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2】她该怎么解释?
    乐芙兰微微一怔,狠心?

     她狠心吗?

     清冷的神情有些恍惚,那张俊美却十分温柔的脸庞浮现在脑海,他的宠溺,他的呵护,他的照顾,她早已习惯。

     她又何尝不想呆在他的身边?

     “我有我的苦衷!”淡淡的语气透着无奈。

     九号的话,让将局面走向另一个方向。这一环扣一环的阴谋,看来是顾东铭早就已经布置好的局。

     “苦衷?”电话那头的林阡珏,好似听到天大笑话。

     “出轨还需要苦衷的么?”语气显然有些轻挑。

     “如果光靠眼睛去分辨事实,那我还能解释什么?如果没什么事就先挂了,我还要忙。”话音刚落,她便挂断电话。

     她不管林阡珏还是其他人如何误会她,她都不在乎,只要顾亚伦的身份不被戳破。

     只是,她走这一步,却全盘陷入顾东铭的局里。

     “怎么样?九号说了什么?”旁边一直默默不做声的顾宇凡,轻声询问。

     瞧着她这脸色,恐怕事情不太乐观。

     “他在亚伦面前颠倒黑白,并没有把我的话转达给亚伦。”也即是如此,顾亚伦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顾东铭的阴谋。

     顾宇凡闻言,神色黯淡。

     “估计,九号也是受到威胁,才没有把你的话说出口。”

     “或许是吧!”不然九号也不会遭车祸,这一切,还不都是顾东铭的阴谋!

     不!

     她不能坐以待毙,不能让顾东铭的阴谋得逞!

     凝重的脸色,化为平静,清冷的眼眸蓦然眯起,密睫下的锋芒说过一丝狠绝。

     顾宇凡就这么静静的望着乐芙兰,她的情绪转变,他看得一清二楚。

     世间百态,人性变换,时间流逝,过眼烟云。

     他知道眼前的乐芙兰不在是六年前,那个单纯无害的女孩,只是、无论她在怎么变化,在他的心中,永远都保存着,六年前那女孩对他微笑的样子。

     那时候,她就像一米阳光注入他的心窝,给他一片光明。

     不管是出于对她父亲的愧疚,还是因为六年前的情愫,无论她想要做什么,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

     ……

     南区别墅

     奢华的卧室舒适温馨,外头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耀在卧室内,给安静的气氛,添加一丝光彩。

     大床上仍然躺着昏睡的顾雪晴,眯成一条弧度的睫羽,长而浓密又好看。

     白皙的肤色,粉唇有些惨白,却仍然掩饰不住她清纯脱俗的气质。

     床边上,趴着睡熟的苏亦然,整整四天,他一刻未离开过顾雪晴的身边。

     十指相扣,他浑厚的手掌紧紧包裹着她的手,一刻未松过。

     躺在床上的顾雪晴,浓密的睫羽微微一颤,紧接着挣开沉重的眼皮,看着眼前陌生的装饰。

     睡眼朦胧,大脑的意识,还未反应上来。

     她想伸手揉眼睛,微微一动,这才发觉手被人握着。

     她这是在哪?

     阴间吗?

     而她这一动,刚好惊醒在熟睡的苏亦然。

     “雪晴……雪晴……”他抬头看着雪晴,有些不可置信的揉眼睛。

     这是他错觉吗?还是他还在做梦?

     “雪晴……你真的是醒了吗?”

     当看到苏亦然,顾雪晴眼神不由得一亮。

     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他十分憔悴以及满胡渣的苏亦然,她不禁微微皱眉。

     “亦然?这是哪?”

     瞧着他这副模样,该不会是和一起殉情了吧?

     苏亦然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是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嘶!’

     疼!

     疼就说明这不是在做梦!

     他激动万分的握着顾雪晴的手,眼眶有些湿润。

     “雪晴,你知道吗?在你昏迷的这几天里,我度日如年,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日夜,都盼望你能醒来,我真怕你就此离开我……”

     顾雪晴微微一怔,这样的苏亦然,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比起之前,他都是一副不在乎面瘫模样。

     只是,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没有死?

     可她明明是从九楼跳下的呀!

