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2】
    乐芙兰闻言,提着的那颗心,听到不是朴秀雅男友,也缓缓放下。

     但、他却承认,他叫篮景墨!

     “篮景墨!你别望了那天晚上你答应过我的话!”朴秀雅十分气恼的瞪着顾亚伦。

     他明明答应成为她的人!现在居然敢当做这么多人的面前,武逆她?

     顾亚伦侧头看着朴秀雅眉头紧皱,脸色阴冷。

     “我没忘!”他是答应成为她的手下,而不是成为她的男友。

     “那我现在命令你,赶紧跟我走!”朴秀雅满是敌意的看了一眼乐芙兰,随即拽着顾亚伦匆忙离开。

     而顾亚伦虽然朴秀雅行为感到厌烦,但想想自己答应过她的事,以及她的救命之恩,只好跟着朴秀雅离开,并且,朴秀雅说好要带他回国,等会还得赶去机场。

     只是、刚才那女人……

     他不禁回头看她一眼,四目相对,她那专注深情的眼神,以及眉宇间那层忧郁,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感到有些心疼。

     乐芙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垂直在两侧的双手,紧紧攥着衣角。

     他明明就是顾亚伦,但他却说他叫蓝景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忘了她吗?

     四年了,她等了四年,不管他是不是朴秀雅的男友,还是真的叫蓝景墨,她都要把这一切弄清楚,也绝不会在放手!

     “兰姐……”陆子琪走到乐芙兰身旁,从她颇为偏激的神情来看,可能是受到那个叫篮景墨的男人,产生莫大的影响!

     不管是顾亚伦还是篮景墨,只要不是杀手卡伦就好。

     乐芙兰转过身,面无极度冰冷,走回到车上。

     周围的记者,也急忙拍摄和提问,但被那些保镖阻拦在身后。

     而在h国当晚,乐芙兰和朴秀雅两个女人争夺一个男人的新闻,纷纷登上头条,成为一时最热话题。

     回到车上,乐芙兰从包里拿出手机,发现有几个顾宇凡的电话。

     “小兰,你在哪里?怎么还没回酒店?”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顾宇凡急切的声音。

     按时间推算说,她是应该回到酒店,但他在酒店没有看到她人。

     “宇凡,我看到他了!”

     她这一句话,让顾宇凡沉默半响,他知道,她所说的他是指规顾亚伦。

     “真的吗?”

     “嗯!只是……”只是他现在叫篮景墨,而不是顾亚伦!

     “回来再说吧!我在酒店等你。”顾宇凡提醒着,刚好他也有些事要和她谈。

     回到酒店,总统套房里,顾宇凡和鹰九早已等久多时。

     “兰兰!”

     “乐总……”

     两人一见她回来,急忙起身迎接。

     而乐芙兰有些心不在焉的坐到沙发上,脑海里依然想着刚才与顾亚伦重逢的那一幕。

     “兰兰,你没事吧?”顾宇凡坐到她对面,焦急的询问。

     瞧她失魂落魄的模样,他心里慎得慌。

     乐芙兰回过神,摇了摇头,“宇凡,你能不能在帮我个忙?”

     在h国,相比势力,顾宇凡的势力倒比较广泛。

     “你说……”只要他能做到的,他会尽一切力量,完成她的需要。

     “我想查查朴秀雅,最重要是蓝景墨这个人!”她神情极为波动的看着顾宇凡。

     她想知道蓝景墨的资料,马上!立刻!

     她只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顾亚伦!

     “好!我让晓雨马上去查!”顾宇凡看着神情异样的乐芙兰,就猜到她所说的蓝景墨是顾亚伦!

     亚伦真的还活着吗?

     琥珀色的眼眸透着复杂情绪。

     他希望顾亚伦活着的同时,也希望蓝景墨不是顾亚伦。

     他知道他很自私,可是在感情里面,谁又没有私心?

     也或许,老天可怜他,在顾亚伦意外的这四年里,让他一直守护她。

     只是,他终究不是她一生的依靠!

     “乐总……”头一次见到情绪这么波动,以及心不在焉的乐芙兰,鹰九不禁心里暗猜。

     终究是什么事,让一向冷厉狠绝的乐总,变得如此,就连卡伦有没有抓到,她都没有质问。

     “呃……”乐芙兰看向鹰九,本想问什么事的时候,才起今天关于卡伦的事。

     眼眸蓦然一沉,神色恢复以往的冷厉,“卡伦追到没有?”

     “追了到!这次多亏宇凡的帮忙,连同夜风一并抓获!”鹰九回禀。

     还好顾宇凡及时出手,他才能一同顺利追到他们两人。

     “那他们招供了吗?”乐芙兰疑问。

     今天同时出现两个和顾亚伦极为相似的人,一个是杀手卡伦,一个是篮景墨。

     前者她一眼便能识破他心思,后者她一眼便能看出他身份。

     只是,现在想想,这会不会是那些幕后黑手,设计她的圈套?

