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第18章 那些年(五)
        初三下学期林萧萧只出现过一次,并透露自己学籍的事办好了,等暑假过后就能跟安晓明他们一起上学了。

         然而那次之后,却再没出现。

         中间安晓明去林萧萧家小饭馆找过她一次,却发现那家饭馆已经关了门,连门脸都拆掉了,打电话去她家也没有人接。

         马上就要升高中,大家的课业负担都很重,安晓明也就没再继续找过她。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安晓明的初中生活就结束了。

         她的成绩虽不出众,倒也足以稳升高中,不像袁俊这类,还得额外地多交那笔择校费。

         放假之后的某天夜里,安晓明在篮球场找到了独自打球的郑东海。

         “我听萧萧说过,你去过她家,明天你可不可以带我去她家看看。”

         郑东海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并不愿意去回忆那个地方,但最后还是答应了她。

         袁俊因为考试考得太差,被他爸狠揍一顿后强行押去补习,所以最近很少出现在他们眼前。

         第二天安晓明按照约定时间下楼,郑东海已经推好车子站在楼下等她了。

         “你还记得路吗?”安晓明坐在车后座没话找话。

         “嗯,大概记得。”郑东海显然不是一个好的聊天对象。

         “林萧萧跟我说过,你长得很像她爸爸。”

         安晓明想起林萧萧说过,她给他看过她爸爸的照片。

         郑东海闻言没什么反应,然而明明平坦的路车子却不稳地晃了几下,惹得安晓明一阵惊呼,双手紧紧抱住了郑东海的腰。

         不知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胡同里没什么人。两人骑车在胡同里转来转去,安晓明刚想开口问什么时候能到,郑东海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安晓明脸狠狠撞在了郑东海的后背上。

         看见郑东海胳膊上青筋凸起,满脸怒容地看着前方,安晓明赶紧跳下车向前看去,刚好看到林萧萧被她的继父打了一巴掌跌坐在地。

         “你干嘛打人!”安晓明想也不想就冲了过去挡在林萧萧前面。

         眼前这个人跟安晓明之前印象里那个老实忠厚的男人完全不一样,此时他满身酒气,眼神迷离,站都站不稳。

         看到安晓明冲过来那人吓了一跳,就听他磕磕巴巴问道:“你你你是谁?你你……你管老子怎么打人,老子打打……打自己闺女你管得着么!”话虽这么说,却也跌跌撞撞的转身回了屋,边走嘴里还骂骂咧咧,“真真……真是个丧门星,看…看老子不打死你。”

         安晓明扶起林萧萧,郑东海也放下车子走了过来。此刻林萧萧眼里带着泪,脸上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没多会就肿成了一片。

         “他为什么打你?发生了什么?”安晓明把林萧萧扶到了一个阴凉地,郑东海把车子推了过来好让林萧萧有个坐的地方。

         “唉,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了。”林萧萧擦了擦眼角的泪说道。

         这次过年回家,林萧萧和她妈妈才发现这个男人有赌博的爱好,每天吃完饭就出门去赌,不输光了身上的钱不回来。

         有一天喝多了回家,林妈妈忍不住说了他两句,他就动手打了林妈妈,林萧萧见自己妈妈被打,于是冲上跟他拼命,结果被他推倒在地反而把胳膊摔脱臼了。

         好在他当时酒劲上来,回到床上就睡了。第二天醒来想起昨晚的事就跪下给她娘俩一个劲的磕头赔罪,并保证再也不会去喝酒赌博了。

         林妈妈当时觉得他是初犯,又道歉道得这样诚恳,也就原谅了他。

         没想到过完年一回来,就有一群人喊着要债冲进了小饭馆,把店里砸了个稀巴烂,林妈妈上前阻拦,被一把推倒在地,头撞到了桌角上,救护车来时就已经没了气息。

         要债的人见出了人命,便再也没出现过。

         林萧萧和继父东拼西凑借了些钱,匆忙料理了林妈妈的后事。小饭馆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林萧萧的继父再也借不出钱来重新开张,便索性关了店门,整日的喝酒消愁。

         最初还好,只是喝了酒脾气毁变得暴躁,最近却变本加厉,见到她就会骂她是丧门星,今天她实在忍不住回了一句,便招来了刚才那一巴掌。

         郑东海听完立马转身要往屋里冲,被林萧萧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胳膊。

         “你要去干嘛?”林萧萧此时一脸惊恐。

         “我要去找他理论理论,这个样子对你还算人么!”郑东海此刻因为愤怒脸涨得通红,连喘气都不平顺。

         “不要,没事的东海,他只是喝醉了,再说你现在找他理论也没有用,他喝多了就会睡死过去,听不到的。”林萧萧刚收回的眼泪此刻又流了出来。

         郑东海看到林萧萧又哭了便收回了往里冲的力气,过了一会颓丧的叹了一口气,倚着墙蹲了下去。

         安晓明看到林萧萧这个样子心里特别难受,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滋味安晓明没有尝到过,但看着眼前痛哭流涕的林萧萧,想到她现在的处境,让安晓明无比心疼。

         “萧萧,我能帮你做什么。”安晓明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她真的很想为她做些什么,哪怕只能帮她分担一点点痛苦也是好的。

         郑东海闻言立马掏出了口袋里的所有钱塞给了林萧萧,“你先拿着,万一有用。”

         其实统共也没多少钱,当年他们还都是学生,学生又哪来的钱呢。

         林萧萧看着那钱倒是噗嗤一下笑了,她把钱塞回了郑东海手里,“你拿回去吧,我身上有钱,我妈妈私下留给我一笔钱,不过得等我满18岁后才能去取,现在我在一家美甲店打工,”说着对安晓明他们晃了晃手指,贴满金片的指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你们看,是不是很漂亮。”

         见安晓明和郑东海都苦着脸默不作声,林萧萧笑道:“别担心我了,我很坚强的,我一定会靠自己的能力好好活下去。你俩回去吧,我们开学再见。”

         那天坐在郑东海的后座上,安晓明一直回头看着林萧萧。阳光下的林萧萧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走远,直到再也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