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3】不要提起她!
    顾亚伦身形一怔,眼眸微睁,那句‘宇凡还在大门口等着我’,就像一根无形的刺,扎在他的心口,疼得让他无法呼吸。

     垂直在两侧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始终站在原地,脚下就像生根一样,挪步开步伐。

     乐芙兰走出门口,随手把门关上。

     斜睨一眼站在旁边平静的顾东铭,脸色冷若冰霜。

     “原来你也有偷听嗜好。”

     现在的她和顾亚伦的关系,如他所愿了吧!

     顾东铭嘴角勾起冷笑,“大嫂这说的哪话?哦、不对!你现在不是顾家长媳!我可以不用叫大嫂对吧、小兰?”

     他们的关系,越僵越好,就好比现在的顾亚伦,天天呆在书房,对顾氏也置之不理,而他恰好可以趁机接管顾氏。

     乐芙兰没有说话,只是冷眸微眯,眼底透着对顾东铭满满的憎恶。

     就他这副笑里藏刀阴森的嘴脸,她始终有一天会把他撕破!

     转身,抬起轻盈的步伐走出大厅,只是没走几步,就听到顾东铭的冷嘲热讽。

     “这么着急走干嘛?既然来了,何不留下来吃完饭在走?”

     而站在大厅沙发边上的顾丽敏,误以为顾东铭是好意,也帮衬挽留。

     “对啊,小兰,要不吃完饭再走?”

     乐芙兰闻言,看向顾丽敏,抿嘴微笑,“不用了,姑姑,我还有事要忙。”

     如果不是因为顾东铭的原因,她或许会让顾丽敏见顾雪晴,可目前状况,她不能冒这个险。

     “那好吧,我随你。”顾丽敏露出慈祥的笑,也察觉到乐芙兰的脸色。她虽然不知道她和顾亚伦之间有什么误会,但她相信,他们一定有着他们自己的想法,而她都只能默默观望,什么忙也帮不上。

     乐芙兰微微点头,随即头也不回的走出顾家。

     ……

     翌日

     乐芙兰让顾宇凡在八卦周刊放出顾雪晴还活着的消息,关于不雅照片和绑架,纯属ps技术和炒作,而顾雪晴与苏家苏亦然宣布恋情,即将大婚。

     A市顾家与苏家商政联姻,一时之间,消息穿得沸沸扬扬。

     新闻一报道,顾雪晴和苏亦然便一同回顾家。

     顾家大厅迎接他们的只有顾丽敏和顾东铭。

     回顾家的仪式,十分高调,好似肆意声张一般。顾雪晴在苏亦然的陪伴下,一同走进顾家大厅。

     前脚刚踏入,就迎来一道审视的目光,顾雪晴知道那目光来自顾东铭。

     目不斜视,她看也不看顾东铭一看,走向她的母亲顾丽敏。

     “妈……我回来了。”笑魇如花脸上透着久别重逢的喜悦,双手环过顾丽敏的肩膀,与她紧紧拥抱。

     历经生死,让她更加珍惜眼前的一切。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顾丽敏拍着女儿后背,喜极而泣,只要她女儿平安,她觉得一切都不重要。

     “伯母您好。”苏亦然很有礼貌的向他们打招呼,今次他负责顾雪晴的安危,同时、也是向顾家提亲的名义来见顾丽敏。

     顾丽敏微微一愣,打量着苏亦然,那犀利的目光,就像把他全身脱光一样来审视。

     早上的新闻,她也看到了,只是突然一想到女儿要嫁人,她一下子就舍不得。

     “哦……妈,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男友苏亦然。”顾雪晴察觉到母亲的神色,急忙做着介绍。

     顾丽敏审视许久苏亦然,目光仍然灼灼,“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

     失踪了一个星期,第一天回来就带男人回来?

     还有没有把她这个母亲放在眼里?

     亏她天天祈祷,天天担心,感情这死丫头在外面混男人?