     急忙做起身躯,扫视四周,陌生的环境,并非她所熟悉之地。

     “苏亦然,我问你这是在那里?”

     苏亦然一愣,收敛起情绪,“这是顾爷南区的别墅,是兰姐把你送到这里的。”

     大哥的别墅?

     顾雪晴微微蹙眉。

     “难道我没死?”她满是疑问。

     她吃了那么多咪唑安定又从九楼跳下,怎么可能还活着?

     “傻瓜!你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听到她的话,苏亦然哭笑不得,十分怜惜的伸手抚着她的脸颊,眼里满是心疼和宠溺。

     “真的?”顾雪晴抓住他的手,语气有些激动。那双清澈的眼眸,泪盈于眼眶。

     原来,她还活着,而且,她还能在见到苏亦然!

     他环着她的细腰,紧紧把她禁锢在怀里,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恨不得把她揉入骨里。

     “雪晴,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再也不会让你有事,也不会让你离开我。”

     顾雪晴闻言,喜极而泣,缓缓抬头,看着憔悴的苏亦然,即使他此时满脸胡渣,可在她的眼里,依然是那么帅气那么的迷人。

     “你说的是真的?”

     “嗯!真的!”

     四目相对,眼眸里的柔情蜜意,漾起层层涟漪,亦如他们此时的心,狂跳而激动。

     苏亦然伸手轻抚着她的秀眉,以及脸颊,深情的眼神似乎要她刻在骨子里。

     低头吻上她的唇,千言万语,不急一记深吻。

     “唔……”

     先是温柔细腻的吻,而后愈来愈狂烈。

     霸道狂热的吻,让顾雪晴感到一阵窒息。她没想到苏亦然会有这么迫不及待,想起他们的第一次,她霎时红透了脸颊,有些羞涩的推搡。

     只是她抗拒,在此时失去控制的苏亦然眼里,典型的欲拒还迎,也不给她适应的机会,直接把她压在床上,解开她身上睡衣的衣扣。

     原本脸色苍白的顾雪晴,此时却红透了脸颊,像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在他身下一次次绽放。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亦然就像餍足的狼躺在顾雪晴的身侧,怜惜的轻抚着趴在他胸膛上的顾雪晴。

     “亦然……”累瘫的顾雪晴,脸颊上的绯色仍然未退,眯着眼睛轻声叫唤。

     刚才她跟他说关于顾东铭的阴谋,没想到原来大嫂和他早已知道。

     只是……她现在……

     “怎么了?”沙哑的嗓音,富有磁性。

     “你…你真的不介意,关于我那些新闻吗?”她现在声名狼藉吗?怎么配的上他?

     那些不雅照片的新闻,是她人生中的污点,以后无论走到那里,恐怕她都会被他人认为不检点之人。

     “傻瓜!那些不雅照片又不是你!我又怎么会介意?”如果他真的介意,那他就不会陪在这里整整四天。

     就算是她又如何?他依然还会爱她。

     他喜欢的是她的喜欢,爱的也是顾雪晴这个人。

     而且,他知道,她是受害者!

     “可是……我现在……”语气有些失落。

     他不介意,她很高兴,只是她总感觉她对不起他,配不上他。

     或许是她心里存在的阴影。

     “别想那么多,不管是我还是兰姐,我们都会还你一个清白。”

     “真的吗?”她像个小孩一样的疑问。

     “嗯!”他笃定的回应。

     提到乐芙兰,苏亦然缓缓做起身体。

     “你在躺一会,我去让人给送吃的进来,顺便告诉兰姐,你醒了的事。”

     “哦……好。”顾雪晴微微一笑,含情脉脉的眼眸,满满是不舍。

     苏亦然起身穿好衣服后,在她额头上一吻,便离开卧室。

     通知乐芙兰后,没过多久,顾宇凡便和她一起来到南区别墅。

     “雪晴……”刚踏入别墅大厅,就看到顾雪晴精神焕发的坐在沙发上,与苏亦然打情骂俏。

     “大嫂!”顾雪晴已经起身上前给她一个拥抱。

     “能在见到你们真好。”

