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3】偷窥她隐私?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亮而极重。

     金灿被突入袭来的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差点跌在地上。

     而正在吃饭的金小智,皱着眉急忙跑到门口,扶着金灿。

     “秀雅阿姨!你为什么打我妈妈!”

     他用小小的身体挡在金灿面前,脸色十分恼怒。

     朴秀雅没有理会金小智,一开口就对金灿咒骂。

     “你这个表里不一的小贱人,枉费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把你当做好姐妹,而你却在背后使阴招!”

     金灿皱着眉,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朴秀雅。

     “姐姐,你这是干什么?”

     无缘无故就甩她一记耳光,还不分青红皂白骂她?

     “还装!你以为你所做的事,我就不知道吗?如果你是嫉妒我,我们大可公平竞争,可你有必要为一个角色,使下三滥的手段?”

     金灿更是拧着双眉,面对朴秀雅的唾骂和指责,感到十分委屈。

     “姐姐,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什么角色、下三滥手段?

     她这是闹哪样?

     “不明白?”朴秀雅勾着嘴角,眼里满是厌恶和不屑。

     “你敢说你没接到更换角色的通知?你敢说不是你抢了我的角色?”

     金灿闻言,微微一愣,“是……我是接到更换角色通知,但我并没有抢!”

     她昨天突然接到通知,虽然很诧异,但她以为是朴秀雅档期冲突,也就没有给她打电话。

     现在倒好,她却说她抢她角色?

     “还狡辩!”朴秀雅见她还不承认,气得扭曲一张脸,随手又想给她一巴掌,却被金小智一把推开。

     “你这个坏女人!不许欺负我妈妈!”他张开双手护在金灿面前,一脸老成的神色,气势格外凶悍。

     金灿见这一幕,心中不由得一暖,脸色那些不愉快神色,也随着消散。

     “姐姐,我不管你是在哪里听到流言蜚语,但我必须声明,我没有抢角色,是正常接到公司通告。”

     朴秀雅瞧着她们两母子这气势,心下更是气恼。抬在半空在的右手,高高悬在,却又不忍心打在金小智脸上。

     “是,你是正常接到公司通知,可谁知道你私底下,有没有挑唆你的靠山?”

     “靠山?”金灿笑了笑。

     “我一穷二白,脚踏实地的赚孩子生活费,哪来的靠山?”

     除了一个市长老爸,她哪来的靠山?

     再说,她老爸都已经不认她这个女儿。

     “没靠山?乐芙兰不是吗?难道你敢说你不认识乐芙兰?”朴秀雅冷冷质问。

     兰姐?

     金灿微微皱眉,“我是认识兰姐,但我……”但她从来就没有靠乐芙兰这层关系,这句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朴秀雅打断。

     “得!别解释!”朴秀雅阴冷的瞪着金灿。

     ‘兰姐’这么亲密的称呼,她都叫上,还想在她面前狡辩什么?

     她朴秀雅的尊严,岂是她能践踏?即使她拿了主角又怎样?

     她一个国际影后可能给她当绿叶?

     笑话!

     她配吗?

     “从今天开始,你金灿再也不是我朴秀雅的妹妹!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话音刚落,她不等金灿解释,高傲的转身离开。

     金灿张着嘴想解释,可话还没说出口,朴秀雅就回到隔壁房里。

     这到底怎么回事?

     朴秀雅怎么会突然发神经说她抢角色?

     “妈妈,还疼不疼?”金小智拉着她的手臂,关心的问。

     金灿摸了摸他的头,“不疼了,等会哪点冰块敷敷脸!”

     看着懂事贴心的金小智,心中无比温暖。

     看来当初她的觉得是对的。

     “那小智帮妈妈敷脸……”他拉着金灿的手,走向厨房冰箱。

     “好!妈妈听小智的……”

     ……

     正在整理客厅的顾亚伦,看着火气冲冲的朴秀雅,不禁皱了皱眉。

     “什么事?”

     “还不是隔壁那个贱婊子,抢了我的角色,还在装纯!看到就火冒三丈!她以为抢了这个角色,她就能登天吗?就能拿到影后吗?简直痴心妄想!LC永远只有我这个影后,她永远也只能是衬托别人的绿叶!”

     朴秀雅气急败坏坐到沙发上,一进门就狂喷吐嘈!完全没有注意到顾亚伦阴沉的脸色。

     “我是问你找我有什么事!”而不是听她疯言疯语,对于她那些八卦,他没兴趣!

     朴秀雅微微一愣,疑问:“什么找你有什么事?有事吗?”她拧着眉,满腔怒火无处发!

     “没事?那你进来干嘛?”顾亚伦皱着眉,面色更加深沉。

     “这是我住的地方,我为什么不能进来?”朴秀雅摊手疑问。

     面对顾亚伦这个问题,感到好笑。

     这是她的房子,她不住这里,那住哪里?

     她住的地方?

     顾亚伦闻言,脸色已经黑到极点。

     “你意思是你住这里?”他再次确定的疑问。

     朴秀雅没好气的冷笑,“喂!哥哥,我不住这里,住那里?”

     他这是怎么了?

     脑袋秀逗了?

