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第5章 命运怎么总有套路(二)
        安晓明是被战士早操的口号声吵醒的,天刚刚擦亮,她睁眼看了看天花板,只觉得头疼欲裂。

         昨晚她是怎么回家的已经不记得了,最后的记忆是李想抱着她,还在她耳边说了什么。说的什么她已经全没印象,连这个记忆是不是梦她都不敢确定。正在努力回想时手机突然震了起来,真是想谁来谁,李想两个字在屏幕上不停闪烁。

         “怎么这么半天才接,你不是已经醒了么,难道还想再睡会?”电话里的李想倒是语调平常。

         “你怎么知道我醒了。”安晓明一张嘴才发现喉咙变哑了,一发声就疼。

         “刚才他们喊号子声那么大,你还能睡着那才叫厉害。快起来洗洗吧,我正在买早餐,一会正好送你去上班。”说完不等安晓明拒绝就挂了电话。

         洗漱完下楼时才发现李想已经到了,安爸正坐在饭桌边喝着豆浆看报纸,见到安晓明下楼,就用手指了指对面的空位示意她过去坐下。安晓明默默叹了口气,知道这是安师长要开口教训人的前奏。

         果不其然,刚坐下安师长就开口了。

         “你昨晚怎么回事,说吧。”安师长把报纸合上扔在了一边,一脸严肃地盯着安晓明。

         “安叔叔,昨晚这事怪我,怪我没照顾好明明,是我要拉她出去喝酒的。”在一旁的李想看气氛不对抢先跳出来替她解释。

         “你不用替她开脱,你们四人出去三个人都没事,怎么就单她醉成了那个烂样子!”安师长这一吼极具威慑力,吓得李想立马不敢吭声了。

         “大清早的吼什么呀,”安妈妈听声不好赶紧从厨房走了出来,“孩子也不小了,偶尔放松一下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再说了,有李想跟着呢,有什么可担心的。”说完各递了李想和安晓明一双筷子,并嘱咐道:“快吃吧,吃完让李想送你去上班。”

         本来安晓明想说自己可以去上班的,抬头看见安师长那张大黑脸,立马低下头咬住了油条。

         安晓明开的这车哪都不好,隔音效果是真好。俩人坐在车里,不说话的时候真是静的人心慌。

         “那个…”听见李想开口,安晓明心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正要瞅准时机抛出早准备好的答案,没想到问题却不是那个问题。

         “郑东海是谁?”

         ……

         期末考试结束那天正阴天,考完试后的教室格外喧腾。班主任“灭绝”还没来,大家便开始疯狂的讨论暑假计划了。

         安晓明从后门回到教室时郑东海和袁俊还没回来,因为考试和放假,大家都提前把书运回了家。贞圆圆见安晓明回来立马从座位上转过身,想要问问她考试考得怎么样。

         安晓明觉得屋里又闷又热,教室里的喧嚣实在让人心烦。这时吕楠走了过来,要她们一起去走廊透透气。

         走廊上也并没有多凉快,倒是安静了不少。安晓明趴在栏杆上发呆,贞圆圆拉着吕楠对数学题的答案,并不时发出呜呼哀哉的感叹声。

         “同学,请问一下你们知不知道谁是郑东海?”

         三人闻声同时向声音主人看去,只见面前的女生没有穿校服反而穿了一件碎花短裙,头发烫成大波浪软软地躺在后肩上,一双凤眼勾了黑色的眼线更显妖媚。

         “他们还没回来……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贞圆圆前半句是下意识说出来的,后半句倒是个坚定的肯定句。

         “你是谁,找郑东海干嘛?”陈佳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班级门口,用充满戒备的眼神看着这个装扮“另类”的陌生女生。

         “你又是谁?你管我找郑东海干嘛,我想干嘛干嘛。”“大波浪”见陈佳佳语气不善,立马冷下脸来,语气也变得充满攻击性。

         这时郑东海和袁俊刚好从楼梯走了出来,听见那女生嚷着要找郑东海,袁俊快走两步上前,边打量边笑道:“这么漂亮的美女哪里来的,你找我们家大东干嘛?”

         “大波浪”被突然冒出来的袁俊吓了一跳,听他说完后就把目光转到了站在袁俊身后的郑东海身上。

         “那你就是郑东海咯?你好我是林萧萧,很高兴认识你。”说着很自然地伸出了右手,想要跟郑东海握手。

         安晓明看到林萧萧染了深红色的指甲,手指纤细修长。安晓明又抬头看郑东海的脸,英挺的鼻梁上面是紧皱的眉头。

         一周前放学,她说让他们先走,他也是这样看着她,仿佛在看一道解不开的数学题。

         他们这一周都没有一起回家,他们这一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一次眼神的交流。只在有一天早上,她出门上学时正遇到他从楼上往下走,她假装没看见那明显一顿的高大身影,匆匆转身下了楼。直到她从楼门洞走出来,都没有再听见他的脚步声。

         后来安晓明常常想,如果当时自己能勇敢面对自己的内心,能大胆的回答他那个问题,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然而人生哪有如果。

         此刻郑东海紧皱眉头看着面前的林萧萧,在大家都准备看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的笑话时,郑东海伸出手回握了她的手。

         “你好,我叫郑东海,很高兴认识你。”

         那一刻安晓明的心狠狠抽了一抽,她后悔了,她后悔这一周自己的所作所为了。她为什么要突然疏远郑东海?这个行为的意义在哪里?她为什么现在才察觉到这件事的愚蠢?

         安晓明转身想回教室,离开这个令人难受的状况圈。然而刚转身就看到了陈佳佳紧咬的嘴唇和苍白的脸。

         17岁的雨季,原来大家都有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