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8】是睡同一个房间
    “记得,等会无论有多痛,千万不要动!”李医生拿好消毒水,话音未落就放到准备清洗。

     “唔……!”在消毒水碰到伤口那一刻,金灿只觉得背部就像被烙铁焚烫!疼得她差点失控跳起身!

     “别动!”李医生冷厉的喊了一声,她越动伤口就越痛。

     而旁边观看的顾宇凡,拧着眉头,也实在不忍看她背上的伤。

     缓缓蹲下身,他握住她的手。

     “你……”瞧着疼得脸色惨白的金灿,他一时词穷不知该怎么安慰。

     从她额头渗出的细汗,可见到底是有多痛!握住她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你……你叫金灿对不对?”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说的简直是废话!

     而金灿、从他握住她的手那一刻,对于她老说,这就是世界上最快的止痛药。

     那怕他说的是废话,她也觉得是世界上最有意义的话。

     “对!我叫金灿!黄金的金,灿烂的灿!”

     四年多了,第一次她在他面前正式介绍自己。

     “哦……很好听的名字。”他点了点头,也冲她牵强挤出一丝微笑。

     金灿只是怔怔的盯着他,一不说话,气氛就有些尴尬。

     而顾宇凡也察觉到她灼热的目光,一时大脑混乱,尴尬的低头。

     这一低头,恰好看到她手上中指有些淤青,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微微一闪。

     他记得、傍晚他找她的时候,好像不小心踩到她的手指。

     “手指还疼不疼?”他伸手抚摸她中指,语气极轻,就像的动作一样,温柔细腻。

     在这世界上,能让他露出温柔的目光,只有两个女人,第一个是乐芙兰,第二个那便是金灿。

     其实,他是知道金灿这个人的,乐芙兰曾经也向他提过,只是之前他的心里和眼里只有乐芙兰,容不下其他女人。

     而今、顾亚伦回来了,那么他这个备胎,也是时候做回正常的自己。

     “不疼……”望着他好看的五官,温柔的目光,即使在疼,对于金灿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

     她原本是不贪心的,只是她发现,她越来越贪心,贪心顾宇凡螚多看她一眼,能和她多说说话。

     即使明知道他心里有乐芙兰。

     “宇凡……你真的不记得我么?”她轻声问道。

     顾宇凡闻言微微一怔,抬眸对视她那双明亮的大眼,“你……不防说说!”

     不知怎的,一和顾宇凡对视,她紧张的低下头,不敢看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眸。

     许是因为心虚,许是因为怕他发现她对他的感情。

     “我是说……你还记不得四年前,有一次,我在xx广场母婴店门口,你恰好撞上了我?”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也是从那时候起,她的心里就住上他的影子。

     四年前的母婴店?

     他撞上了她?

     顾宇凡微微皱眉,记忆拉回四年前,那时他好像陪乐芙兰去母婴店买完用品,然后撞上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女孩。

     还有很多记者……

     他还曾经因为这些事,而上了头条,当时他因为顾东铭的事,并没有去理会,现在想来,原来那个女孩就是金灿!

     “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他淡淡回应,浅浅的笑着。

     他最有印象的一幕,是她除了那双大大的眼睛,还有当时窜进他风衣那一幕。

     向来不喜欢女人靠近的他,却不介意金灿的接触。

     “真的?”金灿的反应有些激动,而这一激动,就动到背后的伤,剧烈的疼痛,让她不禁倒抽一口气!

     “嘶……”

     顾宇凡见她拧着眉头,急切的问,“很疼?”

     她摇了摇头,惨白的脸色牵强的笑着,“有你陪着我说话,不疼!”

     “那岂不是证明,他比止痛药还要有效?”上完药后,李医生摘下口罩,不禁对她调侃。

     而被他这么一说,金灿脸上不由得泛红,弄得十分尴尬。

     顾宇凡没理会李医生说的话,轻轻的扶着她从病床上下来。

     “这几天不要碰水,要按时擦药!这样才会恢复比较快。”李医生一边整理着药物,一边嘱咐。

     “好……谢谢李医生。”金灿点头。

     “只是伤在背部,就比较麻烦,不过,我相信宇凡会处理。”李医生把药塞给顾宇凡

     虽然他没有插足顾家的事,但对顾宇凡的心思,可一清二楚。

     顾爷回来了,他还可能会继续照顾乐芙兰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金灿看着李医生把药拿给顾宇凡,脸上不由得有些尴尬。

     她从顾宇凡手中拿过药,微微一笑,“我自己会擦药,不用麻烦你。”

     只是药还没拿到手,他就冷冷的说道:“伤在背后,你怎么擦?”

     而且李医生很明显是让他帮金灿,他要是拒绝,岂不是显得他小肚鸡肠?

     “这……我会让小智帮我擦!”金灿脸色尴尬到极点。

     瞧着顾宇凡的神色,她误以为他不愿意,纵而不想勉强。

     “他还是个小孩子!”顾宇凡把药放到西装口袋里,随即扶着她走出医务室,顺道下了个命令。

     “这几天你就住在顾家,直到伤好为止,要是留下伤疤,你尽管过来找他算账!”

     “……”

     “……”

     金灿和李医生同时感到一阵无语。

     金灿没想到他会这么强势的要求她住下。

     而李医生则是感到很无辜,于是不服的辩解,“我必须提醒下,如果你没照顾好她,或者用药太过粗鲁,也是会导致留下伤疤!”

     他这话一出,就遭到门口的顾宇凡,一个极度冰冷的眼神!

     这不是明显暗示他要照顾好金灿么?

     两人出了医务室,就在顾家大厅遇到沙发上坐着的顾亚伦和乐芙兰。

     “怎么样?李医生怎么说?”乐芙兰一见到他们,就急忙起身询问。

     “没事,只是皮外伤!”金灿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那两个小家伙呢?”金灿疑问。

     “他们去休息了。”一说到两个孩子,乐芙兰脸上不自觉散发出宠溺的笑意。

     “他们真睡一起?”金灿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询问。

     “没呢!不过……是睡同一个房间!”顾歆可硬是要和金小智陪着睡,她才肯睡觉。

     所以,乐芙兰就在小公主房里,多放了一张床。

     她在想,恐怕这一天是顾歆可最难忘的一天吧!同时也是她这一生被乐芙兰拿来调侃的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