “胆敢在我的婚礼上栽赃陷害我妻子,我看你是嫌自己命太长!信不信我有一百种方式,让你和你家人生不如死!”顾亚伦走到他身旁,语气极其阴狠。

     凡事冲他来可以,但想陷害他的兰兰,哪怕是婚礼见血腥,他也不会让乐芙兰受到一丝诬陷。

     那男子抬起头,眼神有些空洞,又有些慌乱。自知顾亚伦不是好惹人物,可他却被毒瘾诱惑,鬼迷心窍。

     “看在今日我大喜的份上,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他冷冷一喝,依然掩饰不住愤怒。

     那男子还是低着头不肯说话,抱着打死不承认的心态。

     这点、倒让顾亚伦有些失去耐性。要是平常,他铁定毫不留情让他吃棍子!

     乐芙兰走到那男子的面前,精致妆容的脸上微微一笑,“对付这种人,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顾亚伦疑问。

     乐芙兰依然淡定从容,高贵的气势,丝毫不输顾亚伦,“他既然有甲基苯丙胺,那他肯定是瘾君子,我们这里不是警察法医吗?只要我和他当场验血,自然就能得出结果。说不定还能顺便送他去戒毒所待上几十年!”

     那男子听到当场验证,显然有些慌乱,抬头瞥一眼不远处的身影,又急忙低下头。

     顾亚伦忽的一阵冷笑,搂住乐芙兰的腰,“还是老婆想得周到,咱们清者自清,当场验证也不错。墨雨,去准备用具!”

     那男子闻言,脸色霎时惨白,凹陷的双眼十分慌乱。

     不到十五分钟,墨雨就拿着抽血用具,来到他们面前。

     那男子一愣,脸色更加难看,当场抽血验证,他铁定会被送去戒毒所,那鬼地方…他想想浑身就哆嗦。眼见墨雨拿着抽血仪器,他急忙说道:“别…别…顾爷…我…我说…但你能不能放了我…?”

     顾亚伦挑了挑眉,眼神微闪,“只要你老实交代,我可以答应放了你!”

     男子微微激动,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笑意,“好,我说…我本来就是瘾君子,昨天有人给我五万和几包货,让我今天混入酒店,找个机会把冰毒放到新娘身上,可我一直找不到机会,只好趁着人多假装撞到新娘…”

     那男子一说完话,整个婚礼现场又开始一阵骚动。

     “天啊!谁这么狠毒呀!”

     “就是!真是太黑心了。”

     “我就说新娘那么美,怎么可能碰那种东西!”

     “我猜一定是有人忌妒新娘子,所以才使出这种卑劣的手段!”

     顾亚伦打了个手势,扫视众人一眼示意安静,周围的人也渐渐停止讨论。

     “顾爷,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是不是可以放我走?”那男子有些迫不及待的询问,这种场面,他还是赶紧逃走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