     顾亚伦闻言,把手中的杂志丢到沙发上,随即拿起西装外套,直接走出房门。

     “喂!你干嘛?”

     顾亚伦拿着外套披在肩上,阴沉着脸色没有回应她,换好鞋子,准备出门。

     “喂!你去那里?”

     朴秀雅见他依然没有回应,急忙站起身,怒声咆哮!

     “篮景墨!”

     “你到底在干嘛?”突然一声不吭就走,还这么无视她?

     顾亚伦站在门口顿了顿,微微侧头,冷冷说道:“对女人,我有洁癖!东西,我明天过来拿!”

     话音刚落,‘嘭’一声,关上门。

     对女人有洁癖?

     朴秀雅气得抓狂,随脚狠狠踢着鞋子,却不想踢在鞋柜边上。

     “噢!我的天!”她弯着腰捂着脚,疼得眼泪狂流。

     她这是倒了什么霉?

     连鞋柜都欺负她?

     先是金灿那贱婊子,现在连蓝景墨都甩她脸色?

     ……

     从朴秀雅房间出来后,顾亚伦就走出富丽公寓。

     对于朴秀雅,不管她为人如何,于他来说始终是恩人,仅此而已。

     晚上八点,秋风萧瑟,公园边上明黄色的路灯,照耀在他的身上,微微拉长身影。

     站在十字路口,看着熟悉的路线,他缓缓闭上眼,脑海逐渐浮出密密麻麻的路线,甚至是整个A市地图。而每一条路线从模糊到清晰,只是那些地名太多,如果要记住,就必须每一个经过大脑扫描,方能记住。

     忽然,一道刺眼的车灯,照在他身上。

     狭长的眼眸,瞬间挣开,那双暗绿色的狼眼,在明黄色灯光中,显得非常诡异,仅是一瞬间,又恢复正常,好似从未发生过。

     打开车门,下来的人是乐芙兰。

     在回国之前,她就让墨雨调查朴秀雅住处,一下飞机,就直接来过来这里,但她没想到,在路口就碰上他!

     她走到他面前,依然是无声的拥抱,紧紧环住他有些精瘦的腰。

     在这一刻,她的那些彷徨无措,以及所有波动的情绪,随着拥抱而消散,就连那颗疯狂跳动的心,也随着恢复规律。

     她不管他现在是什么身份,在她的心里,他就是她想了四年,等了四年的顾亚伦!

     顾亚伦依然站在原地,对于她突然的拥抱,好似早已预料。原本冷傲的神色,此时竟然有些动容,垂直在身侧双手,微微一颤,想抬手回以拥抱,但在悬在半空中,随即还是选择放弃。

     他知道他们会在相遇,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你……来找我的?”他垂眸瞥一眼怀中的女人。

     乐芙兰微微一怔,缓缓挣开眼,仰着头与他四目相对。

     看着那专注深情的眼神,以及那黑曜石般的瞳孔,仿佛有股电流一般,激发他大脑神经。

     让他意外的是,通过她的瞳孔中,他好似能看到她的记忆,仅是一瞬间,她今日的记忆,就像放电影快速吸收到他的脑海里!

     这怎么回事?

     这怎么回事?

     他是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但刚才那一幕,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他的幻觉?

     乐芙兰见他闭眼拧着眉,急问:“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再次睁开眼与她对视,然而这次却奇怪的没有刚才那一幕。

     难道真是他出现幻觉了?

     “你今天……在飞机上去洗手间时,是不是忘记带纸巾?”为了证实是不是幻觉,他开口疑问。

     只是这话一出口,就感觉怪怪的,好像是变态狂,在偷窥她的*。

     乐芙兰闻言,显然一愣。

     她退开他的怀抱,凌厉的眼神审视着他。

     “你……你怎么知道?”

     这么隐秘和细小细节,他居然会知道?

     “我……猜的!”顾亚伦的神情,十分怪异。

     而事实证明,刚才那一幕,显然是真的。

     只是,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一幕呢?

     他凝重的神色里,若有所思,对于刚才那一幕耿耿于怀。转身、有些漫无目的的走着。

     只是还没走几步,就被乐芙兰拽住手腕。

     “不许走!”

     她专注而冷厉的目光看着顾亚伦,满腔疑问直接开口。

     “我问你,朴秀雅是不是在大海中救下你?”

     顾亚伦微微蹙眉,点了点头。

     她怎么会知道?

     听到他这答案,乐芙兰显然有些激动。

     “那你是不是昏睡了四年?”

     “对!”顾亚伦依然淡漠的回应。

     “那你右小腿上,是不是有枪伤?”

     “是!”顾亚伦的神情,也跟着凝重。

     “那你是不是忘了过去?”

     顾亚伦再次点头,以为她还会继续问下去时,却看见她笑了,笑得很漂亮,笑得很好看,只是、笑着笑着,突然却哭了!

     ------题外话------

     很抱歉,这一更刚才,才开始写。

     陪小孩做游戏,玩了很久,她才肯睡觉。

     由于昨天她发烧到39。9c,简直把我吓坏了,三更半夜就去医院。

     跪求大家谅解!

     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