     “傻瓜!这说的什么话!身体安康,能醒来就好。”乐芙兰宠溺的摸了摸顾雪晴的头。

     “大嫂,关于舅舅和顾东铭的事,你是不是知道了?”顾雪晴抬头疑问。

     “嗯!我知道。”乐芙兰点点头。

     “兰姐,前几天你和顾宇凡的新闻不会是真的吧?”苏亦然望着她身后的顾宇凡,神情有些凝重。

     虽然他相信他们之间的清白,可他们出双入对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怀疑。

     对于苏亦然的话,两人皆是无奈的笑。

     顾宇凡走到他面前,开口解释:“八卦这种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大嫂现在怀着孕,一个人办事不方便。”

     “那也就是假的?那顾爷吐血事件怎么解释?”也该不会是假的吧?

     苏亦然不禁皱眉怀疑。

     什么?

     顾亚伦吐血?

     为什么她不知道?

     “亦然,你说顾爷吐血了?”乐芙兰拧着双眉,神情十分担忧,怎么好端端的会吐血?

     “嗯!我也是听六号说的。”苏亦然点点头。

     他也很关心乐芙兰他们,只是,他一心记挂顾雪晴,根本没有离开卧室半步。

     乐芙兰闻言,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的神情,变得恍惚不安,满脑子都是顾亚伦吐血的画面。

     不!

     她得回去看他!

     转身,离开客厅。

     乐芙兰突然离开,让他们三人一愣,有些不明她的举动。

     “小兰,你要去哪?”身后的顾宇凡急忙追上前。

     “我要去见他!”短短几个字,包含她内心所有情绪。他若不安好,她又怎会安心?

     一听到顾亚伦吐血,她整个人就惶恐不安和惊慌失措,就像无头苍蝇一样没了方向。

     身旁的顾宇凡微微蹙眉,拉着她的手臂,走向停车场。

     “我送你!”

     她要去,他就陪她去!

     乐芙兰微微一怔,眼底的情绪十分复杂。只是,她现在的脑海里,只想着顾亚伦。

     回到顾家

     车刚开到顾家大门,就被守门的保安拦住。

     因为顾亚伦曾经下过死命令,不许顾宇凡踏入顾家。

     乐芙兰打开门下车,直接走进顾家。

     “小兰……你回来了?”坐在大厅里的顾丽敏,一见到乐芙兰,急忙上前搀扶。

     瞧着她微隆的小腹,她即紧张又兴奋。

     “姑姑,你醒了?”她答非所问。

     没想到雪晴和姑姑都醒了,本是应该高兴的,可此时一心念着顾亚伦,她却高兴不起来。

     “嗯,我也是今天刚醒,对了,我听墨雨说,你和宇凡的事,难道是真的?”顾丽敏疑惑不解。

     像宇凡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害死了顾天奇,小兰怎么还会跟他在一起?

     乐芙兰摇了摇头,“姑姑,一言难尽,我对亚伦的心始终不变。”

     如果不是为了隐瞒他的身份,她又怎么会答应顾东铭离开顾亚伦?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你知不知道,他两天过的像行尸走肉滴水未进,一直躲在书房里,不肯面对现实!”

     每每看到顾亚伦那颓废的模样,顾丽敏止不住的心痛。好好的一个家,如今死的死,散的散,仅是短短的时间,顾家就变成这种局面。

     她愧对顾天奇,没有照顾好顾家所有人。

     行尸走肉?

     滴水未进?

     乐芙兰震惊的看着顾丽敏,她真的没想到,她的离开,会造成顾亚伦这么大的伤害!

     “亚伦现在在哪?”她抓着顾丽敏的手,急切询问。

     “在书房。”顾丽敏回应。

     顾亚伦除了在书房,便是后院喝酒。

     乐芙兰闻言,转身疾步走向书房,而书房门口是墨风在守在。

     “夫人?”墨风满是惊愕的看着乐芙兰。眨了眨眼确定没有看错,他才露出恭维的笑容。

     “夫人,你可算是回来了。”

     乐芙兰牵强一笑,问:“顾爷是不是在里面?”