     “从他们那里我们查到,卡伦身份是假的,长相是动过刀子,而真正的卡伦在前段时间,已经失踪。”

     “至于夜风,是被幕后黑手重金收买,才会叛变!但两人皆不知幕后黑手是谁,只知道那人穿着一件黑色卫衣,帽子盖住眼睛,口鼻带着口罩,几乎看不清面貌。”鹰九把知道的消息一并汇报。

     乐芙兰闻言,面色暗沉。

     到底是谁,处心积虑来杀她?

     “兰兰……从今天起,我会寸步不离保护你。”不是征求,而是告知。

     敌在暗,他们在明,那人这次失手,指不定又会无端派出杀手,他可不想重蹈覆辙。

     对于顾宇凡的话,她不禁微微蹙眉,如果他寸步不离保护她,那她岂不是没半点*?

     “在没得到关于篮景墨的资料前,我是不会回国。”乐芙兰也说出决心。

     虽然卡伦的事,她现在仍然心有余悸,但眼下,没什么事能比确定篮景墨身份,来得重要。

     “如果查不到消息,你就打算不走吗?”顾宇凡的语气,显然有些蕴怒。

     “你知不知道,他们会在这边行动计划,就是因为这边安全措施做得不够!”虽然他现在是多派人手保护她,可他仍然不放心。

     毕竟,她多呆在这里一天,就代表危险一天,况且,国内A市是她的地盘。

     乐芙兰看着蕴怒的顾宇凡,微微蹙眉,清冷的眼神里,有些黯淡。

     “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等不到关于篮景墨的消息,她又怎会安心离开?

     顾宇凡了解她心思,本想说这一切晓雨会查时,手机突然想起。

     “晓雨……”来电的是他的助理晓雨。

     “爷……查到了!”

     “说!”

     “朴秀雅今年二十七,连续两届影后,男友安杰,在前几日刚分手,这几年一直在国内发展较多。”

     “篮景墨,晓雨再三调查,发现没有这人身份,根据朴秀雅家里女佣介绍,蓝景墨是朴秀雅四年前救下的患者,昏睡四年,在前几天刚醒来!”

     顾宇凡闻言,情绪十分激动,眼底满是震惊,就连说话都有些发颤。

     “你……你确定吗?”

     “千真万确,另外,他们好像已经买好机票,准备回国!”晓雨暗沉的语气,十分笃定。

     “好!”

     挂下电话,顾宇凡整个人有些失神。

     昏睡了四年?

     那也就是这个篮景墨真的是顾亚伦!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有些怪怪的,很激动,但又很难过。

     “宇凡?”瞧着他神色不对劲,乐芙兰不禁喊了一声。

     “是晓雨的电话!”他抬眸看着乐芙兰,琥珀色的眼眸情绪十分复杂。

     “是查到他们消息了?”她急切疑问,清冷的眼眸闪过几许光芒。

     “晓雨查到,篮景墨是朴秀雅四年前意外救下的人,而篮景墨昏睡了四年,也就前几天刚醒!”顾宇凡把晓雨的话重复一遍。

     乐芙兰闻言,浑身一震,那双绝美的眼睛,死死盯着顾宇凡,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几乎抓出几道痕迹。

     是他!一定是他!

     她猛然站起身,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马上见到他!

     “兰兰!”顾宇凡急忙叫住。

     瞧着她这神情,他就知道她是要去找他。

     “他和朴秀雅已经回国了!”

     “什么?”她身形显然一顿,不确信的看着顾宇凡。

     “他和朴秀雅已经回国了!”顾宇凡也站起身,再次郑重的说道。

     那她现在应该肯回国了吧!

     “机票!机票!”她整个人有些手足无措,嘴里一直叨念。

     “我要回国,鹰九你立马去买机票!”话音刚落,她急忙跑回卧室收拾行李。

     瞧着这一幕,顾宇凡嘴角勾起一丝无奈的笑。

     看来,她已经进入疯狂的阶段。

     ……

     富丽公寓

     回到国内,朴秀雅带着顾亚伦来到富丽公寓住处。

     “这里有多余房间,你就住在这里!”朴秀雅丢下一句话,随即就离开房间。

     顾亚伦以为这是她给他订的房间,所以也就没有推脱,直接入入住。

     而朴秀雅出门后,则是按起隔壁门铃。

     叮咚…

     叮咚…

     房里正在哄孩子吃饭的金灿,摸了摸他的头,“小智,你在这里好好吃饭,妈妈去开门。”

     “嗯!”金小智乖巧的点头,在桌上大口大口的吃饭。乌黑的小碎发,一双漆黑狭长的凤眼,五岁大的孩子,不像其他孩子纯真无邪,反而眼底精明而老成。

     金灿身穿着家居服,起身去打开门,只是门一开,一记耳光毫无预兆的打在她脸上。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亮而极重。

     ------题外话------

     各位阅读宝贝,二更在推迟一点。

     这几天我家孩子发烧,昨晚凌晨12点又去了医院,等到4点!

     抱歉,二更还差一点字,晚一点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