     “妈,我和苏亦然已经交往很久了,经过这次的事件,我决定要永远跟他在一起。”顾雪晴拉着母亲的手,语气有些撒娇却又十分笃定。

     “你这个死丫头!”顾丽敏板着脸满是不悦,虽然有些怪她太过主张,但事已至此,她也没什么好说,只要她平安无事,她心满意足。

     身后坐在沙发上的顾东铭,神色显然一凛,幽深的眼眸,透过一丝意外的情绪,他怎么也没想到,顾雪晴还活着。

     而更加让他意外的是,今早的新闻,她没有告发他,而且还带回来一个男人,苏亦然!苏家长子。

     “雪晴……几天不见,变漂亮了,难怪我们这段时间找不到你,感情你是跟苏少在一起?”他试探性疑问。

     顾雪晴闻言,清澈的眼眸微微一闪,仍然笑魇如花的回应。

     “这件事,说来话长,要不是东铭没保护好我,我怎么会遭绑架?”

     顾东铭神情一凛,自然知道顾雪晴话中的意思。

     “是是……都是东铭哥的错,可新闻上不是说,你绑架纯属炒作吗?这怎么能怪我?”

     “如果我不说炒作,难道东铭哥还希望我说出幕后黑手么?”顾雪晴似乎不甘示弱的反击,如果不是因为不够证据,她又怎能会不出真相?

     顾东铭脸色一沉,一时语塞,看着顾雪晴的眼神,多了一丝阴狠的警告。

     他没想到向来单纯的顾雪晴,居然会这般伶牙俐齿!

     “凡事都要讲究证据,如果你是真的被绑架,你大可说出幕后黑手。”

     “与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说我被绑架纯属炒作,也不为过。”要不是因为大嫂的计划,她又怎能咽下被绑架这口气?

     “看来,雪晴真的是长大了。你既然和苏家少爷在一起,怎么不通知我们一声?你都不知道墨雨和我,还有姑姑,都在为你担心!”话音刚落,顾东铭又打量着苏亦然,也不知道顾雪晴有没有把他的事告诉苏亦然。

     ‘通知顾家,那她岂不是死得更快吗?’

     顾雪晴眯着眼睛,有些愤恨的瞪着顾东铭。

     他不仅害死舅舅,还想杀她灭口,更可恶的还逼着大嫂离开大哥!

     这口气,她实在是咽不下。

     迟早有一天,她会揭发他所有的阴谋!

     苏亦然见顾雪晴神情异样,上前握住她的手。

     “我救下雪晴的时候,她还在昏睡状态,昨晚一醒来,我就带她回顾家。”他神情冰冷的看着顾东铭。

     瞧着这平易近人,沉稳内敛的顾东铭,没想到光鲜外表下,蕴藏着一颗阴狠的心。

     “哦?”顾东铭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不屑的嗤笑,修长的手中在沙发扶手上,轻轻敲打着。

     昨晚醒来,今早就回来?

     那这些新闻还是他们爆料的?

     “那敢问苏少在救下雪晴的时候,为什么不来通知顾家?”

     他这么一问,顾雪晴和苏亦然皆是一愣,显然没想到顾东铭会问得这么彻底。

     顾雪晴咬牙切齿,目光灼灼,如果不是大嫂把她安置在南区别墅,恐怕她早就落入他的魔爪!又怎么可能会急着通知顾家?

     站在身旁的顾丽敏,眼尖的察觉到气氛不对,以及顾雪晴的愤怒。

     拉着她攥紧拳头的双手,轻声问:“怎么了?”

     顾雪晴眼神一闪,看着母亲收起刚才的情绪。

     “没……我没事……”微微一笑,想掩饰情绪,可却掩饰不住眼底的愤恨。

     顾东铭见他们不回答,又继续说道:“还是说,苏少别有用心,并不打算通知顾家?”

     苏亦然闻言,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看着高深莫测的顾东铭,心想着雪晴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还好,他这次和雪晴一同回顾家。

     “姐夫这是说的哪话?我对雪晴确实别有用心,但,之前我向兰姐提过雪晴,兰姐说,为了能让雪晴安心调养,所以就暂住我家,这并不算没有通知顾家吧?”

