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第7章 李想的理想(一)
        李想上小学的时候,已经是院里公认的小霸王了。

         都说双胞胎的孩子因为要平分原本属于一个孩子的资源,所以质量肯定不高。可他跟李赫应该算是例外。

         从小他就长得比别的孩子壮,李赫虽然瘦弱点,却精得跟只鬼一样。

         小时候军区大院里人不像现在这么多,大人们也比较忙。早期的红砖楼建得稀稀疏疏,北面靠山一大排平房菜地是家属区。建筑不多,植物倒是长得密集。家属区后面的小山就是他们男孩子的野战场。

         他们偶尔也会溜到靶场偷看战士们打靶。李想他们是都摸过枪的,相比拿着树杈当枪玩的现状,能真枪实弹上战场简直就是每个男孩子的梦想。

         曾经李想拽着当年还是李参谋的老爹,苦苦哀求让他也能打一发实弹,结果被李老爹对着屁股一脚踹飞。

         大概是后来看他扒拉弹壳的样子太可怜,李老爹也自觉那脚踹的有点重,就又把他叫到眼前。

         李老爹露出神神秘秘的笑:“臭小子,你真的想摸枪打靶么?”

         还很单纯的李想瞬间两眼放光点头如捣蒜。

         结果李老爹哈哈一笑对着他的小屁股又是一脚:“去你娘的吧臭小子,想摸枪放炮等你长大了自己当兵去!”

         除去对那两脚的怨恨不提,老爹的那句“长大当兵”倒是提醒了李想。

         当晚怀揣着梦想的李想就抠了自己老爹帽子上的帽徽放进了自己的铅笔盒里,借以激励自己不忘梦想,结果被李赫揭发挨了一顿武装带大批发。

         武装带挨了,枪没打成,当兵的梦想却没有磨灭。李想再也不愿意带着那群小屁孩在山上扔树杈了,他开始见人就问,怎么才能当个军人带兵打仗。

         大部分人的回答都是“等你长大了就可以。”

         小部分人回答是“好好学习就可以。”

         只有李赫给了他一个像样的消息:“那些在训练场上耀武扬威的连长们好像都参加过高考,考上了军校。”

         李想问是不是考双百就能上,李赫摸着下巴一脸神秘的说:“好像得每次都考双百,还得能做一百个俯卧撑才行。”

         打那以后,团里面谁见了李老爹都会夸,真是养了两个好儿子,年级一二名轮着坐,连学校运动会都拿第一名。

         等李想大点了,才知道考军校并不像李赫说的那么简单,不过虽然当年他眼界低,大体方向还是没指错的。

         李想坚持了那么多年每天一百个俯卧撑,倒是给了他副好身体,平时认真学习惯了也乐于当个优等生。直到他从陆军指挥学院毕业分进了老爹呆过的团队,李想觉得自己的理想实现的真是一路平坦。

         王铁军是三连的老兵,李想呆的连队是七连,当时的李想还是个小排长。

         平时的拉练跑操,各连队和连队之间是明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波涛汹涌。连长和连长之间较劲,战士和战士之间较劲。部队里人们最不耻的事情就是认怂,当兵不争第一那肯定不是个好兵。

         某日休息,训练场上踢球的踢球打球的打球,王铁军和几个连长蹲在一块抽烟,一眼就看见了打球的李想。一群晒得黝黑的士兵中间,晒不黑的李想格外引人注目。

         王铁军就笑着对七连长说:你们这新来的小排长长得真好看,俊的跟小媳妇似得,是不是晚上回去也贴什么面膜啊。

         这话一出引得周围士兵哈哈大笑,当晚李想就得知自己多了个外号叫小媳妇。

         当时李想在洗漱间洗袜子,笑了笑也没说啥。

         第二天训练场上练格斗,七连长背着手半吼半喊,“都说老虎团里格斗属三连牛,三连里属老兵牛,这话我听了是心里很不舒服啊。”

         听完这话七连战士集体大吼:“不服!不服!不服!……”吼声震天,惹得其他连队频频向这边张望。

         七连长一脸挑衅得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三连长,三连长抱着手臂满脸的笑,也回身对着三连的战士吼道:“咱三班是有些成绩,但那成绩不是吼出来的!你们告诉七连长,那成绩是怎么出来的!”

         三连听到那边挑衅,早就按耐不住跃跃欲试了,此刻得到自己连长的授意,更是吼得卖力:“比一比!比一比!比一比!……”

         训练场吼声震天,连坐在办公楼里的人都按耐不住,全都跑到走廊里张望,有好事的连望远镜都找了出来。

         两个连围在一起围出了一个格斗场,其他几个连知道这是七连长故意找三连的茬也就没有参与。

         七连长站中间掐着腰,“虽然是比赛,可我们该客气那还是得客气客气,毕竟三连里全都是老同志了,我们还是要好好向对方学习学习的。”说到这七连长眼睛快速扫了一眼三连的队伍,接着说,“我们连新来一小排长,昨天被三连笑话是细皮嫩肉不像个兵!”说到这对着李想手一挥,“李想出列!”

         “是!”喊毕一溜小跑跑到了操场中间。

         七连长回完军礼,对着李想佯装教训道:“虽然你是排长,但在老兵同志面前你就是个新兵蛋子!现在你给老子去三连讨教讨教,也跟着老同志学习学习!”

         “是!”李想喊完又一个军礼。七连长俯身小声对李想说了句:“打输了回来关你禁闭!”

         说罢对着李想一挤眼,李想瞬间会意。

         这是连长给自己机会把面子找补回来顺带立个威。长这么大他李想打遍军区无敌手还从没输过呢。

         不等三连长发话,王铁军就主动跑了出来,刚才七连长那眼风一扫,他就知道这事是他自己嘴贱惹下的祸。但既然惹了事,他也不会怕事,他就不信这个细皮嫩肉的小排长能把他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兵比下去。

         “早听说新来的排长是这届军校的优秀毕业生,俺也想领教领教这优秀毕业生的拳脚。来吧!”

         训练场上叫好助威声音震天,王团长在办公室里看文件,听见这阵喧嚣觉得与平日不同。正好警卫员小周拎着暖瓶进来,便随口问道:“训练场上他们搞什么名堂,怎么这么大的动静?”

         警卫员小周刚去接热水回来,正好从老乡嘴里听说了原委,便一五一十报告给了首长。

         此时李政委刚调走没多久,老子前脚走小子后脚来。王团长听完报告摇头一笑,骂道:“真是个臭小子,可别打输了给他老爸丢脸!”

         那场格斗打完李想也算一战成名,虽然挂了点彩,但从此团里再也没人敢小瞧于他。战士们从此也对这位样样拔尖的排长心服口服,不敢再有半点造次。

         在连队的日子总是充满挑战的,李想一路小跑地从排长升到了连长,连回家探亲时自己老爹都说,他这路真是走得太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