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除夕劫
         发现新的两个任务,我十分着急忙慌的打开了任务系统,发现了其实这几个任务虽然看起来是支线任务,但是却要比现在正在进行的主线任务还要难,我忽然感觉到背后一凉,真的要做这么无良危险的事情吗……

         但是没有办法,为了牟取一些利益,但还是要做的,这个任务定在了除夕这几天,我正在想该怎么在除夕夜当天晚上逃出去,因为这个日子实在是重要,是难得的团聚,但是这一次全家人都没有很大的热情过除夕,应该吃完年夜饭就各干各的事情了,回想起来我也好几年不看春晚了……一般自己都会宅在屋子里看拜年祭……

         不过这一次的任务是要在除夕夜这天晚上搞砸一个宴席,这个宴席的组织者也都不是什么好人,因为我加入的组织是一个说正义也不对,因为是谋求利益,说坏也不会搞事情,因为组织的性质守护兽还没有跟我讲清楚,我只是知道这个组织在我们这个市只有五名成员,因为等级的限制,我还没有开启世界公屏系统,这也是我渴望升级的一大要素,任务其一是把宴席搞砸,其二是想办法让警察赶往现场,说白了就是报警。

         这两个任务完成了估摸着有五千挥霍资金和直升五级的任务奖励,升到五级我就可以开启世界公屏了,现在距离除夕还有三天时间,我也该好好准备,实施一个方案了。

         这个任务我并不打算让别人来干涉,我的超能力掌握的虽然不是很熟,但是修炼三天还是可以掌控的。

         不同于常的是,这一次来到训练场,训练场训练的机器人升级了,我发现有一批高级机器人,更加考验自己的水平,我用意志控制初级机器人简直轻而易举,这次忽然换来了高级机器人当我有些猝不及防。

         守护兽出现了,说:“这是为你定制的意念机器人,我知道你接下来的支线任务不容易,所以特地为你准备的,但是你也要注意,尽量不要让里面的人发现你,你的属性并不支持你硬上,因为你是我们组织分部的五分之一,我们是不可以失去你的,你也要明白任务的重要性,这个任务可能不太符合道德,但是惩恶扬善是我们组织的规定之一。”

         话是这么说,正能量不多的我并看不惯这种事情,现在又要自己来做了,实在不能够理解组织的用意。

         但事实证明,组织不是裤裆里撒盐(咸的蛋疼),而是和这帮人有过节,这帮人嘛,虽然不是很厉害,但是却是一些喜欢抱团的懦夫,群聚者并不一定是弱者,但群聚在一起才有胆量欺负人的家伙一定是,通俗点翻译,这次组织给我安排的任务,就是团灭这个组织的较高声望的几个人,也不用将他们活活整死,但是一定要让警察带走几个,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这里提前声明一下,虽然他们几个是有点熟人,是有点背景,但是我们市政府最近开始严打,整治了一下,他们再熟暂时也没用。

         好了,事情先介绍到这里,但是人家吃个饭,肯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但是聊天内容就却说不准了吧……

         我的眼镜最牛逼的一点,有着容量超大的硬盘,而且录像录音的质量也不错,所以我决定直接用这个功能充当证据,至于警察怎么抓他们,自有我的办法……

         除夕到了。

         年夜饭过的很平常,一家子人开开心心的就过了这个年夜饭,当我和我爸妈说起要出去放烟花的时候,爸妈用着惊奇的眼光看着我。

         “哎呦咱家黎柯还有朋友呢?”爸爸调侃道。

         “可能从阴影中走出来了吧,你看他不中二了朋友也就来了。”我妈补刀道。

         “我真的是你们亲生的吗。好了,爸妈我出门了。”

         “慢走。”

         走出门外,计划好的东西都可以实施了。

         我家在市中心附近居住,离这个酒店不是很远,这酒店很有牌面,十层楼高,每层都有十几间屋子,这些屋子可以连起来,但是因为除夕人也不是很多,这组织便包下了最高层,也是最豪华的一层。

         我当然不能露脸,我带上了一个简单的黑色口罩,进入了大厅,这个地方守护兽给我打探的很清楚,我也自己看过这个地方的地图以及三维模型,果不其然,我顺利找到了通往楼顶的路,因为第十层楼没有开放,我不可能直接坐电梯去第十层上天台,我到了九楼后停下了脚步,用意念打探了一下楼上的状况。

         十楼门口有两个人是检查的,正有不计其数的人忙忙碌碌的往里面走,最中间的屋子里几个大佬正在谈笑风生,但是一眼望去还有很多空位,看来我没有来晚。

         按照事先安排好的,我需要一个通行证,我虽然清楚每个屋子的坐标,但是我并不知道他们这里的一系列排序,看起来很复杂,这一栋楼一晚上可能会来三四百人,走路什么的要格外的小心。

