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7】顾天奇遗言
    墨雨和顾东铭走后,书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气氛有些凝重,顾亚伦先打破沉默,“你在怀疑他?”

     瞧着她高深莫测的眼神,以及刚才对顾东铭说的那番话,他不禁疑问,同时也猜到她心中的想法。

     “你不觉得,我们每次一查到新的线索,都会断掉或者走偏吗?”而顾东铭今天太过关心雪晴的举动,反而让她有些怀疑。

     顾亚伦点了点头,又满是质疑的反问:“可这、也不能证明顾东铭与这件事有关系,或许是对方太狡猾呢?”

     “但你不觉得他今天太过担心,关于雪晴的事吗?”乐芙兰又反问。

     她也不知为什么,总感觉、雪晴这件事跟顾东铭有着莫大关系。

     “但你别忘了,顾雪晴和顾东铭两人的感情向来就不错,而顾东铭从小到大都是姑姑在照顾。”

     就凭这一点,顾亚伦相信,一个男人在怎么狠心,也不至于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

     然而,他却太过高估顾东铭的人品。

     他的狼子野心,超乎想象!

     乐芙兰正向想反驳,恰好门口书房,传来一阵敲门声。

     叩叩叩……

     “顾爷,不好了,苏家大少也闯顾家!”门口传来墨风的话。

     苏家大少?

     乐芙兰和顾亚伦对视一眼。

     “应该是苏亦然!”她看向顾亚伦,“你们先忙,我去见他。”

     “嗯……”顾亚伦点了点头,也起身准备回房处理文件。

     乐芙兰走出书房后,刚来到客厅,苏亦然就迎面上来。

     “兰姐,这到底怎么回事?雪晴她人呢?”一见到乐芙兰,苏亦然就像见到救命稻草,急忙上前询问。

     关于顾雪晴那些新闻,他一点也不相信,更不相信顾雪晴会因为不雅照片的事,纵而跳楼自杀。

     乐芙兰微微蹙眉,看着焦灼不安的苏亦然,神色有些黯淡。

     她知道,他是因为顾雪晴的事,才会夜闯顾家。

     微微摇头,“目前还没有消息。”

     苏亦然闻言,脸色霎时变得阴沉。

     没有消息?

     “新闻上不是说雪晴因为不雅照片的事而轻生,这是不是真的?”颤抖着声音,泄露了苏亦然的紧张,此时他的脑海里,一遍遍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乐芙兰没有回答苏亦然的话,看着双眼赤红和憔悴的他,心里一阵唏嘘。

     雪晴被曝光不雅照片,没想到苏亦然还那么相信顾雪晴。

     而她的沉默,让苏亦然感到一阵崩溃。

     眉头几乎拧成一团,如果顾雪晴真如新闻上所说,从九楼坠下,那她岂不是……

     不!

     他不相信!

     顾雪晴那张清纯的笑脸,恍然变成惨白无助,侵占他所有意识和思维。

     他眼眸微眯,双手紧紧攥成拳。

     察觉到苏亦然的异样,乐芙兰轻轻拍着他的手臂。

     “别太担心,虽然还没有找到雪晴本人,但我相信她一定还活着。”

     苏亦然微微一怔,回过神看着乐芙兰。

     乐芙兰扫视四周一眼,细声安慰:“雪晴现在生死未卜,你现在要做的是,多派一些可靠的人去寻找雪晴踪迹,在秘密调查顾东铭一切动向。”

     苏亦然闻言,赤红的眼眸微眯,“你怀疑……?”

     “雪晴今天没有出门记录,能在顾家神不知鬼不觉失踪,随后一连接被爆出不雅照片和自杀新闻,可想而知,这个人的实力也是不可小觑,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

     能在顾家悄然无声把雪晴接走,又能在八卦周刊呼风唤雨,除了顾天啸和顾宇凡,那就只剩下顾东铭。

     虽然他怀疑过顾天啸和顾宇凡,但顾东铭今天的异常,更是可疑。

     “行,我一定会查出始作俑者。”苏亦然点着头,语气斩钉截铁。

     “嗯……保持联系。”看着恢复志气的苏亦然,乐芙兰淡淡一笑,眼神十分坚毅。

     她相信,他不会让她失望,也不会让雪晴失望。

     “哟!这不是小然吗?”远远的、传来苏琪尖锐的声音。

     苏亦然是苏家长子,也是苏家唯一男丁,而苏琪和苏亦然两人属于堂姐堂弟关系。

     而苏家、俗话说豪门恩怨多,两人的关系,则是、苏琪站在苏庆恩那边,苏亦然和她的母亲为一体。继而他和苏琪之间是对立关系。

     苏亦然瞟着苏琪微微蹙眉,并没有开口回应。他这才想起他母亲说苏琪是嫁到顾家!

