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一线生机
        绊到龙华的是一具白骨,肉身已经腐烂得殆尽,身上零零碎碎看不清面目的布条胡乱的裹在身体之上。看样子这具死尸已经存在了有些年头。

         顺着脚下的白骨往前看去,竟有不下百余具如此白骨相互堆积,向长廊的尽头延伸着。而且越向前的方向白骨越是密集,目之所及之处已经堆成小山一般。

         龙华虽心思缜密颇为沉稳,看到此景也不由得心头一沉,隐隐有些反胃。

         勉强趟着白骨向前走不出几步,便看到了长廊的尽头是一扇石门。

         莫非这就是出口!

         然而一声长叹从龙华口中传来,他的心已完全沉了下去。

         望了望身旁的一具具白骨,龙华再次摇了摇头,转身离开探索着长廊的其他地方。

         时间悄然而逝,这幽邃而深长的长廊也已被龙华反反复复探寻过多次,却依旧毫无结果。

         “莫非真该命当如此?”这个想法划过脑海后,龙华反倒是有些淡然了。

         “既来之则安之,若是真当如此,愁也无用。若是尚有机缘,愁眉苦脸的反倒是发现不了其中奥妙。”

         龙华本就不是一个郁郁寡欢之人,想到这里心态反而更加平静。

         “总觉得这长廊之中有些不对头,尤其是看到那些白骨之后,可是……不对在哪里呢?”平静下来的龙华干脆直接坐到地上,脑中犹如放电影般回忆着从第三道天劫开始,到坠入长廊再到如今的种种,心中更是狐疑。

         龙华越想越觉得有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被自己忽略掉了,可是……究竟是什么呢。

         “啊~”一声呻吟传来打断了龙华的思路。

         “龙康醒了?”

         想到龙康,龙华先是眉峰一皱,可不消片刻却又再次舒展,变为了淡淡得微笑。显然心中有了些许谋划。

         或许龙康还有些用处。

         “醒了?”黑暗之中传来龙华那冷漠的声音。

         “我……我还没死。”龙康一面死命的喘息着,一面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喉咙。恐惧写在了龙康的脸上。

         “你若是不介意,我可以在如此这般杀死你几次,反正你我都被困在这长廊之中逃生无望,折磨折磨你也好有些乐趣。”

         “不……不不!”龙康的双眼再次因为恐惧而突起。

         他是族长的独子,又是殷公子的伴读。从小到大他已经见过了无数的敌人也好、叛徒也罢,被残酷的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是他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落在别的手中,也会受到如此折磨。

         龙华的暗示当真有奇效。

         “别……伤害我,留着我,我……我还有用。”

         “呵呵。”龙华冷笑道:“你又有何用?”

         “我……我是族长的独子,父亲一定挖地三尺也会救我的。”

         “我记得你说过你父亲心中只有部族,那里还会管你。”

         “那……那绝境之中多一个人终归是多一份出去的希望,我……我们可以联合?”一丝慌乱在龙康眼中闪过。

         “你也配?”

         “我……我不配,我可以给您做小弟啊,鞍前马后,在所不辞。大哥请你一定收下我!”说着竟伏在地上不住地哀求。

         “哦?”

         原本在钟楼广场那般傲视天下的龙康,此时伏在地上不住地向着自己嘲讽过的“废材”讨好。龙华心中不由得感慨:自己还是低估了龙康脸皮的厚度。

         龙华的目的却已达到。

         直到刚才龙华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来处理龙康。

         若按照常理,由于龙康在钟楼广场之时为了躲避第三道天劫的余波便已经要至龙华与死地的情况,龙华被应该在第一时间便除掉他。

         但是一来,目前两人身处绝境,多一个人总归是多一丝出去的希望,尽管眼前的这个人是龙康。

         二来,龙华性情虽是坚忍,但却并不狠辣。相反在部族之时,龙华最为被人称道的是自己仁义待人的一面。况且自己的怒气在板砖痛击龙康之后也已经消耗的大半。

         然而龙华又非常清楚的知道,依照龙康的性格若是放虎归山,恐怕是必要伤人。

         因此联盟是必要的,毕竟血脉不错的龙康还是有把子力气的,平时当个力工挖挖砸砸,万一这长廊被天劫震得松垮了,不就出去了。

         但是联盟必须要以自己为主导,这也是必须的!

         见到已经被吓破胆子的龙康确实老实了许多,龙华便将自己发现向龙康一一讲明,看看他能否发现龙华那思前想后都被忽略掉的重要东西。

         “大哥。”龙康表情谄媚道:“长廊的尽头有一扇石门,那打开石门不久能出去了吗?”

         “哼。”龙华冷哼道:“蠢货,你知道那扇石门前为何死尸白骨堆积如山?”

         “这些人生前定是也发现了那石门便是出口,但是无法打开石门直至困死!而且看那地上的刀剑也不再少数,虽然如今已经腐化的不能使用,但是看样子当年绝非凡品,这些人多半也是修为不俗的。若是能够打开你以为那帮人还会死去?”

         龙康忙不迭的点头称是,连忙说道:“那里一定脏臭的很,大哥我们离得远些。”

         对了!

         一丝悸动滕然在龙华心中出现。

         一直让自己感觉不对就是这点!气味!

         这便是被龙华一直忽略掉的地方!

         在这密闭的长廊之中,若是近百尸体腐化会产生何样的气息。若是如此掉落在长廊中的龙康和龙华恐怕即便不被摔死也会被活活的熏死。然而此时这里却是毫无尸臭之味。

         恐怕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在这长廊之中一定和外界通气的所在,在尸体腐化的过程之中,气息随着通风口慢慢地散出了长廊。

         心中虽喜,但是龙华的脸上却是丝毫不露颜色得冷哼道:“把手指放进嘴里。”

         “什……什么?”

         啪~

         龙华手中的板砖稳稳地开到龙康的后脑海。

         “大哥都不叫了?”

         龙康嗷的惨叫,但是身体竟是不敢躲闪口中不住道:“大哥,大哥。”

         “让你做就做,快点,哪那么多废话!”

         龙康再不敢废话,连忙把手指塞入口中。

         “拿出来,当饭吃呢?感觉下手指的那边比较凉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