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第40章 迟到的爱情(一)
        郑东海终于从重症监护室转入了普通病房。

         说是普通病房,其实也不算,因为普通床位紧缺,院长跟郑父又是老战友,所以特意给郑东海开了一个单人单间的高干病房。

         郑东海伤全在后背,大部分时间都要趴在床上,待伤口愈合了一些后,医生说也可以适当侧卧。郑母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只是医生嘱托千万不能再劳累,老两口便搬进了郑东海的房子里,煲汤煮饭日日送来。

         安晓明也每天来医院陪床,大部分时间都郑东海在说,她在听。

         “我们的房东是个五十多岁优雅的老太太,就是做饭水平和化妆水平不成正比。”郑东海趴在床上,窗外的阳光刚好可以晒到他绑着绷带的后背。

         “当时为什么要去英国?”安晓明在沙发上边削苹果边搭话。她刚买了一个榨汁机,郑东海因为活动不方便,最近一直都在吃流食,身上绑着尿袋和导尿管,所以基本也不用上厕所。只是为了他身体能早点恢复,营养还是要跟上,安晓明见他精神状态好一些了,就买了这个榨汁机想榨点果汁给他喝。

         “因为佳佳,她一直想去英国念书。”说到这两人都沉默了,病房的气氛也开始变得压抑。

         陈佳佳在精神病院跳楼自杀了。这是前天吕楠带来的消息。

         “她妈妈受到的打击太大,听说已经病倒了,她爸因为她的事工作也受到了影响,”吕楠叹了口气,“我听我爸说部里文件已经下来了,好像说调到档案室管档案了。”

         知道的人无不叹息,好好的一家子,如今竟落到这步田地,实在令人唏嘘。

         “这么多年的相处,你对佳佳一点感情都没有吗?”安晓明抬起头,这个问题是她一直想问的。

         郑东海从床上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可惜没有支撑多久就又趴了回去。

         “要说没有也不可能,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就算是养盆植物也会有感情,更何况是人。”说到这顿了一下,“只是我一直是对她心存亏欠,她的脾气又不好,总是会因为一些小事就大吵大闹,有些时候我面对她更多的是疲惫和恐惧。”

         安晓明听到这不由地想起了李想。她跟李想在一起时也总是喜欢跟他发脾气,可他每次都会耐心地哄自己。

         “你在想什么?”见安晓明半天不出声,郑东海抬头刚好看到了她拿着苹果一脸魂不守舍的样子。

         “没什么。”一瞬间的慌乱过后安晓明立刻恢复了平静,她拿起苹果开始往榨汁机里塞,机器嗡嗡作响,盖过了房里的一切声音。

         老虎团训练场。

         七连的战士们正顶着寒风进行一万米的负重跑。

         李想身后背着行军包和一杆枪跑在队伍的右前方,没有人喊口号,操场上只能听见战士们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十分钟之前,队伍后面两个小兵趁着风大,小声议论李想这次养病回来性情大变,不想却被李想听到,当场揪出队伍一人罚了二百个俯卧撑,并且做完之后还得跟上队伍继续跑完这一万米。

         看着那俩兄弟归队后虚脱的模样,众人再无一敢出声。连长显然是心里正不痛快,长了眼的都不会去触这个霉头。再说自己连长重伤刚痊愈都一样跑在众人前头,这帮生龙活虎的铁血汉子们又哪能掉队,于是一个个铆足了劲,坚决不能在训练中丢人。

         七连指导员正在办公室整理材料,外头的风呜呜作响,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窗外。整个连都在训练场,此刻却一点声音也没有。他又回头看了眼对面的空座位,不禁皱起了眉头。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这个最平易近人的七连长变成了一个铁面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