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9】我是主我在上!
    她在想,恐怕这一天是顾歆可最难忘的一天吧!同时也是她这一生被乐芙兰拿来调侃的污点!

     “哦!那好吧!”金灿也无奈的笑着。

     她也没想到,顾歆可会这么黏金小智。

     “顾东铭的事,处理得怎么样?”顾宇凡问向顾亚伦。

     他第一天回顾家,就引来顾东铭,估计顾东铭是恨透了他们两人,才会不惜前来跟顾家同归于尽。

     提到顾东铭,顾亚伦和乐芙兰的脸色,不由得暗沉。

     他们知道顾东铭所犯的罪孽,死不足惜。

     但,念在同是兄弟的份上,他还是让法庭判了无期。相对顾东铭来说与其活着,其实比死了更痛苦!

     顾宇凡见他们沉默,也没有继续追问:“行了,你们自己处理,我先回房!”

     话音未落,他便转身离开,可没走几步,又停下步伐。

     “还不走吗?”

     三人一愣,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顾宇凡微微蹙眉,脸色有些不太好,语气也有些冷厉,“金小姐以后就住我隔壁,我方便替你上药。”

     “我……?”金灿有些呆滞的看看乐芙兰,又看看顾宇凡

     他说什么?

     住在他隔壁,方便上药?

     难道他真的要亲自照顾他?

     显然、她十分受宠若惊!

     “嗯!走吧!”顾宇凡退后几步,拉着她的手,走出顾家大厅。

     而乐芙兰看着他们两人这一动作,不禁失笑!

     顾宇凡、他这是转性了?

     不过,他要是能和金灿在一起,她也算了了却一桩心事。

     只是,她刚想到这,后面就传来顾亚伦的话,把她的幻想一一毁灭。

     “他这是在做戏给我们看而已!”

     “呃?”乐芙兰疑惑不解的回过头。

     “你怎么知道宇凡是在做戏?”

     为什么她感觉,现在的顾亚伦简直是超能?

     就拿下午的事来说,他怎么会知道那人是顾东铭?

     他怎么会知道孩子在东区别墅?

     还有、她明明记得他厨艺不咋地,可为什么做出来的东西这么好吃?

     还有,下午她明明没有介绍金灿和金小智,而他就像很熟的人一样,还知道他们的名字?

     顾亚伦指了指脑袋,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上前拉着她的手,上楼回房间。

     三楼主卧室,那是四年前他们的婚房。

     之前为了方便照顾孩子,她搬到一楼顾歆可房间隔壁。

     如今顾亚伦回来了,那她和他依然回到之前的房间。

     打开房门,里面的陈设一如既往,由于佣人每天都会打扫,所以房间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而每个角落,都充满他们之间的回忆。

     刚进门,对于那些疑问,乐芙兰刚想问出口,而顾亚伦却自己开口解释。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先听我说完的话,相信你会明白。”

     “首先,我必须告诉你的是,我并没有恢复记忆!”

     “什么?你没恢复记忆?”乐芙兰走到他面前,掰着他脸,震惊的左看右看。

     他没恢复记忆?

     那为什么记得顾家那么人?

     就连顾东铭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顾亚伦抓着她的双手,轻轻一笑,脸色又很快恢复正经。

     “说来也奇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通过人的瞳孔,能读取对方的记忆!比如……我为什么能记起你,也是通过你的记忆。”

     “啥?通过瞳孔,能看穿对方大脑的记忆?”乐芙兰更是震惊的看着他,一脸不可置信。

     难道真有什么特异功能?

     “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回国后,就陆陆续续出现,到最后只要聚精会神,就能看穿对方!”

     他也是打算今晚告诉她的,只是没想到其中会发生这么多事。

     乐芙兰又是一怔,微微退后几步,眼里的光芒渐渐黯淡,也透着几分异色。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恢复记忆,而是通过我大脑盗取,你才记起我?”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

     可怕到,让她怀疑他的身份!

     瞧着她失态神色,顾亚伦皱了皱眉。

     “兰兰,你别这样,我虽然没有恢复自己的记忆,但我有你的记忆就够了。”

     话落,他抬手抓着她的肩膀,语气真切和笃定,“记忆或许会有错,但我对你的心,毋庸置疑。”

     “还记得我们在h国第一天见面吗?那时,我的心就开始为你跳动。所以,我没有恢复记忆没关系,但对你是真心的,对你的爱,更是不用怀疑!”

     乐芙兰微微一怔,眨了眨黯淡的眼眸,他的意思是,即使他没有恢复记忆,但他的心依然爱着她吗?

     顾亚伦见她依然呆滞,抬手摁住她后脑,给她一个绵长细腻的吻!或许实际行动,更来的真切。

     他的吻,还是那么霸道,但霸道里时而又特别温柔,每一次碾转掠夺,都会让她感到一阵窒息。

     熟悉的吻技,熟悉的气息,即使他没恢复记忆,但没关系,他还记得他对她的爱。

     “亚伦……”她眯着眼,靠在他怀里。

     “嗯?”他宠溺的轻轻吻着她的额头。

     “你爱我吗?”是根据她爱他,他才爱她,还是他发自内心的爱她?

     闻言,他轻轻的微笑,低头附在她耳畔,温柔却又霸道的宣誓,“爱!我当然爱你!不管这一生有没有恢复记忆,我依然只爱你一人,而你永远是我妻我的主!”话落,暧昧的在她耳畔吹了一口气。

     揽过她的腰,打横一抱,走进卧室,把她放到两米宽的大床上。

     她搂着他的脖子,专注而神情的眼神与他对视。

     “你确定我是你的妻主吗?”

     “当然!”他双膝跪在她身侧,宠溺的刮她英挺的鼻梁,语气真诚而暧昧。

     “你是我的妻,亦是我的主,白天听你的,晚上听我的。”

     低下头,吻上她的唇,大手伸向她的背后,拉开礼服的拉链。

     她缓缓闭上眼,双手抱着他倒三角的背部,热烈回应他的吻。

     过去皆为过去,不管他有没有恢复记忆,她和他未来的日子,从今晚开始。

     衣物快速的褪卸,她翻身跨坐在他腰上,拉着他的领带,嘴角勾起邪魅的笑。

     “我是主!我在上!”

     顾亚伦闻言,笑得更加邪魅,“行!只要你的体力能撑得住,我不介意!”

     他愿意成为她的骑士任她差遣,只是,往往结果都是她累得躺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