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第28章 岛(二)
        安晓明只觉得睡了没多会,就被床头的电话吵了起来。

         出门时天刚矇矇亮,老张开车带着李想二人七拐八拐的到了一处小码头。

         几个人到的时候老薛已经把他平时打渔的小渔船准备好了。说是小渔船,其实也不算小,应该算是近海捕捞的渔船,除去鱼舱依然能坐四五个人。

         “今天稍有些风浪,不过还行,顶多一会儿会有些颠簸,你们可都坐稳了。”

         老薛边说边发动了渔船,小船儿乘风破浪,一会功夫就驶离了停靠的小码头。

         离海岸越来越远,船变得越来越颠簸。最初时安晓明还有些兴奋,也不知是因为昨晚没睡好还是因为天生晕船,随着风浪的变大她开始了剧烈的头晕恶心。

         李想和老张都站在驾驶舱旁看老薛怎么开船,只听“扑通”一声落水声,再看安晓明已经不见了踪影。

         只见李想脸色一变,不等老张和老薛作出反应就嗖得一下冲到了船尾,看到安晓明在水里不住挣扎,立马跳下了水。

         安晓明本是因为忍不住想吐才冲到了船边,没想到船身会忽然晃得那么厉害,没等反应过来就栽了下去。

         上船时因为觉得救生衣脏所以他们都没有穿,此刻安晓明连呛了好几口冰凉的海水,心里直呼后悔。

         安晓明在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看到了李想一脸惊恐的脸,再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

         “你醒了。”看见安晓明醒了老张立马凑了过来,“哎呦我的好妹子,你可真把我吓死了。”

         “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安晓明说着扫视了一圈没看见李想。

         “说什么添麻烦,幸亏你没事,要不我罪过可就大了。”老张心有余悸。

         “张哥,李想呢?”

         老张听安晓明问李想,不由苦笑道:“在隔壁屋躺着呢,你们来也没告诉我他伤得那么重,我还以为他只是胳膊摔掉环了呢?”

         听老张这么说安晓明心里一凉,立马坐起来就要起身下床。

         “哎呀妹子,你快躺下好好休息。他这会正睡着呢。”老张见安晓明起来赶紧阻拦道。

         “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安晓明见老张这样更是担心。

         “胳膊打着石膏倒是还好,就是肩上那伤口挣开了线又泡了海水,医生说有些感染,现在正发着高烧呢。”老张说着叹了口气,“他真是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十公分的大口子,缝了十几针,看样子还挺深,也不知道咋伤的。”

         “……”

         安晓明进到李想所在的房间,见他手上还挂着点滴,两边脸颊通红,嘴唇干裂血色全无,虽闭着双眼,却似乎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紧皱着,似乎正在经历某种痛苦。

         安晓明忍不住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温度烫的吓人。

         感觉到有人碰自己的额头,李想缓缓睁开了眼睛。

         安晓明见李想醒了,想对他笑一下,结果嘴刚一咧,眼泪就大颗大颗的砸了下来。

         “李想,对不起……”

         李想见她哭了,想起身却发现没什么力气,于是吃力地抬起手抓过安晓明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上。就这微小的动作似乎也用尽了全身力气,李想闭上眼喘了一会,虚声说道:“你没事就好……”

         安晓明见他连说话都变得沙哑无力,更是觉得心酸。

         李想刚才抬手时被子滑下去露出了裹着纱布的肩膀,此时的纱布比之前安晓明见到时厚了好多,却依然有血迹渗出。

         安晓明用手轻轻抚摸着那些纱布,吸了吸鼻子轻声对李想说:“李想,我好害怕……你是不是差一点就离开我了。”

         李想闻言没有睁开眼,却微微的翘了翘嘴角。

         “那天我跟袁俊出任务,离制爆点太近,这弹片是我替他挡的。”李想似乎没什么力气,说几句就要停下来歇一会,“我运气好,没打到要害,那弹片也不是正面飞来……当时我还想,我跟袁俊哪个死了你会更伤心……”

         安晓明趴在李想打着石膏的胳膊上已经泣不成声。

         李想摩挲着安晓明的手,歇了一会继续说道:“明明,你知道么,长这么大,只有别人怕我的份,哪有我怕别人……我不怕疼,不怕死,可自从遇到了你,我就有了害怕的东西……”

         “我怕你被那个郑东海抢走,怕抢不过你那些回忆,前几天在你家看到你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才知道,我怕你不爱我,我更怕你伤心……”

         安晓明抬起头,用哭得通红的眼睛看着李想的脸,李想的眼睛依然闭着,刚才说的话更像是在缓缓呓语。

         “李想,我们结婚吧。”

         安晓明的声音不大,李想却像是被吓到一样猛的睁开了眼睛。

         “明明,你刚才说什么?”

         “你去演习之前不是问我,愿不愿意跟你在一起吗?”安晓明吸了吸鼻子,“我想好了,我愿意。”

         李想表情严肃地盯着安晓明看了好一会,缓缓问道:“是因为我的苦肉计么?”

         安晓明点点头,

         “我发现我更害怕失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