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第38章 情定之约
        安晓明醒来时天已大亮。

         年终总结会是上午十点开始,安晓明看了眼手机,显示现在已经是十点四十了。

         李想光着上身从洗手间走出来,安晓明下意识地拉了拉身前的被子。

         李想见状轻声笑了出来,爬上床摸着安晓明的头发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昨晚弄疼你了吧。”

         安晓明瞬间红了脸,拿起旁边枕头就砸了过去,却被李想一把揽住躺倒在床。

         那的确是她的第一次,身下的浴袍开了一片红花。她知道会疼,却没想过会那样疼。然而疼痛并没有掩盖欲望,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安晓明在一瞬间确实感到了快乐。

         “明明,嫁给我。”李想的头枕在安晓明的脖颈间,声音温柔而坚定。

         安晓明没有立刻回答,这种沉默让李想心慌。他从床上撑起身子,好让自己能看到对方的眼睛。

         “李想,这不是我想要的。”安晓明的眼光深邃。

         这个回答让李想觉得颓丧,他垂下眼帘,纵使这样也难掩失望。这样的挫败感十足人生经历是他人生中少有的。

         “我想要的求婚应该是很浪漫的。”安晓明轻笑道。

         这句话李想足足反应了半分钟,反应过来后居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会给你补……我爱你,明明。”

         年终会议没赶上,然而并没有人责怪安晓明。因为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没到场,经过昨晚的海滩大趴,第二天所有人都精神萎靡,整个会议都是在昏昏沉沉中度过。

         中午大家各自吃完饭就收拾东西一同去了机场,安妮似乎更是精神状态不佳,所以也没有再来招惹安晓明。大家都是上飞机就睡觉,似乎只有李想全程神采奕奕,毫无疲态。

         爱情是一剂兴奋剂。安晓明终于在李想身上验证了这句话。

         下飞机后公司依然安排了大巴车把大家送到公司楼下。安晓明被李想牵着手走路,毫无防备地就遇到了他们。

         隔着一条马路,安晓明依旧能感受到郑东海瞬间破碎的目光。

         本来陈佳佳是背对着他们跟郑东海吵着什么,见到郑东海的异样也回过了头,在看到安晓明的一瞬间她的身影变得僵硬挺直。

         安晓明来不及看她的表情,就被李想拉进了出租车后座。

         李想交代了出租车司机路线后牵起她的手放在嘴边轻轻一吻。

         “没关系,有我在。”语气温柔,却隐隐透出了担忧。

         安晓明不知道他是担心自己被陈佳佳打还是担心她对郑东海余情未了。若是前者她只能说他想多了,若陈佳佳再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一定会先动手甩她耳光。

         若是后者……安晓明也不能确定,相遇的那一瞬间她还是会觉得窒息,看到他破碎的目光她还是会有一丝心痛。

         安晓明把头枕在李想肩上闭上了眼睛,不管怎么说,只有李想让她觉得安全而安心,这是郑东海从未给过她的东西。

         她与郑东海的相遇,一直伴随着心跳与失去对方的不安,郑东海就像一个梦幻的气泡,承载了安晓明年轻时所有的梦想,然而太轻太易碎,终究抵不过风摧雨淋。

         而李想就像一张巨大而结实的海绵床,只要他在,无论她站的多高,都不会害怕摔下来会疼。

         她知道他一定会接住她的。

         到家两天之后李想在“瓦砾”补办了求婚。

         那天吕楠下班约她一起喝酒,说遇到了烦心事。

         安晓明见地点是“瓦砾”并没有想太多,当初是她向吕楠推荐的这家店。江小龙已与他们相熟,他认为这是命运安排的缘分,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他很相信命运这件事,所以早就把安晓明当成了自己人。

         然而一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是满屋的红蜡烛和玫瑰花墙,安师长和安妈妈,李政委和李赫,都站在李想身后看着安晓明。

         当李想拿着玫瑰和戒指走向她时,她内心还在吐槽这种套路未免也太老了。然而当李想单膝跪地把戒指套在她无名指上时,安晓明的眼眶还是热了起来。安妈妈早就在一边抹泪,安师长也背过了身仰起了头。

         晚上回到家,安晓明抬起自己的手放在灯光下细细端详。

         戒指不算小,中间主钻被八个爪托起镶嵌成太阳的形状,周围由十五粒碎钻嵌在戒托组成月牙型依偎着太阳。一明一暗,一高一低,遥相呼应,在灯光下反射出了更璀璨的光。

         从海南回来的那天晚上,安晓明半夜被一通电话吵醒,接起来对方却不出声,安晓明挂掉电话看着屏幕上的名字失眠了好久。

         “总要说再见的。”安晓明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