         我用意念探测到电梯正在有人上楼,我隐蔽了起来,发现这个人把通行证放到了自己的裤子后口袋里,这可能就是命吧,我直接将其弄掉在电梯墙角。于是等到这人一出门,我就用意念按下九楼,立刻关门,通行证也就这样到手了。

         我上了十楼,看到这个人满脸着急的叨叨些什么,这些通行证是不同的,也都有不同的屋子,我到了该通行证所属的屋子门口以后发现屋子里的人寥寥无几,但是却聊的甚欢。

         “嘿老三你最近在忙活些什么啊,有什么差错没。”

         “诶呦二哥您可别说了诶,就我管的那片儿,警察处处给我较劲,也请二哥指点指点?”

         “安南区警察的确是块儿硬骨头,但是那儿的城管队长我得罪过,后来关系也不错,你看看先把你那片城管管的小地方先安顿了行不?”

         “行了行了呀二哥,感激不尽。”

         “没事儿啊三弟,就是别再在暗地里玩些猫腻,要是被我发现了,按规矩处理。”

         “二哥你那失手的锅我是不小心没背好……”

         “你还有脸说?”

         “不是,我这不是……”

         “今个儿过年,不跟你谈这些。”

         这一段我录了下来,心头一震,这个社会上还真是没什么想不到的,我曾经以为这种场景我一辈子也不会看见,我不是一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人,但是对于这种事还是很好奇的,今天终于目睹到了。

         可能是因为过年呢,大家并没有说太破坏气氛的话,唯独中间那个屋子一片死寂,里面的人要么阴险的笑着,要么严肃的靠在靠椅上,里面有看起来年纪轻轻的晚辈,也有看起来年过半百的大手。

         我走进洗手间,趁没人的情况下一跃而到楼顶,真是太高啦!我内心十分澎湃,差点喊出来。

         这里的凉风吹得有些冷,但今天衣服也不薄,目前的体温刚刚好。

         进入正题,我将意志全神贯注的转移到中间的屋子,因为这个屋子里面,十有八九都是要抓走的人,我的眼镜也会随着我的意念录像,像一个小摄像头,会记录下我脑子里呈现的画面和声音。

         “有些事你们也都担待着点,最近整个市都不好混了。”在最中间的说。

         “是啊,今天也有几个出卖咱们组织的人来这楼了,你们看怎么处置。”他旁边的说道。

         “我觉得现在就把那人抓进来给杀了才对!”一个年轻人声音沙哑的说道。

         “诶!话不能这么说,今天过年还让三百多号人去派出所门口等着?”

         “没事儿啊哥,这地儿安全,又没人查,找几个弟兄把他偷偷带走不就完了。”

         “我看这事儿,不妥。”中间的人说道

         “行行行,大哥说了算。”

         他们一言一语都透露着杀气,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但是这些都提供了很多的犯罪证明,我觉得时候到了,像守护兽请示了以后,像最近的警察局发了匿名信,将视频录音图片以及坐标的发了过去,发现自己是真的贼啊。

         警察除夕还在值岗的并不多,但是收到消息后很快回复:“感谢你的投诉,我们很快到达!正义必胜!”

         我舒了一口气,在这里静坐着等待警察的到来,警察俩了大概二十辆车,但是没有那么高调,而是穿着便装,将车分散停靠在附近的停车场里。

         警察先是上来了几个,这会十楼也快封锁了,因为人已经来齐了,所以门口都没有人,人也基本到齐了。

         上来以后,两个查证的人正在收拾桌子,看到几个便装的人问道“十楼封死了,赶紧下去赶紧下去。”

         这两个警察问:“兄弟这里是干嘛的?”

         其中一个回答到:“管你啥事儿?赶紧滚下去。”

         警察摆出了脸色,拿出证件,对着他说:“我是警察,蹲下。”

         这俩人立马就怂了,一直往后看,但是通往屋子的门已经关的很死,要钥匙才能打开,他们也不敢喊,警察将两个人用手铐铐了起来,虽然十楼摄像头排布很密,但是我在实现就已经黑光了整栋楼的摄像头,记住是整栋楼。

         警察陆陆续续的都到了十楼门口,强行将两人的钥匙搜了出来,将两人的通讯设备也都收掉了。

         “队长,根据这个匿名用户发来的图片和模型来看,我们进去以后需要隐秘一些,不过这里隔音很好,不用太拘谨。”

         “不行,拘谨还是要有的,你想好应对方法了吗,这附近可能有警报。”

         “队长,依我来看,应该一个一个屋子的查。”

         “立即执行。”

         两个人先把门打开,偷偷溜了进去,两个人进了最近的一个屋子,刚进屋子的时候,全屋子都一脸横样的瞅着这俩,有一个人发话了:“你俩谁啊,哪儿屋的?”

