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8】做点什么?
    某某公园

     在A市转了一圈,两人来到公园歇脚。

     许是顾亚伦之前吩咐的原因,此时安静的公园空无一人。而那片绿荫柔软的草地上,躺着两个身影。

     旁边的明黄色的路灯,有些昏暗,但夜空中绽放的烟花,在空中璀璨夺目,那闪耀的光芒,照耀在他们的脸上,亦如他们的笑容,美丽而张扬着幸福。

     今天、是他们五年纪念日……

     “兰兰……”他从草地上做起身,看着身旁的笑得好看的女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

     “嗯?这是什么?”乐芙兰望着他手中锦盒,有些疑惑。

     瞧着那精致的盒子,该不会又送给她戒指吧?

     顾亚伦没有回答她的话,轻轻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非常精致的脚链。

     “这……”她伸手拿起那条脚链,做工精细,简单却不失特色。

     “脚链!喜欢吗?”

     “喜欢!”无论他送什么,他都喜欢。

     “那我帮你带上。”

     “好……”

     顾亚伦擒着她的脚腕,放到自己大腿上,解开脚链,随即动作极度温柔的戴上。

     “对了,你怎么记得,今天是五年纪念日?”她躺在地上,抬起脚,看着那好看的脚链。

     “当然,你自己不是也知道吗?只是你没有去想而已!”语气温和平淡,含情蜜意的眼里满是宠溺。

     “好吧!”他不在她身边这些年,她一直不敢触碰那些记忆,只记得他走的那天。

     “这么晚了,你不打算回去么?”今日,他给她惊喜太多,以至于她很不舍,可毕竟已经夜深。

     “五年难得一次,你舍得离开么?”他擒住那晃悠的小脚,在她小腿上轻轻抚摸,嘴角那抹笑意,亦如璀璨的夜晚,好看却带一丝邪魅。

     “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过夜?”她收回脚,做起身,清澈见底的眼眸,如皎洁的月光,柔美而明亮。

     “你说呢?”他挑了挑眉,伸手搭在她腰上,“难得五年一次的纪念日,你就不想做点什么么?”低沉的嗓音富有磁性,那双好看的眼眸,漾起一丝戏谑。

     “做什么?”她眼眸一亮,满脸饶有兴致,难不成,他还有什么惊喜吗?

     顾亚伦思忖半响,扫视着安静的四周,凑到她耳边,“比如……取悦我?”

     “切!”她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还以为他有什么惊喜,原来又想一些不正经!

     瞧着她一脸不屑,顾亚伦微微蹙眉,右手扣住她的后脑,在她耳畔吹了一口热气。

     “听说……野、战也很刺激,难道你就不想试一下?”

     ‘噗!’

     野、战?

     霎时、她脸上一阵酡红,亦如熟透的蕃茄,馨香诱人,略带青涩。

     野、战这么疯狂的事,亏他想的出来!

     可暗自腹诽,她和他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好害羞呢?

     什么厨房、浴室、车震、现在估计就野、战没试过吧?

     顾亚伦见她低头沉默,以及酡红诱人的脸色,以为她是害羞,语气极度温柔的给她定心丸。

     “不怕,这片公园我早就包场,很安全!”在他们来的时候,他就让墨雨来这里清场,保证连一只苍蝇也难以进入。

     乐芙兰微微一怔,抬眸诧异的看着顾亚伦。

     “好啊!原来你是早有预……唔……”谋字还没说出口,她的唇就被他攫住。

     他的吻,有些霸道和急切,粗暴的吮吸,惹她有那么一秒眩晕。

     而她两手抵挡在他的胸前,每次本能的反抗,最终无效,反而攀上他的脖颈,回应他的吻。

     夜空依然放着烟花,而每次的绽放,那璀璨美丽的光芒,却不急那对纠缠的壁人来的夺目。

     绿荫为床,烟花为被。

     春色满园,旖旎暧昧。

     ……

     顾家

     翌日,饭桌上,顾亚伦和乐芙兰坐在主位,而顾丽敏坐在右边身侧,顾宇凡则是挨着顾丽敏身侧,金灿却和小可小智搭边坐。

     顾家吃饭向来没多大规矩,加上两个孩子,气氛就更加热闹。

     顾丽敏身为长辈,除了关心孩子,就是催促顾宇凡结婚。

     “宇凡,你也老大不小了,姑姑认识一个朋友,要不下午我介绍给你认识?”

     顾丽敏的话,不仅顾宇凡微微一愣,连同金灿也微微一怔,但金灿却很快假装若无其事,给孩子夹菜。

     “姑姑,我不急。”淡淡的语气,平淡无波。

     结婚、这次词,他从来就领会过。

     “都二十八了,还不急!再过两年就三十岁了!你看看亚伦,孩子都会叫叔叔了!”顾丽敏又开始一阵唠叨。

     “就是啊!宇凡叔叔,你要是在不结婚,我可就要结婚!”顾歆可一副大人模样,语气十分老成。

     众所周知,顾歆可向来是语出惊人,只是她这句话,仍然让乐芙兰口中的饭差点喷出口。

     “喂!顾歆可!你才几岁啊?”这么快就想嫁人?

     “哎呀!妈咪,我只不过是帮姑姥姥,故意打击宇凡叔叔!”顾歆可白了乐芙兰一眼,那鄙视的眼神,很明显是指‘你是白痴么?’

     遭到白眼和鄙视,乐芙兰一下子感到十分受挫,气得七窍生烟!

     “顾歆可!”她怒吼一声。

     顾歆可皱了皱秀眉,疑惑不解的撅嘴。

     “妈咪……你怎么了?”

     “……”

     瞧着她一脸撅嘴委屈模样,乐芙兰更是抓狂!

     这段时间,一直都是顾亚伦带顾歆可,现在倒好,卖萌装傻,装模作样,样样会!

     “好了!兰兰,赶紧吃饭吧!”顾亚伦用手肘轻轻碰着乐芙兰,示意她别跟小可计较。

     回过头,她瞪着顾亚伦,“肯定是你教她的!”

     连她都敢鄙视!

     “我教她什么?”顾亚伦斯斯文文吃着饭,顺道给她夹菜。

     “翻白眼!”

     “你见过我翻白眼吗?”

     “……”乐芙兰想了想,好像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