     “小然,来了顾家也不跟姐姐打声招呼,瞧您和大嫂耳鬓厮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有什么见不得的关系!”苏琪冷嘲热讽的走到他们面前,不屑的看着他们。

     她没想到,苏亦然才回国没多久,就和顾雪晴还有乐芙兰搭上关系。看来她和他之间注定是对立关系。

     苏亦然听到苏琪这番话,脸色显然十分难看,“你说话注意点!这是顾家!”

     从小到大,他都不喜欢苏琪嘴贱的性子,没想到多年不见,还是老样子。

     “顾家怎么了?”苏琪不屑反问,“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如今顾天奇死了,顾丽敏昏睡不醒,她还有什么好顾忌呢?

     对于苏琪这副嘴脸,乐芙兰是早已见怪不怪,也懒得跟她争嘴上功夫。

     她轻轻拍着苏亦然的肩膀,笑道:“赶紧去忙你的。”

     苏亦然点了点头,随即离开了顾家。

     苏亦然走后,乐芙兰也准备上楼回房,在转身之际,不远处的女仆,小跑着上前来说道:“夫人,这钥匙在换下衣服里找到,不知您还有没有用……”

     钥匙?

     乐芙兰微微蹙眉,看着金色小巧的钥匙,她猛然想起,这是顾天奇临死前拿给她的小钥匙。

     这几天因为忙着顾天奇丧礼的事,她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

     拿过钥匙,她对女仆轻轻一笑,“谢谢,去忙吧!”

     “是……”女仆恭敬的点头,便离开了客厅。

     乐芙兰垂眸打量着手中钥匙,随即转身走向顾天奇的房间。

     而站在边上的苏琪,看到这一幕,眼眸微眯,抬起步伐,轻轻跟在乐芙兰的身后。

     来到顾天奇的房间,乐芙兰细细扫视周围。

     她记得顾天奇临死前,好像说了关于顾亚伦的事。只是让她感到好奇,到底是什么事,会让顾天奇临死前告诉她,却又特意交代别让顾亚伦知道?

     顾天奇的房间,所有东西依然保存完好,安静的气氛,莫名让人感到有些紧张。

     落地窗前、那张太师椅依然放在那里没有移动,记忆里,她记得顾天奇每天早上都会躺在太师椅上,晒晒太阳。

     然而、只是转眼之间,顾天奇却走了好几天。

     低头看着手中钥匙,她隐约记得,顾天奇是说床头、机密柜子。

     走到两米宽大床前,看着雕刻花纹复古的大床,伸手摸向床头,寻找开关。

     摸索一会,找到开关按钮,轻轻一摁,雕刻花纹的床头中间自动打开暗格。

     暗格里,有个金黄色宝盒,鬼斧神工雕刻的花纹,十分细腻精致,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珍藏品。

     她伸手拿出宝盒,放到旁边桌子上,宝盒盖子上有个小锁,她掏出钥匙插入锁孔。

     打开一看,里面还有密保箱,需要输入密码和指纹。

     乐芙兰微微皱眉,看着密保箱半响,随即输入顾亚伦的生日,第一层密码是对了,接下来是按指纹。

     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按指纹锁处一按,居然也开了。

     按理说,这个密保箱的指纹应该是顾天奇,可为什么连她的指纹都能解锁?

     打开密保箱后,里面是一叠资料,上面还放在一封信。

     乐芙兰拿起那封信,打开一看,竟是顾天奇的遗言。

     “小兰,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想必我已经不在人世。我这一世别无他求,只想你能好好陪着小伦共度此生。关于小伦的身世,原本我是打算带进棺材,永远埋藏。但、顾虑到顾天啸,如果某天他们真的涉及到生命威胁,我想请你帮我在最后一刻,阻止一切发生,毕竟顾天啸才是他亲生父亲!”

     顾天啸是顾亚伦亲生父亲?

     轰!

     乐芙兰只觉得脑海霎时一片空白,这一行字,就像一记重锤砸在她心口,让她感到一阵窒息。

     拿着信的双手,微微发颤,那双空洞的眼神,就像跌入无底洞的旋涡幽暗迷蒙。

     顾天啸怎么会是顾亚伦的亲生父亲?

     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微微回过神,继续往下看。

     “小兰,当你知道这个秘密,我知道你很难以接受,而小伦同样也不例外。所以我希望你能保守这个秘密,不到涉及到生命威胁,绝不公开。正因为他们是父子,所以我才把我名下股份全部转让到你名下。我知道我很自私的把你推到风口,可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和小伦着想。如果顾氏有什么不测,你可凭着另一份遗嘱,接任顾氏董事长。”

     接任顾氏董事长?

     乐芙兰无奈的自嘲,他就这么相信她,把顾氏交到她手上吗?

     ------题外话------

     推存好友文文:病少的鬼眼灵妻

     作者:细水

     简介:

     一次生死,一场重生,缘分如期而至。

     一次设计,一场邂逅,爱妻视如珍宝。

     林岑龄对他说:“你许我一世情深,我护你此生无恙。”

     尧台不以为然,笑道:“情深是什么?我只要你。”

     互宠双强,欢迎入坑。

     pk有活动,来吧来吧,快到怀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