         这两个人没有吭声。

         “我他妈问你俩谁啊?”

         “警察。”

         两个人迅速拿出手枪,指向屋子,摇摆不定,但是屋子里的人并没有多么慌张,其中一个偷偷拿出对讲机,被我发现了,直接将重要的部件活整坏。

         “完了兄弟们,这对讲机不好使了。”

         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出去叫了些人,将整个屋子的人都拷了起来。

         后来每个屋子都是这么排查的,但是当排查到第四个屋子的时候,有一个不要命的大喊:“警察来啦!”

         虽然隔音效果好,但还是有其他屋子的人听到了,整个屋子都乱了套。

         有一个大哥说:“不要慌,我人多的好。”

         拿出手机后傻了眼:“没信号……”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拿出手机,十分着急,问:“今天咱们就这么完了?”

         “不可能的,以咱们大哥的作风,应该有一个军火屋。”

         “哦对,估计这些警察的火力也拼不过咱们。”

         他们表情十分嘚瑟,我便直接发给了警察这一段话,警察立马警觉了起来,宣布了这件事情。

         警察也不傻,可以说是非常机智了,偷偷走遍每一个屋子,但是没有找到军火屋,但是我是谁啊,我立马把军火屋的坐标发了过去,警察全部缴械,接下来这事儿都好办了。

         意念控制这个技能真的是神助攻,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

         警察搜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无误的将每一个人都关了起来,蹲着。

         只剩下二十个人,在最中间的屋子门口站着。

         但是最中间屋子里的人也都是老姜,其中一个警觉到了,说:“这隔音效果按理来说没有这么好吧,为什么会这么安静。”

         中间的大哥也顿悟到了,对旁边的年轻人说:“你赶紧出去看看,别出什么事儿了。”

         等那年轻人硬朗的开了门后瞬间就被拿下,也瞬间软了。

         警察冲进了屋子,喊道:“警察,全部趴下!”

         中间那位大哥丝毫不慌张,说:“看来出卖者还真是厉害。”

         说着,给了最左边的人一个眼神,最左的人掏出了各种通讯设备,向大哥摇了摇头。

         大哥脸色苍白,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整个屋子都没有人动,警察又喊了一遍:“全部趴下!”

         有一个人说:“你喊什么喊啊你是不是找削呢?”

         说完这句话就被第一个按倒在地。

         大哥当然也有后路,在缝隙中向楼下扔了一个纸条,九楼也有一些分散的酒店管理员,这些酒店管理员也不是什么好人,这时候,预备的五十个人都到了楼上,冲向军火屋,瞬间傻眼了,由于军火屋没人看着,我也不能啥事儿也不做,他们所有人都在屋里待着说话,我便按下了灯的开关,把门锁上。

         里面就变得热闹的很,有骂娘的有骂奶奶的,反正把祖辈上下都骂了个遍,但是我却喜闻乐见,清楚现在没我什么事儿了,几乎所有人都被带走了。

         我也该走了,守护兽也要给我加buff了。

         系统提示:您已获得金身无伤20秒,请尽快使用。

         我便从楼顶帅气的回旋跳跳了下来,还大喊:“信仰之跃!”

         然后很平稳的落了下来,庆幸的是这里没有什么人,所以没人发现我跳了下来,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了那个被我偷通行证的人,还在门口盯着手机说:“mlgb,我是服了气了,这破地儿连信号都没有我怎么进去啊,完了,得被骂死了。”

         我搭了一句话:“放心,没人会骂你的。”

         他疑惑的看着我,问:“你谁啊?你知道我谁吗?”

         我说:“我不知道,但是你可以看看你后面。”

         后面是一伙一伙人被带到警车上,这一伙人所有人几乎都紧盯着在楼下的这个人,可以说所有人都认为是他出卖了他们,他也傻眼了,正想回头看我,而我却飞奔回了家。

         到家后也十一点多了,我做到沙发上,开了瓶啤酒,为自己所做难以置信的事庆祝一下。

         打开电视,春晚也刚好到了新年倒计时。

         我打开眼镜,领取完了奖励,伸了一个懒腰。

         系统提示:您收到了一条礼物邮件,请注意查收。

         邮件信息:

         成员黎柯你好:

         在这大喜的日子里,让我们共同庆祝任务的圆满完成!

         您已成为组织正式成员,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附件:50000元挥霍资金余额

         组织管理员

         随后守护兽也给我发了一个万元挥霍资金的红包。

         “这他妈……也太爽了吧!”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喊了出来