     话音刚落,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这次来顾家,也是顺道看看琪姐,说来也奇怪,这段时间,家里的人都说联系不上琪姐,难道是琪姐出了什么事吗?”

     顾东铭闻言,眼神一凛,敲打着沙发扶手上的手紧紧攥成拳。

     他怎么把苏琪这该死的女人给忘了!

     虽说,他很讨厌苏琪,可她现在却是他明正言顺的妻子,她有什么闪失,他该怎么向苏家交代?

     “小琪她最近出国旅游,你看她也真是粗心,出国旅游,也没有跟苏伯伯吱声。”

     出国旅游?

     苏亦然闻言不禁冷笑,说起谎来,还一本正经!

     “哦!出国旅游呀?最近天气这么冷,她去哪个国家,那个地方旅游?”

     顾东铭幽深的眼眸,蓦然微眯,打量苏亦然的神色,又多了几分审视。

     难道,他知道苏琪失踪了?

     笑了笑,他回应,“说来惭愧,她还真没有告诉我,她去哪个国家旅游,而我近在实在是太忙,也没有询问。”话音刚落,忽然想起一阵手机铃声,顾东铭拿出手机一看,随即笑道:“你们聊,我先去忙!”

     起身走出大厅。

     顾东铭走后,大厅只剩下他们三人。

     “雪晴……怎么了?”

     察觉到他们两人神色异样,顾丽敏不禁开口询问。

     为何她总察觉到雪晴特别恨顾东铭?

     是她的错觉吗?

     “妈,没什么,以后不要跟顾东铭接近,尽量离他远点。”顾雪晴握住顾丽敏的双手,语气十分担忧的嘱咐。

     这次,她回顾家,也是十分涉险,但为了揭发顾东铭,她必须走这条路。

     顾丽敏皱了皱眉,疑惑不解的问:“为什么?东铭他挺照顾我的啊!”

     “凡事不能看表面,你相信我就是。”

     “哦!”看着女儿凝重的神色,顾丽敏只好点头。

     “对了,大哥在哪?”她问。

     “他在书房。”顾丽敏无奈的叹口气,都好几天了,他仍然在书房,不愿出来。

     “我和亦然去看看他。”她轻轻的拍着母亲的手。

     “好,你多劝劝他。”顾丽敏点了点头。女儿回来了,她这块心病放下了,可顾亚伦那里她还是放心不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解。

     书房

     经过墨风安排人收拾好书房后,书房又恢复以往的书香肃穆。

     一打开书房的门,就能看到顾亚伦坐在书桌前,埋头审核文件。

     边上的堆成山的文件,整整齐齐摆放在那,而此时的顾亚伦下颌仍然满是胡渣,浓重的眼袋,双眼赤红,显然是熬夜后的神色,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更加冰冷骇人。

     “大哥……”顾雪晴看着憔悴颓废的顾亚伦,心里一阵发酸。

     如果让大嫂看到他这模样,估计她会更加伤心,虽然她不知道大嫂为什么要执着离开大哥,但她知道大嫂并没有背叛大哥。

     顾亚伦微微一怔,并没有抬头看顾雪晴,“回来了。”

     简单的说了三个字后,又继续忙着手中文件,对顾雪晴和苏亦然更是无视。

     看着眼前的顾亚伦,苏亦然心中一阵唏嘘。

     他终究是有多爱乐芙兰,才会变得如此?

     那个叱咤A市的顾爷,竟然因为乐芙兰的离开,而变得如此颓废吗?

     甚至连门口都不敢出!

     “大哥!”顾雪晴走到书桌面前,喊了一声。

     “出去!”顾亚伦仍然没有抬头,只是语气十分冷厉,周身的气势蓦然变得冰冷骇人,像极了发怒的狮子,随时攻击他人。

     顾雪晴见他仍然执迷不悟,也不惧他骇人的戾气,直接伸手抢过他的手中的笔。

     “顾雪晴!”顾亚伦冷厉的站起身,那双赤红嗜血的眼神,阴狠的注视着顾雪晴,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狮子,蓄势待发!