     “嗯!”墨风点点头。顾亚伦不许任何人进去,所以他只能守在外面。

     “我进去看他。”

     “嗯!”墨风拿出钥匙,打开书房内锁的门。

     门、缓缓打开。

     乐芙兰站在门口,看着一片狼藉的书房,不禁皱眉。

     这还是那个书香肃穆的书房?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个废品房!

     扫视四周一眼,却未见人影。

     刚走几步,脚下被不明物体绊到脚,身体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忽然一道身影,极速伸手揽过她的腰,把她扶稳。

     “亚伦?”明黄色的灯光下,她看着眼前满是胡渣颓废的男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邋里邋遢的男人,还是她所认识高傲冷漠至高无上的顾爷吗?

     她仅仅是离开两天,他却过得如此颓废,看到他这模样,那些对顾东铭的承诺,以及狠绝的心,通通抛到脑后,只剩下被千刀万剐过的心。

     鼻子有些泛酸,眼眶透着淡淡的薄雾。

     疼!

     心疼!

     疼得无法呼吸,她抬起白皙的手,想去轻抚他的脸庞,却被他狠狠推开。

     “你来干什么?”沙哑的嗓音,干裂暗沉,他阴沉着脸色,转过身背对着她。

     能在看到她,他即惊喜又很意外,只是……她的出现无非是在他心口上撒盐。

     他会躲在书房里,是因为他害怕面对没有她的日子。顾家四处都有她的气息,他生怕触景生情,而每一次关于她记忆,都会让他感到窒息的疼。

     曾经、说好的不会离开他,而如今她却毫不留情的抛下他,哪怕回头看他一眼也没有。

     “来看看……你。”轻声微颤,对于顾亚伦推开她的举动,心中漾起一抹苦涩。

     望着他落寞颓废的背影,她多想给他一个拥抱,抚平他所有的伤口,可是……她却不能。

     这一次,真的没想到,她的离开会造成他这般伤害。

     她以为有九号给他带话,他会理解她做法,然而弄巧成拙,九号不仅没有说出顾东铭的阴谋,反而加深她和顾亚伦之间的误会。

     “来看我笑话是吗?如果是,那么恭喜你,你已经看到了。”冷厉的语气,话中带刺,他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过得行尸走肉的日子,如她所愿了吧!

     “不是的……亚伦,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离开你,可是我有我自己的苦衷……”

     “苦衷?你是想说,你逼不得已离开我对吗?”顾亚伦转过身,赤红的双眼愤恨的怒视乐芙兰。

     “你以为这些借口,我就会像傻子一样相信吗?”他一二再三的相信她,可她那天却无情的抛下自己,选择顾宇凡。

     过去和她在一起的种种都化为镜花水月,一场梦一场空。

     甚至怀疑,她腹中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乐芙兰微微一怔,看着眼前失控的顾亚伦,以及他咄咄逼人的话,心中一阵发凉,脸上的神色逐渐黯淡。

     “难道,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我们连唯一的信任都没有吗?”

     “信任?”顾亚伦一阵冷笑,他那么相信她,无论别人怎么挑衅,无论外界新闻多么轰烈,他都相信她。

     可她呢?

     抛下他,只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

     这就是她所说的信任吗?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指着门口,他缓缓闭上猩红的双眼。

     多看她一眼,心中多痛一分。

     既然狠心抛下他,就不要回头乞怜他。

     最让他心寒的不是她不爱自己,而是明知他恨顾宇凡,她却选择顾宇凡!

     乐芙兰闻言,抚着小腹的手微微一颤,看着语气决绝的顾亚伦,心碎了一地。

     真是自作自受!

     如果隐瞒他的身份,必须付出这般代价,那么她就应该任由顾东铭公布!

     至少、他还相信她!

     如今百口莫辩,想要顾亚伦相信自己,恐怕只有拆穿顾东铭的阴谋,或许她和顾亚伦之间还有转机的机会。

     低下头,轻抚着小腹,而眼角的余光恰好注意到门口处的影子。

     当在抬眼时,那双绝美的双眸,锋芒毕露转瞬即逝。收起所有的情绪,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走!宇凡还在大门口等着我,我拿完东西自然会走!”话音刚落,她转身离开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