     “大哥!你能不能振作一点?能不能好好想一想,大嫂为什么要离开你!”

     顾雪晴不顾他的发怒,直言不讳。

     如果顾亚伦在这么下去,不愿意面对现实,那顾家迟早会陷入顾东铭的手里!

     “我限你一分钟之内,滚出书房!”顾亚伦阴沉着神色,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怒吼。

     他需要顾雪晴来提醒他,乐芙兰是为什么离开他的吗?

     “执迷不悟!如果你在这下继续下去,大嫂还怎么回到你身边?”顾雪晴也是气极,如果换作是以前,只要顾亚伦脸色一沉,她都会胆小的避开,可是现在不同,无论顾亚伦在怎么凶她,她都不惧怕。

     “够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他隔着书桌,猛然伸手扼住顾雪晴的咽喉。

     乐芙兰是他的心病,也是他心中的痛。

     天知道,他多害怕接触到关于乐芙兰所有的一切?

     每每提到,亦如针扎在他的心口,让他疼得无法呼吸!

     而顾雪晴却一而再三在他面前提起!

     身后的苏亦然见状,急忙上前示意顾亚伦放开顾雪晴。

     “顾爷!你先冷静冷静!雪晴她也是为你好,才会这么说。”

     顾亚伦眼眸微眯,狠狠扼住顾雪晴脖子的手,仍然没有打算放开。

     顾雪晴掐的喘不过气,满脸通红。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团塞入顾亚伦手中。

     顾亚伦阴沉的脸色微微一怔,也察觉到顾雪晴的举动,这才缓缓放开她的脖颈。

     苏亦然见他松手,关切的扶着顾雪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顾亚伦,随即离开书房。

     他们两人走后,顾亚伦看着手中小小的纸团,阴沉的眼眸微眯,周身骇人的戾气,也逐渐减退。

     不屑的把小纸团扔到地上,缓缓靠坐在椅子上。

     仰头看在头顶欧式吊灯,耀眼的灯光,照耀在他的脸上,憔悴而落寞。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为什么会这么消极,甚至一些复杂的事,或者关系,他都想不明白!

     脾气越来越暴躁,警觉的意识逐渐消退,就在刚才就连顾雪晴和苏亦然进来,他都没有察觉。

     在工作上,一些复杂的文档和文件,他都是交给顾东铭处理。

     拿起旁边的茶杯,抿了一口,整个人的情绪稳定了许多,想起顾雪晴给他的纸条,还是止不住好奇,起身捡起那个小纸团。

     打开一看,只有简单的几句话:‘第一句:流沙不是沙漏。第二句:离婚协议书有假。第三句:防范顾东铭。’

     顾亚伦微微皱眉,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显然是出自乐芙兰手笔。

     那句:流沙不是沙漏。

     他记得,这是他们度蜜月的时候,互相许诺。

     他说:流沙不是沙漏,我对你的爱没有时间限制。

     她说:流沙不是沙漏,我会像风儿一样永远陪伴你左右。

     那天,是她第一次向他表白,那一晚,他们躺在星空下,相拥而眠。

     与她的那些记忆,想着想着、他嘴角扬起一丝幸福的笑意。

     只是现在……她却不在他的身边。

     第二句,离婚协议书有假?

     顾亚伦微微皱眉,她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

     他整个人浑身一震,目光有些呆滞。

     而下面这句,防范顾东铭?

     清冷的眼眸,蓦然眯起,想想最近发生的这些事,顾亚伦脸色不由得深沉!

     不行,他得去确认离婚协议书,如果真的是假的,那么乐芙兰仍然是他的合法妻子!

     想到这点,他整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亢奋。

     摸着下颌刺手的胡渣,他急忙转身离开书房,回自己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